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万万岁!

浔郡城中集市,三个穿着青山书院弟子服的少年站在街头。

一个大的,带着两个小的。

项和昂首阔步地走在前头,为身后两个小的介绍,“小师弟,你刚来浔郡可能不知道,往年这个时候城里可比现在热闹。”

“嗯?那为什么成现在这样?”头一次逛古人街市,萧玖看什么都新鲜,看一个酒杯都像是看古董。

周围来往的人也不少了,那以往更热闹的时候街面上得什么样子啊?

“那可就不是一句话说的清楚的了。”项和慢悠悠地走着,一手拎着壶酒时不时就来上一口,很有几分侠士风流。

“往大了说,跟上头的某些举措有关,边境天天都在打仗,打仗耗人啊……”他叹了一口气,“往小了说,也跟浔郡某些臭虫有关联。”

“臭虫?”萧玖好奇。

项和低下头看了他一眼,“你被老师救下那次,遇见的那个就是。”

好吧,回想起记忆里的那个人,萧玖明白了。

忽听项和感叹,“你以后啊,躲着点那家伙,谁家总会出几个祸害,不是祸害别人就是祸害自家。他们家这几代留下的祸害尤其多!”

“好好的祖辈名望,全被抹黑个干净!”

项和嘴下不留情,可能是看两个小孩子,也没防备,把心里话倒了个干净。

萧玖若有所思,“孟家很有名吗?”

旁边两人瞪大了眼,后又想起萧玖不过才丁点大的事实,遂放下了惊讶,“孟家祖上那也是齐国赫赫有名的开国武将!后来子孙没落,只知躺在祖宗的基业上享福,到现在,成了个鱼肉乡里的祸害。”

这样的祸害还不少,不知弄的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偏偏无人能治。

这世上的不公平就是如此多,手中刀剑亦不能斩之。

想着,项和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

“没人跟着,你们小孩子别一个人下山乱跑啊。”他扯出一抹狞笑,“小心被山下的豺狼虎豹叼走。”

乐施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不屑的撇嘴,“少唬人了,山下哪儿野兽。”

“可有时候,人比野兽更可怕。”

一个声音突然回答。

项和和乐施转头去看,是脸色平静无波的萧玖。

项和微微愣了一下,看着萧玖的眼中闪过异彩,“看来小师弟是用不着我操心了,倒是你……”

他目光转向一旁大大嘞嘞的乐施,恨铁不成钢,“六师弟你怕是连新来的小师弟都不如了……”

“诶?!”乐施被说的一蒙,后不服气,“怎么会!三师兄你净胡说!”

算了,没办法。

项和也不与他争辩,继续带两个小的放风。

“系统,我早就想问了,”萧玖看到一间挂着毛笔的铺子,“你说这个世界类似于我们那个时空的春秋时期。可据我所知,毛笔诞生于历史上的秦国蒙恬之手,那是战国时期的东西。还有一些其他技艺、工艺、人文、习俗上,两个时空有相同也有不同。”

“比如,夏商周时期的历史是一样的。可两个时空不同的是,在周朝末期出现了拐点,变成不同于那个时空的齐、靖、卫、燕和南蛮十六部五国分立。这是怎么回事?”

萧玖和系统的沟通不多,平时几乎没什么交流。但萧玖知道,它一直都在。

“看来你已经察觉出来了,没错,这个世界可以算是你原本世界的平行时空。天下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也与那个拐点有关。”

系统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却叫萧玖一时顿在了原地。

它说:“这个时空曾经出现过一位穿越者。”

大概过去两秒,系统自动回答道:“与我无关,那是因时空乱流才阴差阳错掉到这个时空的灵魂。”

萧玖重新迈开步子,一边看着周围的店铺,一边在心里接话道:“千亿分之一的概率。”

“没错。”

萧玖大胆猜测到系统说起这件事的原因,“你想告诉我,现在天下变成如今模样与这位穿越者有关?”

“是。”系统自发为萧玖讲解这段过去,“那个外来灵魂来到这个世界,附身在了周朝末代帝王的儿子身上,然后他争位成功,顺利当上了皇帝,一统天下。”

嗯?

那现在的五国是……?

又听系统继续道:“可惜好景不长,他登上帝位,没多久就引得诸侯暴动,天下大乱。”

“周朝虽亡,然历史到底是被改变了,百年间经历一系列争斗,慢慢形成现在的五国。”

萧玖和另外二人走近一间铺子,随意的四处打量着,一边问道:“他做了什么?”

“改制、削蕃,”系统顿了一下,后又补充道:“或许还有打压世族豪强势力的原因在……”

“哧——”

乐施一疑,“小师弟你笑什么?”

萧玖回道:“开心。”

“哦……”得了个回答的乐施也不纠结了,继续拉着萧玖四处闲逛。

萧玖在心里问系统:“这位仁兄死后的谥号是什么?我还没听老师讲到关于他的历史来。”

系统:“梦灵帝。”

萧玖忍不住想笑,“这是谁给取的谥号?”

死后还要膈应人?

“当时的诸侯王。”

“好吧。”

却没想,在萧玖不再开口之后,系统却突然来了一句,“我劝你引以为戒。”

“嗯?”

