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病娇男主总想攻略我

何九歌疑惑着走进驿馆,环视一圈,别说豪华,这驿馆也就算个干净整洁。

寂吾可是素雪楼的首脑,放到现代,也是跨国杀手集团董事长,就住这种连星级都评不上的小驿馆?

他倒是平易近人,肯住这样普通的地方。

正想着,寂吾已经站在她面前。

银面具遮住大半张脸,露出的嘴角微微上扬。何九歌暗喜,他可能心情还不错。

“见过前辈,我是何九歌。马车在外面候着呢。”

何九歌笑得甜甜的。礼多人不怪。就算是寂吾,也不至于和个小辈计较吧。

“前辈?”寂吾的嘴角更弯,“也对,不服老不行咯。咳咳。”

何九歌总觉得那咳嗽是故意的。一愣神,就听寂吾站在门口招呼她:“走吧。”

她赶紧跟上。

何不归也走过来,恭敬行礼:“老前辈,晚辈是延国丞相何枭四子何宁,也是这个小丫头的哥哥。若前辈不嫌弃,晚辈……”

“嫌弃。”寂吾看也不看他一眼,淡淡地说。

眼看何不归整个人都僵住,何九歌噗嗤笑出声,赶紧憋回去。

见何不归吃瘪,顾遥乐呵呵凑过来,礼行一半,嘴还没张,就听寂吾说:“走开!”

何不归区区定远将军不提,顾遥好歹是王爷。寂吾一句走开,他面上有些挂不住。

何九歌为难地看他寂吾。

寂吾随手一挥,驿馆门口的石狮子登时碎了两半,引得何九歌惊呼一声。

“二位是怕老朽护不住这丫头?”说着,寂吾也不回头看,直接上了马车。

何不归和顾遥哪还敢造次,乖乖行礼恭送马车离开。

何九歌抬手摸摸自己的脖子。这老爷子脾气挺爆,一言不合就动刀。

眼看何九歌和寂吾上了马车。何不归骑马远去,自从回到永安,他一直在大理寺挂职。

而顾遥原本想借着这个机会,接近何九歌,毕竟之前是她对自己死缠烂打,应该很容易得手。谁知还是无功而返。正准备牵马回府,何晓蝶拦住他的去路。

两人寻了僻静地方。

何晓蝶迫不及待:“明明说好——只要我献曲,你便求皇上赐婚,为何——”

“赐婚我求了,不过没有得偿所愿。”顾遥也不看她。

何晓蝶的眼泪立刻涌上来,扯住顾遥的衣袖:“从一开始你想娶的人就是她?明明你总说她蠢笨如猪,为何又要这样?你——你置我于何地?”

顾遥强按下不耐烦,叹息:“晓蝶,我对你的心意天地可鉴。但你毕竟是庶女,母后是不会同意的。只有先娶了她,你才有机会进我王府的门。”他抱住她,轻轻抚着她的背,“别哭,等她进门,我就娶你。”

说着,顾遥抬眸望向寂吾的马车消失的方向。眼里冷意彻骨,何九歌,你跑不掉!

“你怕我?”

之前没仔细听,此时马车里只有他们两个。寂吾的声音不苍老,反而有几分清冷。

可这怎么回答呢?说怕,他们刀口舔血,做的是杀人的买卖,生死见惯,应该最厌恶胆小之人。

可若说不怕……他能信吗?

何九歌想了想,老实说:“你要是不杀我,我就不怕。”

“我为何要杀你?”

“……”何九歌一愣:是啊,不过是宴席一面,一个老人家,就算是会功夫,又如何会杀丞相之女呢?除非——

果然,寂吾追问:“你知道我是谁?”

何止知道你是谁,我还知道你好多秘密呢。何九歌腹诽,我是找死才会这么告诉你。

“我……听闻江湖上有个很神秘的组织。昨晚上父亲也提点过,他没告知您的姓名。但从刚刚那一刀来看,前辈肯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透过银面具,寂吾的眼神像剑一样射过来。

何九歌干笑两声,便朝窗外看去。偷偷安慰自己,就算要杀她,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动手。等明日,说什么也不来了!

