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万万岁!

因为萧玖看起来还小,不能整日里都在读书,青溪先生特地让他最爱玩闹的六弟子乐施来带萧玖四处游玩。

“小师弟啊,老师说了,你啊,还是个小孩子,不能整天不是学习就是练武,这样……这样?这样不利于你长高的!”

“小孩子就要多玩儿多闹,这才是天性……”

啊对!老师就是这么说的!

白色弟子服的小少年一手拿着不知从哪儿薅来的野草闲晃着,小嘴儿吧吧吧的说个没完,稚气未脱的小脸儿满是阳光。

被拉来后山闲逛的萧玖:老师知道你把他的话给改成这样了吗?

和萧玖一个伪五岁儿童比起来,已经十一岁了的六师兄宛如进了山的猴子一样,上窜下跳,兴奋极了。

“小六师兄,这草不能吃,不干净,吃了容易生病……”

“我没吞下肚子……”

萧玖忍不住尬笑,那你能别看到个新奇的就总想上去啃一口吗?

你又不是神农,干嘛什么东西总往嘴里放!

病从口入的道理懂不懂啊!

“小九师弟,你喜欢玩什么呀?”

萧玖微笑着反问:“小六师兄呢?”

他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小孩子一般都爱玩什么游戏,但对方肯定知道。

这可问到乐施的长处上去了,他吧啦吧啦的倒出一堆,有捉迷藏啊、斗角啊、上山爬树、下水摸鱼儿,就没有乐施不能玩儿的。

萧玖:……

是他孤陋寡闻了。

看孩子看累了的萧玖,拉住还要继续野的乐施,故意露出一幅疲态,央求道:“小六师兄,我走不动了,我们去钓鱼吧?”

钓鱼是个好娱乐方式,坐着不用动,青山书院脚下就有一条小河。

乐施还是一幅精力满满的样子,但看小师弟‘可怜巴巴’的模样,他果断放弃了游山玩水的想法,带着小师弟去钓鱼,顺手在路上折了两根树枝当成个简易鱼竿儿。

没钓鱼的线和鱼勾怎么办?

小六师兄告诉你,他就地取材的能力一流,抽了腰带就能当钓鱼的线使,随便找个带勾的小树枝往上一缠,钓鱼的装备就齐了。

萧玖:很好,很强大,他的小六师兄果然不同凡响。

两个小孩子坐在河边钓鱼,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鱼,萧玖是不指望能钓上来了,他又不是姜太公,也没哪条傻鱼的嘴巴能咬住小孩儿拳头那么大的鱼钩。

“小师弟,你是哪里人士啊?”

萧玖:“齐国,南边人。”

“南边儿哪个郡啊?”

萧玖:我怎么知道哪个郡!

于是他问,“南边有哪几个郡啊?”

小六师兄转动着他的小脑袋瓜,“唔……有上阳、丹全、春华、还有……还有……其他几个郡。”

好吧,看来小孩子只记得这么几个,萧玖不动声色的打探有用信息,“我之前家住在一个小山村里,自己也不知道是哪个郡人。齐国大吗?一共有多少个郡城?”

小六师兄隐约知道一些,“十几个郡吧?共分六州。”

“六州?那我们青山书院在哪个州?齐国的都城在哪儿?当今王室姓什么?”

小六师兄先是一诧,后才想起萧玖还是个五岁大的孩子,不知道这些很正常,遂一一解答。

“我们现在在陈州浔郡呢,齐国的都城在上京,离这儿隔了一个州呢,不过陈州可比其他几州要好太多了。

“为什么这么讲?”

“南边有南蛮各部啊!他们时常会在边境处打秋风,百姓日子可不好过。其他几州也就那样吧,主要是陈州水米丰沛,又不跟其他各国接壤,离都城也近。”

“哦,原来如此。”

那倒真是一个休养生息的好去处了。

至于当今齐国王室,复姓——周武,传承至今已经三百年历史。

说到这个的时候,萧玖敏锐的感受到小孩儿的情绪低落了下去一分,“怎么了?”

乐施叹说:“你从南边儿来难道不知道?听说那边又有乱民发生暴动了……听我爹说,现在齐国很多地方都不太平,也就我们浔郡还算安稳。”

小孩子的思想总是天马行空,他问,“要是哪天我们浔郡也开始打仗了可怎么办呀?学院是不是得搬走呀?”

