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A大佬又隔着屏幕撒娇了

房间门再次被敲响的时候太阳早就沉寂天际,只留下薄薄的一抹霞光涂在花房干净的玻璃上。

“进来。”

纪庭深回神,往不知道什么时候缠绕成一团的毛线上瞥了一眼,才朝花房门看过去。

“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赵天一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先透过门缝飘了过来。

纪庭深微微起身,将身上散落的几朵针织玫瑰扫到地上,换了个舒适的姿势重新靠回去,嗓音中虽然还透着懒,但明显多了几分暖意,“刚刚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才问过吗?”

“啧,电话里哪能说得清啊,”赵天一说。

做为和纪庭深一起长大,唯一不怕纪庭深的人,他行为动作相当自如,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就往纪庭深身前凑,视线在纪庭深脸上来回扫了几圈,最后皱着眉,“怎么气色更差了。”

纪庭深毫不留情的一把推开凑过来的脸,挑了下眉,“你少来烦我几次,说不定我早好了。”

“靠,说得你这病好像是因为我得的似的,要不是当初——”

赵天一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目光小心的在纪庭深脸上巡了一个来回,见他面色如常,才笑着转移话题,“我哥说在德国找到了邵罗医生,这几天就能回来。”

“嗯?”

听到这句话,纪庭深脸上的表情稍稍有些变化,语气中也掺杂着几分意外,“找到了?”

“嗯,”赵天一点点头。

“不是说……”纪庭深顿了顿,“他这几年行踪不定吗?”

“是啊,”赵天一再次点头。

随手捡起被纪庭深弄到地上的棒针和毛线团,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要不怎么说你运气好呢,我哥谈完生意刚要回酒店,就正好遇上了,你说巧不巧?”

“而且,”赵天一故弄玄虚地停顿了一下,“我哥还说……最迟下周就能回国,怎么样,高兴吗?”

纪庭深没有立即接话茬,看着他,勾着嘴角笑了一下,“高兴。”

赵天一皱了皱眉。

欢快的气氛因为这一勾唇一皱眉破坏了个干净。

纪庭深叹了口气,“没什么用,我知道你这几年,特别是最近为了我的病劳心费神,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赵天一还拧着眉,毛线团被他攥得更乱了。

“别管了——”

“那我就再找别的更好的医生!”

没等纪庭深话说完,赵天一就直接抬高音量打断他,瞪着他,“我就不信全世界这么多的医生,就没一个能治你纪庭深的病的。”

“……”

纪庭深被这么一吼,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实话这个世上除了赵天一没人敢这么吼他,也没人愿意因为他一句不想活了或者是别管他吼他。

盼他死的人没有,盼他好好活着的人同样也没有。

他身边常年围满了人,却没有哪怕一个人是用真心在和他交朋友。

目的、利益。

他们的眼里只有钱和权。

赵天一比他小一岁,却总喜欢操当哥的心。

小时候被人欺负了不敢还手不敢还口,长大之后反倒变成了没人敢轻易得罪的赵总,关键时刻还会鸡妈妈一样张着翅膀将他护在身后。

两个人又静默了好一会儿,纪庭深才开口,“行了,我信你的话,等着你给我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别瞪了。”

赵天一冷哼了一声,勉强收回视线,开始絮叨。

“我跟你说纪庭深,你这种思想是不对的。”

“这邵罗还没给你看病呢,你这么悲观可不行,假如他直接一套望闻问切给你治好了呢?”

“人家可是号称‘华佗第一百八十九代传人’,还有祖传的匾额呢。”

“哦,”纪庭深极敷衍的应了一声。

“不信是吧?”赵天一又开始瞪眼。

“信。”

“不信你等着,我给你看看他家祖传的匾额,我当初还专门拍了——”

“阿深!!!”

