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虎蛟开始

钟梧山,接近山脚的地方。因为暴雨的原因,一群猎人和官差不得不在一间小木屋里面避雨。“怎么样?上山的猎户都到齐了吗?”冯捕头一边从前面的铁壶中舀了几勺热汤添进手里拿着的碗里,一边问自己的手下猎户到齐的情况。“头,上山的二十三个猎户有二十个都下来了,但李三他们三个却还是没有回来。”属下将情况如实汇报。“还没回来?”冯捕头皱了皱眉,连手里的汤碗也放下了,转过头盯着汇报的属下,“问过相熟的猎户没有,这都什么时候了,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头,您放心吧,李三也是在这山上混迹了大半辈子的人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旁边的一个下属说道。“就算经验再丰富的猎人,碰上这么大的雨也难免出现什么意外,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冯捕头摇了摇头,显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冯捕头仁义,不过今下大雨,又是夜晚,山里寸步难行,我们便是要出去寻找怕也容易迷失在其中,不若等明日天亮之后再行出发。”猎户当中有一个身材壮实,面带髯须的猎人起身说道。“现在这情况也只能依刘大哥所言了。”冯捕头叹了口气,客气的和刘姓猎户交谈起来,对方在猎户当中也是颇有威信的存在,是这次猎户的带头人之一。有关虎蛟的线索就是他最先发现的。其实他也没打算真的出门去寻找李三等人,毕竟外面下那么大的雨,出去鬼知道会遇到什么。只是该表露的关心还是需要的,毕竟他带来的人有限,在这山上想要完成任务还得靠着这些猎户。“说来这次要不是县令大人突患恶疾,我也不会放下城中的差事带着衙役专程跑来山上寻什么虎蛟,做这等公力私用之事。”冯捕头脸上颇为羞愧。“冯捕头言重了,县令是平阳县的父母官,这县令大人就是平阳县所有人的父母,他的事事关所有的平阳县百姓。”“这明明是天大的公事,又怎么能说是私事呢。”刘猎户对于冯捕头这嘴上一套颇为熟悉,也是互相扯皮道。他们在谈,底下的其他人也没停,不过声音小的多。“你说这也巧了,山里的猎户刚刚传出有虎蛟的消息,县令大人就患上了恶疾。”“谁说不是呢,要不是有仙师出现,我听说,县令大人啊这次恐怕...”“小声点。”“唉,这仙师干嘛不直接把县令大人医好呢,也省得我们来山上遭罪。”“听说县令大人这病,不简单,与某种诅咒有关,非虎蛟肉不可医。”“这么玄乎...”咚咚咚...门外传来的一阵急促敲门声让屋内的谈话停了下来。三更半夜,深山老林,外面又是大雨倾盆,突然传来敲门声,屋里的人顿时都有些沉默。“应该是李三他们回来了,这三个可回来了,本来还打算祭拜一下山神问一问情况,毕竟这山上可是有真神仙的。”冯捕头率先打破了沉默,爽朗的笑了起来,他的话说的很大声,即便外面也能听得见。“是啊,这么晚了还不回,不知道的以为他们被妖怪虏了去呢。”刘姓猎户也大声应和道,他脸上也挂起笑容,手却不动声色的摸上了武器。显然,对方的突然出现和长时间不出声引起了他们的警惕。由不得他们不警惕,毕竟这里是钟梧山,有真妖怪的。“各位兄弟,是我,李三,快开门啊。”李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屋里的人顿时松了一口气,恢复了刚才的嘈杂。其中与李三等人相熟的猎户更是起身就去开门。“老李头你们三个可回来了,俺还以为你们今天回不来了呢。”呼呼~呼~屋门打开,外面的狂风夹杂着雨水倒灌而来。风和雨夹杂在一起,吹的虎蛟的身体也感觉有些凉飕飕的。虽然血脉非凡,但他到底还年幼,又是变温动物,对气温的变化敏感。不过这一吹也让虎蛟的思绪清明了许多。想要鸟首妖怪的修炼方法还得徐徐图之。他现在刚刚杀了一个所谓的羽族,贸然上去交流肯定是行不通的,跟自投罗网没啥区别。说到底还是实力问题,不然直接抓过来严刑拷打,逼供出修炼法门才是最有效快捷的方法。甩了甩头脑里不切实际的想法,虎蛟认准一个方向,游戈而去。他知道鸟首妖怪会去哪。这段时间他都在小心的隐藏自己,不被人类发现。但也间接的让他了解了更多的人类动态,对于这些人类来时的方向早有掌握。神奇的是随着他的移动,周围的雨水也跟着变动起来。他走到哪,哪里的雨水就变的更密集。这让他能够更好的隐藏自身,不被发现。也能一定程度上增加他行进的速度,相比在陆地,他终究是更适合在水里生活的。