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其实她刚才上车后就发现了,小区到超市才一条街的距离。到时候她想吃什么,直接过来选,或者用手机登陆超市App购买,可以直接送货到家。

结果,盛元曜自作主张给她放了一堆零食加水果进去。

看着满满一车东西,夏心悦直言:“哥哥,真的够多了!”

关键是,她不想麻烦他很久。

听她喊他哥哥,盛元曜心里好像有什么炸开。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两个字一起喊,特别好听,好似要将人的骨头都酥掉一般。

他想着,若是唤他的名字,应该会更好听。

看到前头排着不短的队伍,他道:“你在这边排队,我去去就回。”

等他回来时,夏心悦已经在结账区了。

他走过去,拿了一双粉色拖鞋:“我那房子没有女生来过,所以这个需要。”

“好,谢谢!”她接过拖鞋让收银员扫条形码。

等等,他说那个房子没有女生去过,他说这话的意思,是没别的意思吧?

听到对话,收银员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们一眼,说到付款金额时,两人齐齐拿出自己的手机。

收银员终于笑了:“情侣间还分得这么细?”

夏心悦连忙解释:“不是,我们不是。”

收银员一副了然的表情,点点头:“那就是小夫妻了。刚领证吧?现在要搬到男方房子里去了。”

要不然这位帅哥还说什么他房子里没女生去过,这么着急澄清是什么原因啊?

再看他们买的东西,不是零食水果,就是女孩子用的洗发水沐浴露,连牙膏牙刷都是粉色系列的。

夏心悦囧死了。

年少时,有人这么说的话,他就会更讨厌她。

收银员最终扫了盛元曜的手机。

他推着购物车往超市的车库走,她则是亦步亦趋地跟着。

车库里,有一段路是推车不能过去了的。一直沉默着的她,就去拎袋子。

“太沉了,我来吧。”他手伸过来,不经意地指腹划过她的手背。

手背上的肌肤一下子像是着了火,夏心悦缩回手任由他拎袋子。

“刚才那个人说的话,你别放心里去。”

他却问:“哪一句?”

“你不记得了就好。”她深呼吸。

算了,就让他继续讨厌吧,不然还能怎样?

可他偏偏说:“我都记着。”

夏心悦:“……”

到了车上,他建议去哪或者哪吃饭时,她说困了想早点回去休息。

知道她昨晚几乎没睡,他就将人送回了公寓。

“我叫人去买饭菜回来,晚饭总要吃的。”

看天色是挺晚了,人家又给她地方住,她进了房间,从行李箱里拿出两个自嗨锅。

“你要是不介意,咱们吃这个可以吗?”

“好。”他答应下来,“这次你请我,下次换我请你。”

“不用。”

“哪能不用?”

刚才不让他请她吃饭,这会抓住机会,他说什么都不会放走的。

夏心悦看着这么精英禁欲的他,居然吃着自嗨锅,忍不住笑出声。

他抬头:“你笑什么?”

“没什么,突然觉得好笑。”

“对了,爷爷奶奶爸妈知道你回来,想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跟我回去一趟?”刚才他的电话就是家里人打来的。

她知道,他说的是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

两人商量,决定明天就回盛家。

“那明天下午我来接你。”

看她一直挺拘谨的样子,他今天睡在这里的话,她估计要一个晚上都拘束得不成样子了。

得给她时间缓缓。

这么说来,他是不准备住这里的?

夏心悦慢慢放下心来。

可这公寓太大,起码有个四五百平方,陌生的地方头一回住,她一个人还是有些害怕。

但眼前这人要是一起住着,她估计就更害怕。

只要他不住这里,夏心悦面上笑容多了些:“不用来接,我认得路。”

她的笑有些晃眼,他怔了一秒,找了个理由:“我要是不来接,爷爷奶奶会怪我。”

“好吧。”

他起身,她跟着起身,准备将他送到门口。

正要开门时,他忽然转过身来。

夏心悦正想着自己的事情,让他上午来接,好像不厚道。他要是住这里的话,明天就可以一起过去了。

可是这是他的房子,他又没说要留下来,难道要她将人留下?

这么一来,他会怎么想她?

猝不及防地,她撞到了他的怀里。

他顺势轻轻拥住了她的腰。

一触即离,夏心悦心慌得不行。

“二哥,对不起,我以为你一直……”

“没事。”他将拥过她腰肢的手放在了背后,另一只手指了指沙发上的西装,“西装。”

夏心悦反应过来,小跑着去沙发边,将西装拿了给他。

盛元曜负在背后的手,手指摩挲了又摩挲。

其实他的西装是可以挂到公寓里自己房间去的。

他此刻就是想要确认下,是不是她在他跟前总有点心不在焉?下午带她看房间的时候,也是这样。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以后总会知道的,但她的腰.......

软软的,纤细的。

盛元曜一直矜冷的表情,到了车上,终于唇角上扬。

从傍晚开始被他赶到其他地方去的盛家人齐齐出现。

“爷,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他睨了他们一眼,不语。

--

翌日下午。

盛家。

车子在院子里的车库一停下,一条哈士奇就快乐地蹦跶过来。

它在盛元曜的腿边蹭了蹭,看到夏心悦下了车,冲她叫:【哪里来的小妖精,是来勾引我主人的吗?】

它跑到她身旁,拿它傻兮兮的眼睛瞪着她:【还别说,这丫头长得真好看,用我的狗眼,我居然看不出她是什么妖精变的!】

听它一直叫,盛元曜喝斥:“再叫不给饭吃。”

它拿狗眼又瞪了一下夏心悦。

趁着主人去后备箱拿东西,二哈又叫了:【臭丫头!】

夏心悦佯装恶狠狠地汪了一声。

二哈傻眼,因为这个女孩居然说:【你想被吃掉?】

这只是巧合吧?哪有人懂狗语?

她没吃过狗肉,本身是爱狗人士,这话只不过是吓唬吓唬它。

动物其实能听懂人话,只是不知道怎么与人沟通。

夏心悦说人话,它懂,不过她不想别人知道她能与动物沟通,遂用狗语说了。

但是在旁人听来,她是在学狗叫。

立在车后的盛元曜一怔,盯着夏心悦。

这丫头居然学狗叫!

这也太释放天性了吧!

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