望着远处满是绿意的田野,萧玖轻声说道:“学院一直都在这里,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那就守,守不住再撤。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人不死,则必有卷土重来的一天。到时……”

青山依旧在,这片土地终有迎来光明的一天。

乐施听得半懂不懂,晃着小脑袋,突然乐道:“小师弟,你真像个小老头儿,哈哈哈哈……”

萧玖:……

我这么认真严肃的回答你,你竟然重点放在这个上面?!

他扭过头看了一眼笑的见眉不见眼的乐施,无言以对。

夕阳来临之际,两人赶回去用晚膳。

这个时代的人一般一天只吃两顿正餐,分别在早上八九点钟和下午三四点间,饿了再辅以各种点心及羹汤等杂食。

今日的膳食却较往常要好一些,是一碗面片汤,还有面饼,萧玖一疑,“怎的今日晚食与以往不同?”

送食过来的学院仆从回答道:“乐大商来了,送了不少粮食入库房,故而晚膳才颇丰了些。”

看着垂首恭立于侧的仆从,萧玖精确的抓住他话中的几个字眼,疑惑道:“乐大商?那是何人?”

这个姓很是耳熟啊。

仆从虽对他的问题感到微诧,但仍耐心的解释了一二。

原来这乐大商就是他小六师兄的父亲,也是浔郡有名的商贾之家——乐家的现任家主。每回他来,总会给书院送不少东西,书院上下对其那是欢迎之至。

萧玖懂了,原来小六师兄他爹还是书院投资商、半个衣食父母啊。

垂眸思考了一瞬,萧玖问:“那乐大商现可还在书院?”

“想来应是还在院长房中,尚未离去。”

萧玖:“你且先忙去吧,食具我待会儿自行送去伙房。”

“是。”仆从躬身退下。

恰好这时看见萧澜回来了,萧玖眼前一亮,招呼他道:“阿兄快来。”

“九弟何事?”

萧玖一边快速吞着面饼,一边交代道:“把这碗面汤用了,我人小吃不了许多,别浪费了。”

“这怎么行?你还小,得吃饱了才能长身体。”萧澜一脸温和的摸了摸萧玖的头,温声道:“阿兄和瑛儿已经用过晚膳了,这份还是你留着自己吃。”

他以为萧玖是没吃过面汤,小孩子第一次吃,想着把好东西分给他和小妹。

但实际上……

萧玖看懂了他阿兄此刻的眼神儿,一阵无言,阿兄,他没有。“我现在赶着去老师那里一趟,等我回来面汤都凉了,就不好吃了。还是阿兄代我解决了罢,小弟往日吃两张面饼也能吃饱。”

“这……”

萧澜还在犹豫不决,萧玖再劝,他这才应下。

其实萧玖这话还真没骗萧澜,他虽是真的有事,但也是真吃不下,而他阿兄却是才真的在长身体的阶段,多吃一碗面汤而已,肯定吃得下的。

日渐西斜,萧玖来到他老师的屋子前时,太阳已经跃过屋檐鱼鳞排列的屋瓦,金色的余辉洒落在门前铺着青砖的平地上。

还未进门便听见里面颇为热闹的交谈声,还有他小六师兄的声音。

门口的仆从进去通报过后,萧玖被带进门内,借故功课留在一旁听他老师和对面的中年男人一边交谈,一边下棋。

本就坐不住的小六师兄见终于有个人来陪自己了,在萧玖跪坐下来没一会儿就开始缠着他说闲话。

“小师弟,你问老师的问题我会啊!”

萧玖不说话,他正在暗自打量着乐家家主。

乐施之父看着不满四十,面蓄短须,中等身材,比起商贾看着更像是个文士,气质柔和中又带着股亲善。

“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也是学过你正在学的文章的。”

还是没动静儿。

“真不骗你,师兄我真的会!”

