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A大佬又隔着屏幕撒娇了

夜很黑。

雨在前半夜的时候就停了,天空零星布着几颗星,散发着微不足道的光芒。

整个城市早在几个月前,就全城断电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桑诺站在地上,此时也顾不得头还晕不晕,她神经绷的很紧,视线通过慌乱中纠缠在一起的手电筒光亮,看向铁门旁边的缺口。

果然!

黑压压一片。

无数丧尸正争先恐后的往上爬,一些甚至想挤开铁门直接冲进来。

客厅里,几个穿着一样衣服的人正在互相攻击。

刚才站在门口举枪对着她的那个男人稍微离缺口近一点,正在拼命抵抗丧尸,只是,桑诺在乱糟糟的光亮中,看到他后脖颈也有个巴掌大的一个乌紫色咬痕。

鲜血的腥味和腐尸散发出来的恶臭交织在一起,一下一下袭击着人脆弱敏感的呼吸道。

那位队长也终于从发现女人,好好一个女人变成了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比他还高半个头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情绪中恢复,拧起眉头,显然也看到了外面不断往里涌的丧尸。

“撤!”

男人在一片混乱喝了一声。

桑诺还没反应过来他们要怎么撤,就被人撞了一下,头差点磕到门框上。

客厅中的几个人迅速开枪,将已经通过缺口爬进来的几个丧尸解决,就往大落地窗前少了块玻璃的地方走。

桑诺这才发现,客厅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少了一大块玻璃,冷风不断在往里钻。

她睡着前这块玻璃好像还在……

他们是从外面把玻璃拿掉的,还是从缺口处进来拿掉的?

怎么拿掉的?

带了什么工具进来吗?

桑诺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危急存亡的时候,她的脑子里会突然冒出这多莫名其妙的问题,跟着他们快速走到窗户口。

刚在被子里捂了一身汗,现在猛一下被风一裹,直想重新回去抱被子。

那位队长估计是刚才见识了桑诺的身手,又被她嘲讽了一句,也不把她当柔弱小姑娘了,迅速从背包掏出一捆绳索往她手里一扔,语气冷硬,“系上。”

说完,又拿出一捆,低头往自己腰上系。

桑诺被绳子砸得皱了皱眉,就见另外几个已经手脚麻利的往腰上绑好了绳子,接着,一头往窗框边一个突出来的暖气管道上一系,跳了下去。

饶是在部队被魔鬼训练了两年多,桑诺在看到他们像下饺子一样纵身投入无边的黑暗中,还是没忍住稍稍往后退了退。

往上刮的风追上来舔抵了一下她额前的短发,她又往后退了一步。

“快点,没时间了!”

那位队长察觉到桑诺的小动作,催促着。

走廊外的丧尸数量又多了,铁门被挤的“哐哐”直响,缺口处的几块混凝土硬生生被掀到了地上。

几个已经手脚麻利的往腰上绑好了绳子,另一个往窗框边一个牢固的钢筋上一系,跳了下去。

“快!”

在铁门抵不住推搡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男人又催了桑诺一声,语气严厉,“不想死就手脚快一点。”

说着,他没再和桑诺废话,直接顺着绳索朝下一跃。

健壮的身影迅速被暗夜吞没。

哐当——

铁门被猛的挤到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桑诺这下再也没时间犹豫,顾不上去仔细思考跳下去摔死疼还是被丧尸咬疼,快速用绳子在腰上缠了几下,在丧尸冲上来的同时朝外跳了出去。

后半夜的屋外温度比屋内低了一倍不止,风也更急。

桑诺手抓住颤颤巍巍挂在窗外的空调室外机的时候滑了一下,好在楼层不是很高,绳子也足够长,不然今晚可能就真的交代这里了。

“可以,身手不错。”

那位队长站在地上,仰头看着趴在二楼室外机上的桑诺,话是这么说,语气里却没有多少夸赞的意思。

说完,又自顾自接了一嘴,“我还以为你就算被咬死也不敢跳呢。”

桑诺淡淡瞥了他一眼,手一松稳稳落到地上。

那束来自手电筒的强光又在她脸上停了将近五秒,还没挪开的迹象。

身手怎么样不怎么样桑诺不需要别人的评判,敢不敢跳也同样不需要别人的评判。

要是以前有人这么肆无忌惮的把手电光往她脸上怼,她大概率会玩笑着踹人一脚,然后继续一块儿混着喝酒玩乐。

这么多年因为“桑家大少爷”的身份被人捧着长大,她的脾气说不上太好,但也不怎么随便发火儿。

甚至就连有次大学同学假借创业的名义骗她钱去泡夜店开房,她都没翻脸。

但现在……

莫名其妙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四周除了风声就是不断往楼下摔的丧尸,不仔细躲着点儿说不定都能被兜头砸上,拼命救了半天的老头儿和小孩儿被啃了,自己差点儿搭进去不说,还有人用手电筒晃她。

林林总总的情绪被这么一晃,突然就彻底绷不住了。

像胀满气的气球,不用人戳那一下都在爆炸的边缘。

更何况,还有些不断在她身上打量的视线。

好脾气不代表没脾气。

桑诺右手快速往腰上摸过去,巨型扳手长时间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初握上去的时候不怎么舒服,但此时它的主人没怎么在意这些细节,拔出来就朝面前的男人冲了过去。

她的动作很快。

简单粗暴。

在对方愕然的目光中准确无误的敲在了亮着的手电筒上,光束在空中翻腾了一下,“啪”一声掉在地上。

下一刹,在一旁站着整理背包和绳子的人全围了上来。

他们手里的枪对着桑诺手里的扳手。

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起来。

不该这么冲动的。

桑诺知道自己的确有些失控了。

尤其是在这武器装备不如人家先进还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但手伸出去了,脚迈出去了,心里却止不住的畅快。

或许真像桑沅之说的。

她天生就该是个男孩子,不论是身高性格还是偶尔冒出来的疯批处事风格,都和那些名媛千金天壤之别。

可惜,可惜。

她妈把她生成了个女孩儿。

生成了个不当桑家大少爷就没法为桑沅之争夺家业的女孩儿。

“怎么个意思?”

那位队长脸色很冷,目光有些阴鸷,之前握着手电筒的姿势还停留在半空中,给这场对峙又加了一层压。

超A大佬又隔着屏幕撒娇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