赵天一刚掏出手机,话还没说完,就见纪庭深脸色一变,偏头干呕出一口血来。

*

“咳咳……”

咳嗽声一声比一声剧烈,好半天才停止。

时隔四天再次从柔软暖和的大床上醒来,桑诺有一瞬间的茫然。

天已经完全黑了,零星的一点光从窗口透进来,四周安静得不像话。

她动了动腿又动了动胳膊,从楼梯上摔下来的疼痛消失得无影无踪,除了伸懒腰时肌肉还隐隐有些发酸,桑诺简直要怀疑白天发生的一切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梦里的她抡着扳手大杀四方,最后从楼梯上摔下去血溅当场。

但这又是为什么呢?

她皱了皱眉。

明明那些事情都发生过,为什么她醒过来之后却什么事也没有?

之前那次也是,她一不小心从树上摔下去,原以为会就这么死了,但第二天醒来浑身上下完好无损。

很奇怪。

还有她彻底昏迷之前……她似乎看到了一双眼睛……

桑诺仔仔细细将这四天的事情回忆了个遍,但除了这两次外又找不到其他的破绽。

她想得认真,完全没注意到外面响起的细微脚步声。

直到——

卧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高个子男人站在门口拿着枪对准她的头。

“别动!”

桑诺睡的时间太久,脑袋又撞到了楼梯,现在虽然看着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但还是昏昏沉沉不太清醒,听到门被推开,她手下意识就往腰间摸。

温热的皮肤刚触到带着体温的金属,门口的高个子男人就猛地压着嗓子冷喝了一声。

桑诺被这一嗓子吼得手指蜷缩了一下,紧紧握上扳手,一双明亮的眸子警惕的盯着门口。

可惜房间内的光线实在太暗。

她瞪大眼睛没都能看出来,站在门口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不过在确认是个能说话的正常人时,心里稍稍松了松。

不是丧尸就行。

她虽然胳膊腿没什么事儿,但头还有些晕,动作幅度一大就想吐,暂时不想跳起来抡扳手。

只是这个人看起来……

“举起手来!”

那人又压低声音低吼了一声,声音很沙哑难听,像没有抹平的水泥地面,让人很不舒服。

见桑诺还坐在床上没有动作,他又粗声粗气的补了一句,“不然我就开枪了。”

下一秒,桑诺就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

她的手瞬间顿住,几秒后,缓缓从被子里伸出来举过头顶。

四周回归寂静,半晌,客厅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一道手电筒的白光就直直照在她的脸上。

桑诺微微眯了眯眼。

……似乎都不是什么善茬儿。

“队长,”站在门口的人往后退了一步,让出路,枪口还是指在桑诺脸上,“发现一个幸存者。”

“幸存者?”被称为队长的人有些诧异,几步跨到卧室门口。

桑诺眼睛被强光刺得睁不开,偏了偏头。

那个队长又往前走了几步,照在桑诺脸上的光更强了。

直到他走到距离床头一步远,才将手电筒往旁边挪了一下,“小姑娘?”

他说话的时候语调上扬,略微带着些让人不舒服的……惊讶感。

不,准确来说是,惊喜。

就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

桑诺狠狠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前还是大片大片的光斑,闻言,回过头,一双眸子里沉着的盯着他,没有说话。

队长在她脸上肆无忌惮地来回打量了几眼。

最后,视线停在桑诺那双明亮的眸子上,“一个娇娇柔柔的小姑娘大晚上不在安全区呆着,待在这儿——”

砰!

不是找死吗?

男人话还没全说出口,就猛地被一声金属砸断骨头的声音打断。

就见眼前的“娇柔”小姑娘,突然眼神一变,动作麻利地从床上蹿了起来,银白色的扳手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反射出一丝寒光。

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丧尸缓缓在他身后倒下。

泛着恶臭的血溅了他一身。

他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你才是小姑娘,”桑诺嗓音沉沉,嘴角勾出一个讥讽的笑。

男人还愣在原地,半晌,才目光复杂的仰头,盯着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桑诺,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队长!”

卧室外,突然有人喊了一声,语气中全是惊恐,“队伍中有人感染了!”

超A大佬又隔着屏幕撒娇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