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万万岁!

两辆马车慢慢驶到萧玖一群人面前,停下。

萧玖抬头望去,只见从前面一辆马车上率先走下来两个年轻公子,腰佩环玉,广袖长袍,深裾华服,脚踩素履,端的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

两人回身,执手恭立在车帘外,好似在迎什么人下车一般。

很快,萧玖就知道他们在候什么人了。

一个老人,还是一个看起来就儒雅非常的老者,历经岁月沉淀的眼眸从萧玖身上浅浅滑过之后便移开了去,由两人搀扶着下了车。

“孟三郎,许久不见,有礼了。”

其中一个年轻人上前一步,微笑着道。

萧玖也是这才知道险些要了他们三人命的少年姓什么,他暗自记住了这个名号。

孟三郎坐在马上赖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翻身下了马,走到三人面前,亦是回了个礼,“青溪先生有礼,谢兄、张兄有礼。”

那不情愿的态度,萧玖都能看的出来,然面对他的三人没什么不快的反应。

后面一辆马车上也下来几个年轻人,像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举步走了过来。

话题引到萧玖三人身上,年轻公子笑问:“这是怎么了?这三个孩子得罪三公子了?”

孟三公子轻哧一声,落在萧玖等人身上的目光满是不屑,“贱民挡了我的路,还敢出言放肆,着实让人不快!”

“怎么?谢兄想管上一管?”

他的口气着实不客气,老者身边的那几个年轻公子当即脸色难看起来。

看得出来,双方关系不好。

但从这孟三公子的举动来看,他不好与这些人起正面冲突,这是萧玖的机会。

他突然起身大声道:“小人自知冲撞了贵人,这便自伤已身,向您赔罪!”

说罢,捡起前面地上的断箭,用锋利的箭头在胳膊上狠狠的划了三道血痕,一时间,众人俱是一愣。

萧玖额头上滚满冷汗,忍着痛,咬牙朝孟三公子望去,“此等小伤,不足以偿我等之罪。还恳请先生为我三人美言几句,救我等一命,他日萧玖必报先生大恩!”

说罢,带着他三哥直直的跪了下来。

马车旁的老人捊着短须,望向萧玖的目光带着沉思,“若我今日救你,你拿什么来还?”

“吾今身无长物,唯当以国士之礼,以报之!”

他如今什么都没有,除了这满心热枕、愿意以性命还报对方的恩情外,他许不了对方任何东西。

说罢,萧玖左手压于右掌之上,置于额下,俯身一叩首,郑重一礼。

在场诸人却蓦的暴出一阵大笑,连老者身边的几个年轻人亦是忍俊不禁。

“小小竖子还敢如此大放阙词?哈哈哈哈……”

孟三公子身后的侍从嘲笑道。

一阵哄笑声中,只老者看着萧玖的目光仍然平静,除了最开始听到他的话时忍不住眼神动了一下,此后再无任何波动。

半晌,才听对方开口道:“你的话,老夫记住了。这便算你的拜师之礼,从今往后,你便是老夫门下弟子了,行九,排最末。”

嗯?萧玖有些意外,但这可比他预想的要好太多,只是……他三哥他们?

对方显然也顾虑到了他的心情,后淡声道:“至于他们二人,老夫还另外养的起两个小孩。”

大喜过望。萧玖诚心实意的叫道:“多谢老师!”

老者轻轻点了下头,转身朝孟三公子望去,“孟公子,可否看在老夫的面子上,饶了我弟子三人一回?”

孟三公子扯出个笑,看向跪在地上的萧玖三人露出个嘲讽的笑来,一边回道:“先生说的哪里话?小子怎敢为难您的亲传弟子?只是啊,这小娃娃贼的很,怕是心思不正,您收弟子可得擦亮点儿眼睛。”

“不劳孟公子费心,老夫自然心中有数。”

“呵……”孟三公子冷笑一声,阴恻恻的剐了萧玖一眼,翻身上马,“我们走!去别处找些乐子去。”

说罢,一行人策马而去,看方向是不少难民逃走的方位。

到此,才算是真正的逃过一劫的三人,被带上了马车。

宽敞的马车内,两个年轻公子小心的为萧玖和他三哥上着药,小妹被三哥抱在怀里,抱着块饼狼吞虎咽的啃着。

三哥看着小案上推到他面前的饼咽了咽口水,却没有动作,反而看向萧玖,在萧玖点了头后,他才抓起一块饼大口的吃了起来。

萧玖却没有动,尽管他也很饿,但有些事还未谈定,还不到可以放心享用这些的时候。

看了他的反应,青溪先生心里暗自点头,开口问的第一个问题却是,“你知道你许给我了什么吗?”