萧玖:看出你脸上写着的——快来问我这几个大字了。但很抱歉,他这趟来的目的可不是来讨教文章的。

“哈哈哈哈……”萧玖懒得说话,青溪先生对面的中年男子却是已忍不住笑了,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聒噪的小儿子。

“你个皮猴子,安静一会儿都不行?看看人家,虽年岁上要小你几岁,但这性子儿可比你沉稳多了。”

说的就是萧玖。

自萧玖进门儿来,虽说是来讨较功课的,但一看有外人在场却也是安安静静的等候在一旁,不吵也不闹,看着比乐施可懂礼数多了。

小六师兄嘴一瘪,脸上带着些不好意思和委屈之色。

青溪先生也不为难他的弟子,“行了,这里不用你作陪了,自个儿玩儿去。别忘了每日的功课。”

他最后又叮嘱了一句,但小六师兄可高兴坏了,痛痛快快的应下,还想拉着萧玖一块儿去玩去。

但萧玖……他并不想啊!

“你去玩儿就去玩儿,拉你小师弟做什么?”还是青溪先生及时给萧玖解了围,被不咸不淡的撇了一眼的乐施赶忙丢下他小师弟,独自一人享乐去了。

室内安静下来,青溪先生与乐家家主一来一往下着棋,萧玖坐在一旁观看。

不多时,乐施之父看萧玖盯着棋盘满脸认真的模样,忍不住逗他,“小郎君会下棋?”

萧玖回过神来,摇头道,“不会。”

是的,周围从没人教过他下棋,所以他一定不能会。

“呵……”乐施之父轻笑了一下,萧玖白嫩可爱的脸上偏作严肃认真的模样让人看来心生好笑,免不了起逗弄之心。

他指着棋盘分别教萧玖道:“此为棋枰,此为棋筒,作围棋器具,横纵经纬十七线,合二百八十九道。三尺之间,可作战局。你方才看了那么久,可要试一子?”

萧玖抬头看了他老师一眼,见后者不反对,白嫩嫩的小爪子试着从棋筒中抓起一子任意放在一十字交错之处。

说是抓就真的是抓,也是真的随便放。

“哈……错了。像这样,要把对方的棋子围住,才算你赢了……”他拿出几粒白子和一粒黑子在棋盘的边角处摆给萧玖看。

萧玖看完,作出一幅恍然所悟的模样,原来是这样,懂了懂了。

一个教的高兴,一个学有所得。唯青溪先生坐在一旁不言不语,静静的打量着他小弟子的一言一行。

片刻后,天色已然晚了。乐施之父该回去了,走前,还塞给了萧玖几块怡糖。

人看着还不错。萧玖坐在他老师旁边,心想。

“在打什么主意?”

他目前所学文章不多,主要还在识字阶段,功课上有疑难随便问哪个师兄都足以为他解答,却偏巧来问自己?青溪先生打从一开始就不太信小弟子的理由。

萧玖一愣,转头看向他老师,露出个笑,“嗯?老师此言何意?”

懵懂无知的小儿模样尽显。

青溪先生没说话了,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转开话题,“不是有问题要问吗?问罢。”

说要问问题萧玖还真早就准备好了,毕竟做戏要做全套啊。

……

从青溪先生处出来,天已经黑了下去,萧玖带着被罚写一卷文章的任务回去自己房中,被罚理由是——欺瞒师长。

萧玖:……

好吧,有得必有失,凡事总不好强求太多的。

几天后,萧玖打探到了不少关于乐施之父的事。

乐施之父名乐韦,是浔郡有名的商贾之家,为人乐善好施,在浔郡有一定的名望,膝下育有两子一女,乐施正是他的小儿子,因家中不缺吃不缺穿生活富足,因此才被养的单纯了些。

萧玖一边想着乐韦的事,一边练习着弓箭。

一箭未中,旁边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练箭不用心,练了也是白练。”

萧玖回神,看向左边,树下站着个结实的汉子正望着他的方向,脸上还挂着道狰狞的疤,寻常小孩见了对方凶悍的模样怎么也得被吓一跳,但萧玖却没反应,反而还笑了出来,应道:“您说的对,是小子错矣。”

言罢,抬手间瞄准远处靶心,放出一箭,正中靶心。

王师傅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萧玖手中的小弓便是他做的,拉开不难,但看动作、姿势、准头……

他疑道:“你从前练过弓箭?”

萧玖供认不讳,“幼时,家中长辈教过一些。”

“不错。”对方称赞一句。在萧玖这个年纪能做到正中靶心实属难得,当然,他还不知道萧玖曾与人对射之举。

萧玖微笑,“多谢。”

此后,两人时不时也能说上一两句话了,萧玖还找他请教了不少拳脚上的功夫。

陛下万万岁!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