“小丫头倒是聪明,我喜欢。”

被寂吾盯了许久,直到这一句,何九歌才算稍稍松口气。不经意的一眼看到三个大金字——芙蓉楼,赶紧喊了一声“停车!”

“前辈,既然您说喜欢我,那您能请我吃饭吗?”何九歌讨好地朝他笑。

寂吾终究没抵挡住,默许了何九歌的要求。二人提步迈进芙蓉楼,由小二引着上了二楼,进了包间,坐定。

小儿递上菜本,何九歌转递给寂吾,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寂吾轻咳一声,随口道:“客随主便,你来点吧。”

何九歌立刻来了兴致,她记得原书中对这芙蓉楼的美食极尽夸赞之词,总算是有机会来尝尝。

“把你们的招牌菜都上来。”

小二乐乐呵呵应下,站门口朝楼下高呼一声,这才关门离开。

何九歌兴致勃勃地在屋子里四处转悠,这里看看,那里摸摸。不一会儿就看得乏味,趴在窗边看下面的行人。

“哈——”许是昨夜睡得少,何九歌脑袋一歪,竟枕着胳膊睡着了。

“何五小姐?”

寂吾轻轻唤她两声,见她不应,便推了推她。

何九歌正梦见划船游湖,这一推,险些翻了船。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听寂吾轻声说:“饭菜已好,来吃吧。”

何九歌揉揉眼睛,起身坐到桌边。

寂吾随手夹一块青笋,还没来及放进碗里,见何九歌夹一块鱼正往嘴里送,只能赶紧按住她的手。

“干嘛?”她的声音比之前软糯,半眯着的眼睛里泛起疑惑。

寂吾似是被噎了一下,放开她,闷声:“……有刺。”

何九歌勉强睁开眼睛,低头一看,雪白的鱼肉中果然斜出一根鱼刺,足有半根手指长。

何九歌感激地笑笑,拍拍脸,振作起来。

吃了没几口,何九歌的筷子还没从嘴里拿出来,头猛地朝碗里砸去。

寂吾来不及多想,赶紧伸手。

何九歌的额头,完完全全被寂吾的手掌包裹住。那光洁细腻的手感,寂吾的手指尖轻颤,一动不敢动。

寂吾踌躇片刻,还是把她叫醒,说要带她去城外的栀子亭。

何九歌混沌的大脑有些迟钝,居然忘了一桌美味,顺从地跟着寂吾下楼。没走几步,一脚踩空,险些滚下楼。

幸好寂吾在前面撑住,否则她非受伤不可。

寂吾也不知道她为何这么困,只好弃了马车,改步行。等走到城外,果然,何九歌精神不少。可惜,现在才三月份,若是晚一两个月,准能看到满山雪色。

眼下,还有个新的问题——她饿了。

清醒了大半的何九歌悔得捶胸顿足。怎么可以错过整桌美食呢?真的是暴殄天物!

寂吾似乎早猜到,变戏法一样,取出一个小纸包。

打开一层层油纸,露出两枚精致的糕点,粉色的桃花酥,看着就好吃。

何九歌迫不及待咬一口,酥香甜美,太好吃啦!

刚想咬第二口——

“小心!”寂吾急忙用力把她拉到怀里,虚护住她的头。

只听“当”地一声,似乎,是金属相撞。

“什么人?”

寂吾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何九歌转身一看,咦,竟有四个黑衣人围住他们。

杀她需要四个人?太浪费资源了吧。

四个黑衣人也不答话,同时攻过来。

寂吾轻蔑一哼,似乎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他左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腕,右手执刀,丝毫不乱。

那四个人互换眼色,再次合力刺过来。这回目标不是寂吾,而是她。

许是怕她受伤,寂吾早就松了她手腕,将她护在身后。

寂吾一刀格挡住三人,剩下的那个黑衣人直接朝他左肩刺过去。

何九歌奋不顾身地挡在他身前,眼睛紧闭。

真是千防万防,防不过死运难逃。还好,这次是为了救人,倒是比原书里死得光彩多了……

穿书后病娇男主总想攻略我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