萧玖回想了一下自己说过的话,不太明白对方问这话的意思,却还是答道:“知道。”

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味儿,“你懂国士为何?”

看着对方的眼睛,不过略一思索,便道:“为国计,为万民计,德行出众,功惠千秋,是为国士无双。”

为他们包扎伤口的两名年轻人动作突然的就停在了原地,看向萧玖的眼神一惊。

马车内一静,悄然无声。

直到老人一阵爽朗的大笑声打破沉静,“哈哈哈哈……好,好好!”

他一连赞了三个好字,看向萧玖的眼神带着满意之色,“那为师便等着你的拜师之礼!”

他说完,为萧玖包扎手臂上的伤口的年轻公子开口了,“老师,小师弟不懂事说的大话您还当真了?”

语气里满是无奈之意。

萧玖认真的辩驳他道:“我并非戏言。”

年轻人无奈了,打趣他问,“你真知道国士之礼代表着什么?要封国士,非一国君王才有此权利,能称国士者非于国有大功而不能获。数百年来,五国内出过的国士者加起来也才不过一双手指的数量。”

“小师弟啊,你的拜师之礼还是改改吧,等今后长大了好好孝敬老师,便算是报恩了。”

萧玖……萧玖一蒙,他才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国士不只是一种口头上的敬称,还是需要册封才有的殊荣职称。

一想到自己一个连吃饱饭都成问题的小孩儿,突然对一个可能身份名望都不缺的老先生说——我要送你国士这个称号。

萧玖不免一窘,这真是闹了个好大的乌龙,难怪那些人要笑,要是他,他也得笑死。

“怎么?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老人问话道。

萧玖摇头,“我没有错。”

另外几人只当他不好意思承认错误,嘴硬。

“你是谁家孩子?”老人又问。

萧玖一顿,没明白过来他话中真意,“我没有父母,只有我们兄妹三人。”

另外三人对视了一眼,

“你叫萧玖?哪个萧?”

这新来的小师弟,看着可不像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像读过些书的。

萧玖:“嗯,草头下肃的萧。”

“哪国人?”

萧玖顿住了,还好系统及时解答:“现今天下又分五国,齐、靖、卫、燕和南蛮十六部,与你所知的春秋时期文明类似,至于你现今所在的浔郡,位属齐国。”

他立马出声回应:“齐。”

嗯?

“姓萧的人家,老夫倒是听说过一个萧氏。”老人微眯着眼睛看了萧玖良久,说到一半儿后撇开视线,也不再探究萧玖的答案,开口道,“老夫姓齐名青,字宁远。”

转头看向萧玖身边的年轻人,又说道:“这位是你大师兄,谢昱。另一位,是你二师兄,张济。”

萧玖当下心领神会,颔首一礼道:“见过二位师兄。”

两人亦回过一礼。

后来又听两人与他介绍起他老师和其门下弟子情况。

他老师又称青溪居士,是青山学院的院长,在整个齐国境内也是颇有名望。

学院的那些学生不算,光门下亲传弟子就已有八人,萧玖刚好排第九。

他们这趟正好是外出游学回来,能碰巧救下萧玖实乃运气,也是萧玖他们命不该绝。

大师兄谢昱感慨完,视线移到萧九身边默不作声的两人身上,“小师弟,这两位是你的……?”

小五不自觉的往她三哥怀里缩了一下,三哥抬头看向萧玖。

萧玖看着他们,一笑道:“兄长,妹妹。”

两个称呼直接表明了他的态度。

他虽这样说,但在其他人看来,几乎一眼就能看出三人不是亲兄妹,不光长的不像,气质作态亦没有丝毫可比性。

这点,在萧玖收拾好自己整个人后,突出的更加明显了。

小少年身着简单的白底青色纹路的弟子服,被人引入案堂正式行拜师之礼,洗干净的小脸儿上白白净净的,梳着垂髫发髻,看着可爱非常,恰到好处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已能隐隐窥见其长大后的风姿是何等出众。

萧玖三人正式生活在了青山书院,在其有能力自谋生路之前是不愁吃喝问题了,甚至还能跟着学院的学生学文习武,这在萧玖看来是天大的好事。

事后,萧玖三哥带着小五偷偷找萧玖,央其为他们取个名字,萧玖便让他们随他姓萧,“萧澜,萧瑛,你们觉得如何?”

