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夏心悦完全没意识到盛元曜一直在看着她。

她又冲着二哈叫了几声:【狗胆还挺大!】

二哈一个激灵,吓得四条狗腿直打哆嗦:【你能听得懂我说话?】

【废话!】

夏心悦俯身,与二哈人眼对狗眼。

一旁的盛元曜俊眉深深皱起,他完全没想到她逗狗是学狗叫来的。

人家女孩子不都是蹲下身,好像很有爱心似的抚摸狗头吗?

他咳了一声:“爷爷奶奶估计等急了。”

“哦。”夏心悦直起身时,走时还不忘瞪一下二哈。

二哈委屈巴巴跑到盛元曜边上:【这个臭丫头不知道是哪路妖精,她居然能听得懂狗话,主人,你清醒点,别被美色糊了眼!】

“不许叫了,否则没骨头吃!”

听主人这么说,二哈的狗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鼻孔喷出怒气。

唉,还是吃重要,这么想着,它索性趴在地上瞪着夏心悦进盛宅。

盛宅位于在京城最繁华的闹市中心的奢华大院里,这里寸土寸金,周围高楼林立。

盛家的大别墅就掩映在苍翠树木之中,隔绝了都市尘嚣,置身其间身心都感觉宁静不少。

盛元曜在门口站了一会,等夏心悦到他身旁的时候,伸手虚揽了她的肩头。

夏心悦完全没想到他会有这么个动作。

霎时,她浑身一僵,只觉得肩头滚烫。

他分明没有碰到她的肩膀,但是掌心好似带着火,烫得她心尖一颤。

很快他缩回手,很自然地拿过她手中的包,放到了一旁的架子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好像是她想多了,他只是想让她快些走进屋子里罢了。

这时,张妈过来,帮忙拿过盛元曜手中拎着的礼品。

“二少带着二小姐回来了!”

夏心悦被盛家人称为二小姐,这件事情要从十八年前说起。

十八年前,夏心悦的母亲李婉瑜发现丈夫有了外遇,一气之下与其离婚。

夏父夏母离婚后,两个女儿一人抚养一个,长女夏初一跟父亲,次女夏心悦跟母亲。

那一年夏心悦才两岁。

女婿对女儿的背叛,让李老生了场大病,李婉瑜只好带着父亲出国求医。也就在那个时候,李婉瑜发现自己怀了孕。

既要照顾父亲,又要照顾两岁的女儿,自己又是个孕妇,无奈之下,李婉瑜将年幼的夏心悦送到了盛家寄养。

盛父盛母膝下有两子一女,盛夫人很喜欢女儿,很想要再生一个,可后来一直未能再孕。

对夏心悦的到来,盛家人十分欢喜。

特别是盛夫人将夏心悦视如己出,还说自己有了两子两女,那就是两个好字。

后来,李婉瑜来接回孩子时,盛夫人一度舍不得将夏心悦还回去。

这便是夏心悦被盛家人称为二小姐的原因了。

见她还认识自己,夏心悦微笑着打招呼:“张妈好!”

张妈很吃惊:“心悦小姐还记得我!天呐!”

听到张妈的惊呼,客厅那边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心悦啊!”

夏心悦立刻过去,甜甜地唤人:“爷爷好,奶奶好!”

小时候,她喊他们盛爷爷盛奶奶,他们就佯装生气。之后,她就照他们的意思,喊他们爷爷奶奶。

终于见到心心念念的,已经亭亭玉立的老李家外孙女,盛老夫妇不住地点头微笑。

盛老夫人高兴地拉过夏心悦的手:“长大了长大了,不像我们家那个破天劈地的,心悦打小就温温柔柔,看着欢喜!”

这话落在盛元曜耳中,直为他姐叹息。

姐啊,奶奶说你是个破天劈地的!

同时他很疑惑,夏心悦这丫头温温柔柔?可他刚才分明看到她好像在与狗对骂来着。

这时,盛老看到张妈拎着礼品放到里头去,便对夏心悦道:“心悦,你这就见外了,来爷爷奶奶家怎么还带了礼品?”

“爷爷,这是我妈与外公的心意,也是我飞洋过海背来的。”

“嗯,还是你有孝心,他就没你这么有孝心了。”盛老说话时,指了指一旁立着的盛元曜。

盛元曜抬了抬眉毛,他好像此刻有些多余。

说到李老头,盛老拧了眉头,又问:“你外公如今怎么样了?”

“外公恢复得差不多了,疗养这么多年终于有了效果!”

“好,那就好!”盛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

就这时,客厅后面走来一对中年夫妇,男的儒雅绅士,女的温婉高贵。

坐在沙发上的夏心悦起身:“叔叔阿姨。”

“乖!”

就这样,盛家长辈们开始轮番问夏心悦问题。

此刻,盛元曜觉得自己绝对是多余的。

夏心悦一只手被盛奶奶拉着,另一只手被盛夫人拉着,她看向盛元曜,结果那人像是没看到她的求救一样。

呵,小时候的冤家,最喜欢看她窘的模样!

看来,长大了的某人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

终于,盛老开口:“咱们还是边吃饭边聊,孩子都饿了。”

“是,是,是。”盛夫人何岚立刻吩咐人摆饭。

由于夏心悦在场,饭桌上热闹不断。

等吃完饭,就到了深夜。

“心悦,你的房间还在,今天就在家里休息吧。”

对盛夫人的好意,夏心悦自然领受。

盛家人对她一直都很好,她没必要矫情。

盛家大别墅一共五层,楼梯是旋转而上的,在楼梯斜对面过去是电梯。

她以前住过的房间在三楼,边上是他的房间。

当她乘电梯到三楼时,发现他刚刚走楼梯上来。

她本来想问你不是要回自己的别墅吗?转而一想,这里是他家,她怎么好意思问?

只好改问其他:“大哥与姐姐怎么不在?”

“大哥去疗养了,至于我姐,她在剧组那么忙,没空回来。”

“哦。”

等到了房间,夏心悦发现个棘手的问题,她只随身携带了一只小包,睡衣与换洗衣服都没带,就想着去盛家姐姐的房间借睡衣。

结果她一开门,斜对面的房门也打开了。

目光相撞,两人愣了几秒。

“我想去跟奶奶或者阿姨说一声,姐姐的睡衣借我一件。”

“她那么小气的人,到时候你把她衣服怎么样了,岂不是会怪你?”

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