农门二姐有空间

宋梨云不知道的是,当初生宋樟安时父死母危,那孩子就成了丧门星,村里人人避而远之。

说来也奇怪,自从宋榛安出生,小顾氏就再没有怀过身子。

顾婆子只要不高兴就会骂小顾氏是不下蛋的母鸡,宋老二也是不冷不热的凉着她。

小顾氏有苦难言,生孩子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怎么所有人都盯着她骂。

这怨气让她更是对宋榛安恨之入骨,说他坏了宋家风水,要宋家断子绝孙,只想着早些除去。

婆媳俩再恨也没办法。

上有里正代表法律压制着,下有大哥宋榛平拼命护着,再加上宋老二贪图银子也愿意留他一条命。

所以婆媳俩没能将人弄死,那也没少折磨那孩子。

平日里宋老二自然装着看不见,村里人也不好插手家务事,兄弟俩自然过得生不如死。

顾婆子对宋梨云仇恨的目光根本不在意。

要是目光能杀人,她们早被家里那俩个小畜生千刀万剐了。

每次打丧门星时,瘸子都是一幅拼命的样子,那目光都要滴血,还不是一样任打任骂。

婆媳俩连手,以她们在村里撕打的战斗经验,要抓住这个老实巴交的宋梨云,简直太简单。

甚至连怎么打耳光都已经想好了:一定要垫着衣服打,这样才不留痕迹。

见婆媳俩拿着木棒绳子,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凶神恶煞的围上来。

宋梨云腾的站起,就在顾婆子的木棒才挥过来时,她纵身跳上炕沿,轻巧躲过木棒,倏地转身……

这一脚又快又狠,老顾氏手上的木棒还没有落下,只感觉耳边风声掠过,下巴一紧,脑袋嗡的一声,眼睛一翻,瞬间直挺挺倒下。

小顾氏刚才还想上前帮忙,结果就看见婆母倒在地上,她顿时尖叫一声:“娘啊!打死人了!”

口中喊娘,人却不上前,反而像一个肥滚滚的肉球,丢下绳子,咚咚咚跑出屋。

宋梨云没有追出去,而是跳下炕先检查顾婆子的情况。

自己这副身体虽然结实,毕竟没有特意锻炼过,论韧带柔韧性和肢体协调掌控还不够,她可不想就这样一脚闹出人命。

好在她出脚轻,老顾氏只是晕厥,宋梨云拍拍拍几个耳光一抽,人就醒转过来。

顾婆子懵懵懂懂盯着屋顶看了许久,还在琢磨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怎么睁眼看见的是房梁屋顶,脸上也火辣辣的疼。

还没等她回过味来,就听到宋梨云在旁边凉凉道:“后奶,地上凉,你老人家还是别躺久了。”

“嗷嗷嗷!救命啊!贱蹄子要杀人啦!”

老顾氏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宋梨云又踢在地上了。

想起刚才那踢到自己头上来的脚,老顾氏顿时吓得一个激灵,翻身惨嚎着往屋外爬。

院门边,小顾氏也是一边震天叫着“杀人啦!救命啊!”

一边手慌脚乱的想抽开门栓跑出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木栓已经取下,门扇就是打不开。

就在她慌成一团时,宋梨云已经到了她身边,伸手就掐住她的脖领子,轻笑道:“二婶,你怕什么?”

小顾氏一想到被宋梨云一脚踢死的婆母,只感觉自己双腿发软,肥肥的身躯顿时就软下去:“救命啊……”

庄户人家没有什么隐私事。

早上宋梨云跳水,虽然没有太多人围着去看热闹。

可后门小院间奔走穿梭的大娘婶婶,早就用地推方式把消息传播开了。

从顾婆子跟小顾氏回家开始,周围邻居就竖着耳朵在听宋老二家的动静。

每个人都知道宋老二家的婆媳俩对大房孩子恨之入骨。

现在宋梨云一番折腾,肯定会闹事。

她们得听着点,别再让顾婆子俩闹出人命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没让他们等多久,宋老二家的院子里,就传出“杀人救命”的喊声。

只是这声音……怎么像顾氏婆媳在喊,宋家发生了什么?

每个偷听的人都面面相觑。

顾氏婆媳从来都是好强霸道的,无事都要扯出三分理。

妇人之间的打架更是俩人齐上,在小石村几乎无人能敌。

现在突然关着门喊救命,事情太过蹊跷,周围邻居反而不敢去。

万一看见什么不该看的,被这不讲理的婆媳俩记恨上,以后会随时上门找自己麻烦,那才是自找苦吃。

两个顾氏喊救命声断断续续没有持续多久就停了,接下来院里就是死寂。

就在周围人等得不耐烦起来时,宋老二家响起重重开门声。

开门的是换了衣裤的宋梨云。

她打开门往左右看了几眼,果然发现一堆慌忙躲避的人。

村里人无聊,这种事且能错过。

见宋梨云大大方方打开门,也有人大着胆子询问:“云丫头,你奶她们在叫喊个啥,听着怪瘆得慌。”

宋梨云笑笑:“张婶别怕,是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心里欢喜不小心撒了豆子,惹得奶跟二婶子骂几句,说我玩疯了要揍我。”

撒豆子……

左邻右舍都感觉莫名其妙,为豆子撒了就喊救命的?

这个张婶子早上跟着去过河边,她家也在宋老二隔壁。

从顾婆子俩回来张婶子的耳朵就没有离开过院墙,把顾婆子她们的骂喊声听了过七七八八,自然知道顾婆子没有玩的心思。

不过宋老二家的事不好管,宋梨云要这样说,每个人心里都有疑惑,还是没有人再开口询问。

宋梨云是七岁就卖去城里当婢女,中途从来没有回来过。

女大十八变,十年过去,村里连人都认不出人,对她的脾气性格当然也不了解。

此时见她虽然穿着旧衣裤,头发也是胡乱束着,可是说话间眉眼带笑,很是轻松自在,不像是挨打过的,也就胡乱信她的话。

被人抓住现行,几个扒在墙边的脑袋也不觉得尴尬,反而笑道:“二姑娘难得回来一趟,还陪着长辈玩,真孝顺!”

他们还真的是这样想的。

因为此时院门大开,透过宋梨云身侧可以看见院里情况。

院里,顾氏婆媳俩正蹲在地上挪动脚步,看上去就像在捡豆子,连抬头的功夫都没有。

听到院外有人说话,顾婆子还抬眼狠狠瞪过来,吓得围观的邻居一哄而散……

临近中午,天不见亮就去镇上的宋老二拎着酒葫芦回来了。

喝了一上午酒,此时他脚步踉跄,浑身酒气。

本来在早上宋梨云跑出家时,顾婆子就让人往镇上带去消息。

可宋老二早早的就进了酒馆,村里带信的根本没有找到他。

见过薛家管事,眼看大把银钱就能到手的宋老二正心中欢喜,浑然不觉左邻右舍的眼神蹊跷,就连打招呼的声音都带着诡异。

农门二姐有空间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