暴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没有变小,反而越来越大。狂风暴雨覆盖了整片森林,雷霆闪电在夜空中肆虐,天地之威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在这样的极端天气下,森林里根本没有什么动物愿意出来。由于林间土地疏松,和泥水混合在一起,在林地里的每一步都显得艰难无比,但这却并没有给冯捕头造成什么影响。即便在烂泥滩里他也能做到如履平地,风雨不能对他造成丝毫的阻碍。苦练数十年的内家功法终究是在这一刻派上了用场,内力深厚的他能够轻松无视直面而来的雨水冲刷。相比他身边的刘猎户和另一名捕快,他的状态可以说是好了太多。但这却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安全感,他脸上仍旧残余着难以掩饰的恐惧。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快到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跑的越远越好。“头儿,不行了,我跑不动了。”这时,冯捕头身后另一名捕快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想死吗,后面那个妖怪很快就会追过来了。”冯捕头惊怒的训斥道,但又不得不停下来。这名捕快不仅是他的手下,还是他的亲侄子,他名下无子,平时就把这个侄子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不行了,叔,你走吧,我真的走不动了。”捕快扶着旁边的一棵树激烈的喘息,相比冯捕头,他就要显得狼狈许多了。头发散乱了开来,脸上有许多刮痕,衣服被树枝划开了好几道口子,鞋子也不翼而飞,裤脚上面还沾满了泥浆。“你...”冯捕头气极。“冯捕头,咱还是找个地方藏起来吧,这妖怪,我们跑不过他的。”刘姓猎户这时候也开口劝道。他的模样虽然没有像年轻捕快那样不堪,但也差不了多少,再加上年纪大了,这会已经是跑不动了。如果不是靠着多年上山丰富的经验,在这种恶劣天气下他是追不上冯捕头的脚步的。毕竟他可没有年轻捕快那样的关系,被冯捕头多次照顾。“我知道这附近有个虎穴,我们今天先到那里躲上一晚,等明天再下山求援也不迟。”刘猎户提出建议。冯捕头脸色阴晴不定,但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时间不允许他拖沓。“好,那我们便去附近躲躲。”刘猎户没有说谎,他带着两人找到了附近的一个山洞进行躲藏。不过因为天黑和下大雨的原因,他们在路上摸索的时间稍微出乎了他的预料。但好在还是有惊无险的找到了这个洞穴。“说来也巧,我上次就是在这里遇到了那头虎蛟,白天在这附近搜寻的次数也远超其它地方,这才能在这种天气下找到这处洞穴。”刘猎户脸上带着些庆幸的神色说道。冯捕头也点了点头,这里确实够隐秘,外面有很多绿藤遮挡了洞口,即便是在白天晴朗的天气下也不一定能注意到这里。何况现在这种大雨倾盆,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但愿那个妖怪找不到这里吧。”冯捕头将年轻捕快平放在地上,利用手摸索着,小心的帮他清理刚才逃跑时造成的伤口。“忍着点,放心吧,叔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停下来冯捕头才发现自己这个侄子身上受到的严重伤势,能坚持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想到这里,他脸上闪过恨恨之色。“这个该死的妖怪,竟然完全不顾钟梧山山神和人类的约定,肆意的屠杀我人族,简直可恶,我一定要上禀县令大人,让他请仙师来铲除这个妖怪。”“只是可惜了那十几个猎户和捕快,刚才还一起说话的人,现在就没了。”刘猎户脸上也流露出黯然和后怕的神色,“还有老李头,他恐怕是已经被这妖怪杀害了。”“放心吧,到时候仙师会为他们报仇的。”冯捕头掷地有声的说道。大雨已经下了几个时辰了,却依旧没有要停下的迹象。一些地势比较低的地方,水位甚至已经有成年人的小腿高了。而这也更加方便了虎蛟的行动,他在大雨中极速的穿行着,而那位置刚好就要经过冯捕头等人藏身的洞穴。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