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病娇男主总想攻略我

被当众拒婚,顾遥心有不甘,他故作大方地端着酒杯过来。低声说:“被我看上的女人,谁还敢要?”

瞧他笑得和蔼可亲,语气却恶狠狠的,何九歌一愣。

周围离得近的官员及家眷几乎都隐约听出端倪,何晓蝶听得最真切,气得险些把手帕绞碎。

“延帝,这位小友颇通音律,让她陪我几日,如何?”

竟是坐在右首的银面具男子,此时正旁若无人地饮酒,全然不顾投过来的诸多目光。

议论再次响起,大多在互问,这位的身份。

何九歌倒是想起原书中的一段话:

当今天下,三国鼎立。三国之外,还有个号称第一杀手组织的素雪楼。相传,天下没有素雪楼杀不掉的人。银面具,正是素雪楼首领寂吾的标志。

可他来这儿做什么?盯上何九歌又是为什么?何九歌的死与他有没有关系啊?

何九歌毫无头绪,只觉得烦闷。

“承蒙阁下错爱。不过小女大病初愈,不宜操劳,望海涵。”何枭毫不迟疑地起身谢绝。

寂吾不理他,反而抬头看顾晚风。

顾晚风看一眼何九歌,笑道:“能为阁下效劳,倒是何家小女的荣幸。”

一言出,大局已定。何九歌除了谢恩还能做什么?

接下来的宴席就显得寡淡,只剩下毫无惊喜的歌舞表演。许是看厌了,顾晚风早早带着明妃离去。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寂吾离开时,深深看了何九歌一眼。

没多久,何枭也起身退席,何家小辈自然跟着离开。

何九歌原本有些忐忑。寂吾,那可是杀手组织的老大,冷血、残忍,和这样的人同路,稍有不慎就要丢了性命。瞧他今日在席上,连何枭都要起身礼待他,他反而坐着跟皇帝说话。这说明什么?

就算她何九歌死了,也没人会追究责任。不不不,应该是没人敢追究!到时候她可真比窦娥还冤了!

一路胡思乱想,完全没注意到她已经在马车上。

“晓蝶,别哭了。”何晓梦突然开口,边说边看何九歌,“简直不要脸,痴缠小王爷。”

不要脸?骂谁呢?

何九歌深呼吸,笑道:“是真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示爱,没想到小王爷看上了别人。”

“你!”

何晓梦没想到她会回嘴,连何晓蝶都惊得止住了眼泪。

“三姐骂得对,不要脸的可不就是二姐你嘛。”

“我……晓蝶你别听她的,我绝不是骂你。”

何晓蝶不理何晓梦,反而梨花带雨地看她:“九歌啊,你自幼无母,姐姐瞧着可怜。知你是真心喜欢小王爷,姐姐成全便是……”

哟,说得自己多委曲求全,您这是想占领道德制高点啊。都是老中医,还想给我开偏方?

何九歌歪着头假装困惑:“可我真不喜欢小王爷。至于姐姐能不能嫁到王爷府,那可要自己好好加油咯。”

“你!你这个没教养的臭丫头!”何晓蝶气得发疯,哪里顾得上什么脸面。何九歌分明是在嘲讽她,嫁不成顾遥。

恰在此时,马车停下,何九歌刚想起身,被何晓梦狠狠推一把,摔倒在车上。

等何晓蝶和何晓梦朝大门走去,她才揉着屁股慢慢下来。

进门时,何晓蝶不知怎么摔倒在地,何晓梦要扶她也跟着摔倒。一旁站着的何不归,弯下腰,居高临下看着她们:“二位姐姐竟连路都走不好,教养何在?”

何晓蝶刚想开口,瞧见何不归手中长刀,硬生生咽下斥责。

不远处的何九歌都看傻了,好一个仗势欺人!莫非何不归是在帮她?不可能吧……

果然,等她走到门口时,何晓蝶和何晓梦早就落荒而逃,何不归也不见了踪影。反而是何昶等她进门后,跟她道别才离去。

从门口到北院,何九歌一路都很警惕。按剧情,她今晚要领盒饭。若是死了能回家也不错,可若不能回家,那可真是亏了。

死,还是不死,这是个值得反复思考的问题。

咚咚咚!

何九歌一愣,古代的杀手这么懂礼貌,杀人还敲门?

打开门一看——

“怎么是你?”何九歌惊讶。

何不归斜靠着门,歪着头看她:“几年不见,你,有些不同。”

“……”不同?何九歌可不敢回答,难道告诉他,他妹妹早死了,现在这个是个穿书的冒牌货?这在古代叫什么?夺舍?被发现估计会把烧死吧?

“怕了?”何不归微微垂下头,“果然还是怕我……”

他起身就走,没几步又回过头,笑道:“你这样很好。”

看着何不归远去,何九歌更疑惑,这没头没脑的,倒是把来意说清楚啊。

她回屋里,坐在桌边等杀手。

等啊等,等啊等——

眼皮越来越重,头越来越沉,恍恍惚惚地好像听见叮铃声,想睁开眼睛,终究敌不过睡意……

次日醒来,何九歌翻身下床,见房门紧闭。

怎么回事,杀手没来?

转身看到桌上的蜡烛,只剩下微弱的火苗,哆哆嗦嗦地晃动。

何九歌惊疑地看一眼床:不对啊,她明明是坐着等杀手,怎么会睡到了床上?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霜降端一盆温水进来。

“小姐,刚宫里派了马车来,说要接你出去。”

何九歌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任由霜降摆弄。问:

“昨晚上没听到什么动静吧?”

霜降想一下:“没有啊——要是小姐害怕,霜降可以来守夜。”

“不用不用。”何九歌赶紧拒绝,又嘀咕,“那我怎么会睡床上呢?”

霜降噗嗤笑了:“小姐真爱说笑,不睡床上睡哪啊。小姐自幼爱睡懒觉,谁都叫不醒。四公子以前气得不行,为这事儿可没少跟你闹别扭。记得有一次好几天都没和你说话呢。”

“还有这事儿……”何九歌想起昨夜何不归不请自来,也不知他到底要说什么。

相府离驿馆不算太远,一刻钟左右,马车就停下了。

下了马车的何九歌一眼就看到,驿馆门口有两个人,骑着高头大马,英姿飒爽。

何不归和顾遥不约而同下了马,等她走近。

“你们……”

“听说驿馆的酒不错。”何不归转身走进驿馆。

顾遥也赶紧说:“今儿想吃糯米鸡了。”

何九歌:“……”

顾不上理他们的想法,何九歌拍拍脸,想把困意拍走。毕竟杀手没等到,杀手头子可马上就要露面了。相传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也不知能不能挨过这一日。

穿书后病娇男主总想攻略我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