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八月夏末,京城已有了初秋的微凉。

距离上次夏心悦回京拿遗产已经过去一个多月。

这次她再回京城,是来这读研的。

因为倒时差,她一下飞机就在酒店睡下,醒来时,外头已是华灯初上。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屏幕随之亮起。

来电提醒显示是三个零。

三个零是她闺蜜,本名林玲琳。

她迅速接起。

对方的背景音嘈杂,不知道是在KTV还是酒吧。

这时,手机那边传来陌生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赶紧叫夏心悦过来,否则有你好看!”

“心悦,你快跑,这些人不怀好意!你快跑……啊……”

闺蜜的话还没说完,像是被掐住喉咙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手机里又传出一阵痛苦的闷哼声。

夏心悦提高十二分的警惕:“你别动她,地址发我,我过去!”

闺蜜是她的大学同学,为庆祝她们一起考上研究生,再次成为同学兼室友,两人商量着开学前一周来京游玩。

手机里传来一个定位,她一看,就在这家酒店楼下的KTV里。

KTV包房内,林玲琳被按在了茶几上,男人拧着她的胳膊,狞笑着:“真是傻到家了,人家女孩子想吐,你就过去帮忙扶着了,让你扶哪去,你还真的扶哪去。”

边上沙发坐着一位衣着暴露的女人,轻笑几声:“单纯。”

林玲琳痛苦地挣扎着:“你们这是绑架,你们……”

男人用力扯她的衣服,打断了她的话。

见她后脖颈的皮肤露了出来,男人淫笑:“长得还不错,先让我玩玩。”

沙发上的女人说:“不是让你玩那个夏心悦吗?”

“老子两个一起玩!”说话时,男人俯过身去。

就在他差一点就到亲到林玲琳的脖颈时,包房门被人踹开。

男人扭头看。

来人穿着白色T恤,黑色铅笔裤,黑色马丁靴,双腿修长得过分,整个人干净利落,又清纯得不像话。

看到闺蜜衣服被扯坏,露出一大片肌肤,夏心悦厉声:“把人放开!”

“还挺有脾气,不想你朋友受到伤害,就过来陪爷玩玩,伺候爷高兴了,说不定爷今天就放你一马。”

男人笑得猖狂,他按着林玲琳,坐在了茶几上,看着夏心悦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猥琐。

要是这样子绝色的女人被他玩了,他这一辈子都有得吹了。

“你要怎么玩?”夏心悦扫了一眼包间内,加上钳制着闺蜜的男人,这里一共七个男人。

“听说你拿了不少遗产,却偏偏不肯让别人得到遗产。”男人站起来,伸手想要摸上夏心悦的脸。

听到这话,夏心悦就知道准是那个夏瑶瑶干的好事。

她一个侧头避开恶心的触碰,顺手捞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直接往男人的头上砸。

噔——

男人的头被开了瓢,一下子鲜血涌出。

旁边的女人与其他男人都傻了眼。

趁此机会,夏心悦拉起林玲琳就跑。

却不想男人捂着头,挡在门口,对自己的同伙道:“给老子把她的衣服全脱了,直播、拍照、录视频,全他么给我弄到网上去!”

夏心悦捏了捏拳头,她一面护着衣服被撕坏的林玲琳,一面拿过水果盘上的水果刀,准备开打。

看她这架势,像是有些身手。

几个男人见过她砸人脑袋的狠劲,不敢上前。

开了瓢的男人龇牙咧嘴大喊:“一个女人,有什么好怕的,全他么给我上!”

男人们开始叫嚣,好似这样可以给自己鼓劲。

就在男人们一拥而上时,门口突然闪进一个人,踹了他们一人一脚。

动作之快,叫他们来不及反应。

而他们的身体几乎是半拖着地面飞出去的,撞到后头的沙发才停了下来。

刚才还在嚣张叫骂的几人,此刻都只剩下了哀嚎。

盛元曜将脚踩在其中一个男人脖子上:“打电话叫你们办事的人过来。”

男人颤抖着拿出手机拨通:“夏瑶瑶,那个夏心悦已经在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好,我要现场直播!”手机那边传来夏瑶瑶兴奋的声音。

她要夏心悦反过来求她,求着她说她夏心悦同意在放弃婚约书上签字。

她更要扒光了夏心悦的衣服,将男人玩弄她的视频传上网去,让夏心悦彻底身败名裂。到时候,她要看看,还有什么样的人敢娶她?

半个小时后,抑制不住兴奋的夏瑶瑶,一进包房就傻了眼。

夏心悦完好无损地坐在那里,连她的闺蜜也只是被撕坏了衣服。

更可怕的是,盛元曜也在那里!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夏瑶瑶转身就跑。

这时,盛元曜拿过夏心悦手中的水果刀一下子扔出,直接擦着夏瑶瑶的太阳穴,钉在了她面前的门板上。

这一举动,吓得夏瑶瑶一抖嗦,膝盖一软,竟跪在了地上。

“行这么大礼,知道错了,不过此刻你什么都不用说,直接去跟警察说。”

盛元曜商场上的手段,夏瑶瑶没机会见,但是此刻的手段,她算是见识了。

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得罪了盛家人,依稀听说过得罪盛家的后果是什么,越是如此,她越是害怕得身抖如筛糠。

--

到警局时,已是凌晨。

夏心悦看林玲琳还在被问话,她就在椅子上眯了会。

等她醒来时,天色大亮,而她身上盖了一件西装。

林玲琳看到她醒来,道:“警察叔叔,我朋友醒了,你们还要问什么赶紧问,我们可以早些回去。”

看着对面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年轻的警察拧眉:“叫谁叔叔呢?”

林玲琳立刻改口:“小哥哥,我们俩是好人。”

“KTV的事情,再来说说。”

“我不是已经说了好几遍了?”

警察低头翻看着笔录,问:“人是谁砸的?”

夏心悦坐直身子:“人是我拿烟灰缸砸的,他们抓了我朋友,要脱我衣服拍照直播,我这是正当防卫。”

“按照正常流程,现在问话结束,你们可以回去了。”警察将笔录合上。

“多谢!”夏心悦拿起身上盖的西装,问警察,“这是?”

警察看了一眼夏心悦:“这是救你的那位男士的。”

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