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七月盛夏,酷暑闷热。

空气稠乎乎的,好像凝住了。

花园酒店会所里,夏心悦闲闲地靠坐在藤椅上,看着外头晒得都快冒烟的绿植,听着对面男人一直叨叨叨讲个不停。

她漂亮的眼眸划过一丝嘲讽与讥诮。

“我不知道你怎么说服你爷爷给我们定下婚约,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上我的,我就一句话,我绝不会娶你的!”男人说着有些激动地站起来。

其实这男人,夏心悦不认识,好像是姓王。

她对他仅有的了解,就是律师告诉她,爷爷去世后给她留了一笔遗产,还有一份婚约。

婚约的对象就是对面这个男人。

夏心悦优雅地站起身,走往落地窗边。

男人还在那边喋喋不休:“我承认我长得很帅,很多女人都喜欢我,但我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入眼的,我的心早就……”

夏心悦头也不转,看着窗外:“本就不相干,不用说这么多!”

忽然天色暗下来,紧接着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暴雨滂沱而至。

男人被雷声惊了一下,再往落地窗看时,她已经走在外头的风雨廊下了。

今天,夏心悦从国外赶回京城处理两件事,刚才处理了一件,此刻还剩一件。

一个小时后,她在这酒店的会客厅里见到了奶奶夏老太太、继姐夏瑶瑶,还有夏家律师。

看着眼前亲密的祖孙俩,夏心悦唇角微勾,不知情的还以为她们才是亲祖孙。

十八年前,小三带着儿子上门,说她为夏家生了儿子。为此,夏心悦的父母离婚。

不光如此,小三在生儿子前,早就与别人生了个女儿名叫陈瑶瑶。尽管,这个女儿不是夏家的,盼孙心切的夏老太太还是让自己儿子与小三结婚,并同意陈瑶瑶改姓夏。

此刻,人还没说话,夏心悦先听到了夏老太太怀里抱着那只猫讥讽她的话:【呵,这个上不得台面东西,还不如我这只猫受老太太欢喜呢!】

夏心悦从记事起,能就听懂动物说话,并且能与其沟通。

她不屑地笑了笑,这让夏老太太皱了眉头,连忙叫律师直接进入正题。

律师开门见山:“夏小姐,夏老先生给你留了份遗产需要你签字。不过在签遗产继承书前,先签一份放弃婚约书,今天的事情就处理好了。”

“婚约书?”她不知道爷爷定的那个婚约竟然还有婚约书。

听对方的意思,是签了放弃婚约书,才会给她遗产了?

这时,会客厅进来一人,正是那个王姓男人。

他一进来,就同夏瑶瑶笑。两人站到一起,她靠在他怀里,他搂着她的腰。

夏心悦忽然就明白了,原来继姐与他早就勾搭在了一起。

这时,夏老太太怀里的猫又叫了:【这个傻东西,还蒙在鼓里呢,夏瑶瑶取代她,要嫁给王家公子了,喵。】

“刚才夏小姐已经答应婚约作废,那么请在婚约书上签下放弃一词。”

“心悦妹妹,我与东江哥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把婚约让给我吧。”

夏瑶瑶没想到小时候只见过一面的夏心悦,居然是个顶尖美人,脸蛋绝色,堪称神颜,身材撩人,颠倒众生。

不过就算夏心悦这么绝色,东江哥看上的只是她。

看夏心悦不说话,夏瑶瑶以为她不同意。

“心悦妹妹该不会以为自己可以嫁到王家吧?”

夏心悦其实是在纳闷,婚约书这种东西没有法律效力,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她签?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道清冽慵懒的声音:“夏家的手段真是可笑!”

来人的到来,让夏老太太亲自相迎:“盛二少过来,是为了……”

盛元曜淡淡睨了他们一眼:“撑腰!”

声音透着些凉意,淡漠又疏离……

却极有威慑力。

众人傻眼,盛二少居然来给夏心悦撑腰?

盛家,京城顶级豪门。

而这位盛二少,清贵矜绝,肃冷倨傲。

在商场上更是雷厉风行,手段卓绝。

很少听说他会打抱不平,今日是怎么回事?

夏心悦也很吃惊,他怎么会过来?

眼前的他与记忆里的那个少年重合。

他眼眸深邃如海,鼻梁高挺,下颌线精致,皮相骨相都是一绝。几年没见,他极致妖孽的容颜更甚。

盛元曜缓步走到她边上。

多年不见,他居然这么高了。

她个子一米六八,目测他该有一米八八了吧。

随着他的走近,夏心悦感觉他的身影笼罩下来,将她整个人罩着,心脏怦怦直跳。

这时,盛元曜身后出来一人:“侵犯继承人合法权益,是律师就该明白后果。”

这话将夏瑶瑶拉回理智,不得不承认,在盛元曜的盛世容颜跟前,王东江整个人寡淡如水。

夏心悦何德何能,居然能让盛二少出面帮她?

对方的话,令夏家律师额头冷汗渗出。他看了自己雇主一眼,见夏老太太不情愿地点了头,便颤颤巍巍地拿出遗产继承书让夏心悦签字。

等夏心悦签了字,盛元曜示意自己的律师继续。

盛家律师会意,再次开口:“夏心悦小姐作为遗产合法继承人,有权力查看夏老先生的遗嘱。”

后背发凉的夏家律师只好乖乖拿出遗嘱。

盛家律师看了,道:“一般情况下婚约书是没有法律效力。但是夏老先生的遗嘱里,夏瑶瑶继承的那部分,前提是她不能与王家儿子结婚。倘若夏瑶瑶嫁给王家儿子,她就拿不到夏老先生的遗产。按照遗嘱,除非夏心悦小姐在婚约书上写下同意放弃的字样并签字,夏瑶瑶才有资格继承遗产。”

夏心悦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爷爷给我的遗产我继承了,婚约我不要,但放弃一词我不签。”

她没想到爷爷临终时还记着她这个亲孙女,鼻子忽然有些酸酸的,连忙抬步离开。

夏瑶瑶脸上再也挂不住,迫于盛家人在,一句话都不敢说。

暴雨已停,空气中弥漫着雨后的清新。

在酒店外候车的夏心悦对走到身旁的盛元曜说了句“谢谢”便上了出租车离开。

盛元曜愣在原地,多年不见,她难道就没有话对他讲?

夏心悦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要来帮她忙,他不是最讨厌她的吗?

娇软真千金是偏执大佬心尖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