萧玖懂系统什么意思,却什么都没说,只发出个鼻音。

“我知道你现在想干什么,你想赚钱,与乐施搭上线,壮大自己后期的经济实力。你不是我带的第一任宿主了,过往那些人要想争天下的,迈出的第一步基本都是这样……”

“包括曾到过这个世界的那个穿越者,他们一路壮大自身实力的行为,总结起来,用你们的话来概括就是——黑科技改变世界。”

“这是你的个人看法?啊不,说错了,是你根据带过的众多任务者体会的心得、感受?”

毕竟对方不是人,不能用人来形容。

但萧玖思索了一会儿,忽然道:“我怎么感觉,你似乎挺……看不起?或者说是淡淡的鄙视他们?”

或许是因为看惯了千篇一律的套路和戏码,所以厌倦、无趣?

虽然系统说话一向没有语气,但从那组成句的文字排列来看,却让萧玖生出了这样一种感觉。

系统承认的也特别爽快,“用你们人类的情感来理解,这么形容没错。因为他们十成中有九成的人任务失败。”

萧玖是真的被说的一愣了。“首先获取经济上的能力不对?”

系统:“不能说不对。因时而议,因势而议,他们后期任务失败,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自身能力问题,有任务成功的宿主,他们的起步也是这样的。”

“掌握领先于这个时代的技术和知识水平,不意味着你们就一定能成为这个乱世最后的赢家。”

萧玖神情未变,反而露出个柔和的微笑,“谢谢你的忠告,但我更想请你称我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我们是合作者,非上下关系。”

“我知道你想告诉我什么了,总结起来不过两点:一、手持黑科技不一定能引领世界、因为你只有一个人,而这个世界的人千千万,它并不能让你在这个世界强到无可匹敌。”

一个人打败不了世界。

“二、心态问题。不要自视甚高,每个世界的文明自有存在的意义,根基深重,不是我想,就能做到。梦灵帝就是最好的例子,没错吧,系统?”

虽然不确定对方削蕃和打压豪强的一系列举措,到底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还是真的心怀黎民百姓,但从对方最后的结果来看,他的一系列行为只能被定义为——冒进。

这一次,系统沉默的时间颇长,半晌,它才发声道:“宿主明白最好。”

“我能提一个小要求吗?”

“宿主请讲。”

萧玖笑了笑,“我不喜欢有人能时刻窥探到自己的内心。”

系统表示很理解,毕竟在它的印象里,这是人类的共通习性。“好的宿主,本系统会满足为您的要求。”

“谢谢。”萧玖客气有礼道,将今天与系统的谈话暗自放在了心底。

月余后,乐家靠着香料生意在浔郡很是出了一波风头,不少世家大族男子对他们家推出的香料很是追捧喜爱,甚至达到重金求购的地步。

香料的方子自然是萧玖给的,却是他让萧澜出面与乐家家主谈的,生意让给乐家做,萧澜只拿两分利,萧玖又让萧澜将这两分利投入到乐家的香料生意上去,以求更大利润,并达成了长期合作。

后山青石小道上,乐纬笑看对面与他儿子一般大的少年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又夸赞了萧澜一会儿才离去。

有钱赚谁不高兴?

萧澜脸上的神情有些恍然,突然叫了个声,“阿弟……”

“怎么了阿兄?”

萧玖抬头,看向兄长。

萧澜整个人如同飘在梦里,声音也打着飘,“我……我们……我们有钱了?”

“是的,阿兄。”

“我……我们真的有钱了?!”

“嗯,没错,我们有钱了。”萧玖再度肯定道,看着萧澜的嘴角慢慢咧大,一脸傻笑。

突然,萧玖被一把抱起来,他吓了一跳,“诶!”

“我们有钱了!有钱了!哈哈哈哈……”

萧澜练武有些日子了,臂力见涨,抱了萧玖举着连转了两圈也不觉得吃力,可萧玖却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阿兄阿兄!快放我下来!”

两人笑闹了好一阵儿,萧澜的情绪才算稳定下来,开始盘算给萧玖存钱作以后什么什么用。

但要萧玖说:这些都是空谈,他的目标从接受系统任务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不成功便成渣子。

但萧玖也不打断萧澜对未来的畅想,毕竟孩子高兴,让他再乐呵一阵儿也不错。

香料的生意暗地里进行着,萧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调制出一款熏香,让萧澜把方子交给乐韦。

他以为不会有人发觉,却没想还是被他老师察觉出来了。

“这就是你打的主意?”

两人对坐,青溪先生教着小弟子下棋,突然说出这句话,萧玖还未反应过来,见后者看了一眼香炉。

好吧,明白了……

萧玖甜甜一笑,装纯扮乖,“老师在说什么?”

“呵……”青溪先生笑了一下,看向小弟子的眼神带着点无奈又好笑,像看一个调皮顽劣的孩子。

只要对方不说破,萧玖就继续装,一装到底。

青溪先生惯不强求什么,只看破不说破,只提醒道:“莫要玩物丧志,读书、练武,你的事儿可不少。”

萧玖乖乖应下,“弟子谨记。”

他老师并不迂腐,反而十分开明,颇有几分庄子顺其自然的态度。

遂,青溪先生不再多言,他对萧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天生聪慧异常,且勤恳自律,心志唯坚。

以防万一,他突然问一句,“你有仇家?”

萧玖一愣,“没有……”

青溪先生看了他一会儿,才确定萧玖说的是真话。“算为师多想。”

是啊,所以您刚才到底在想什么呢?

萧玖露出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直到在很久以后,萧玖才弄明白青溪先生的考虑。

陛下万万岁!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