这两个名字好,两人根本没有犹豫便答应了。

夜间,萧玖躺在床上,突兀的来到一片纯白的空间里,他原先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后来才觉出不对来。

“系统?”

“宿主不必惊慌,这里是系统的学习空间。”

几乎是它这句话刚落下,萧玖四周突然升起了一片书架,将他团团围在中间,像极了科幻图书馆中才会出现的场景,接着面前接连闪现好几块光屏,每幅光屏里正在播放着影像。

系统解读的声音继续响起,“如您所见,这些都是本系统为您提供的关于如何当好一个明君的教程,有来自不同位面的帝王学习手册,还有真人影像供您学习。”

它说完,萧玖半晌才开口,“这就是你能给我提供的帮助?唯一的?”

系统直言不讳,“理论上来说,我能帮宿主的只有这么多。”

萧玖也谈不上什么不满。

“好吧,我知道。”

他的视线正好对上面前一块光屏,忽然问道:“这些影像,是曾经发生在不同时空里的真人真事儿?”

“是的。”

“你哪儿来的?”

“都是我曾绑定过的宿主,他们的案例,但无一例外,他们最终都任务失败。”

哦?任务难度这么高?

好似知道萧玖内心在想什么,系统提醒道:“在我过去所带历任宿主中,他们大多都会借鉴自己本时空的历史经验,但结果证明,这是不可取的。的确有人凭此走上皇位,甚至有人还开创了一个盛世,但到最后,无一能长久,最终系统判定任务失败。”

萧玖若有所思。

但凭心而论,他还是不得不说上一句,“没有哪个王朝能永恒不朽,盛世也不可能持续万万年,特别是在封建王权社会,皇权的更迭更是寻常。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系统直言,“是,你说的没错,但系统任务中要求的盛世明君的标准也没有这么严苛。”

哦?这样?

“那怎样才算是盛世?还有明君?”

这个问题系统并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答案,“这需要宿主自行参悟,目前阶段,本系统不方便透露太多内容。”

好吧,没有指定标准,萧玖只好将此疑惑放在心底,转而问道:“那就说说你根据什么来选中我的,换言之,我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虽然感觉不到累,但萧玖仍然放松下来身体,一屁股盘腿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虚空。

大概过去了两秒,系统才重新发声,“矛盾,多变。你最吸引我之处就在于你身上的这点。”

“或许连你自己都没发现,你的善与恶很混杂。你看着是个温和善良的人,在原本的时空里更是没做过一点坏事,但不可思议的是,你的骨子里带着股极度的冷血。”

它的声音依旧冰冷的不沾一丝人情味儿,但萧玖却能听出它话中的点点疑惑来,感到好笑。

“冷血?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系统只说了一点,“逃跑途中,你看到你曾经的那个‘二哥’亲手把‘大哥’推出去挡箭,你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再多看那两人一眼。”

萧玖:“本不是关系算不上多亲厚的陌生人,我还要为他们说什么吗?”

为‘大哥’的死表示哀叹,为‘二哥’的行为表示不齿?

本就是陌生人,不必为他们浪费多的感情。

只是,他做的太好了,好到系统身为一个没有人类感情的机器也忍不住侧目的地步。

大概听懂自己哪点儿吸引系统了,萧玖无奈一笑,没有说话。

系统却突兀的响起一句,“通过试探我来寻得答案是没有意义的。”

这句话来的莫名,萧玖却是瞬间想起一点——系统清楚的知道他内心的任何想法。

他露出个苦笑来,“好吧,忘了我想什么你都知道了。”

通过确定自身优势,来推断出自己该前进的方向,打造出系统想要的盛世的想法,看来是行不通了。

不过萧玖也并没有可惜太长时间,“至少和你谈了这么久,也不是没有一点儿收获的。”

“我为你工作,但你同样也是为别人工作,你的核心思想是引导我成为一个合格的君王,所以你不能欺骗我,不能损害我的一点利益,甚至不能对目前待在这个身体里的我怎么样。”

萧玖站起来,懒懒的揉了一下脖子,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系统,其实说到底,你什么都做不了。”

“但我想要活着,只能完成你说的任务。那么你又要什么?”

几乎在萧玖说完这句话的瞬间,他再睁开眼时,入目一片漆黑。

他又回到了现实的房间中。

萧玖缓缓露出个微笑。

系统,我抓住你的把柄了……

那干脆利落的把他弹出学习空间的举动,不过是做贼心虚的逃避罢了。

总有一天,他会弄清楚系统的目的,和全部的秘密……

陛下万万岁!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