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逃荒路上当地主

王洛闻被系统带来的这个位面时代,有魏晋南北朝的影子,但跟她了解的南北朝历史又有很大不同。无论是地理山川、还是氏族门阀的更迭,都有很大出入。

不知道其余位面的宿主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历史?

王洛闻微微出神的时候,那男童含化了巧克力,像揣着巨大秘密一样,绷着严肃小脸儿回到亲族那里。那些亲族和往常一样,对男童没事儿也要找点茬儿训斥,男童默默忍受不顶嘴。

踏踏踏踏...

疾促而密集的马蹄声从河道后方传来,这让本就成惊弓之鸟的流民立即炸窝,他们慌不迭的往堤坝上爬,想离开河道。

当鲜衣怒马、各执兵械的二十多个壮硕骑兵映入王洛闻视线时,系统突然“叮咚”启动,连续播报了一串死亡数字:“竞争宿主死亡加4,加7,加1,加1,加2,加1...”

“靠!”王洛闻知道大事不妙!

系统之前给她普及过,一千个宿主被投放的穿越大环境是一致的。每个宿主接下来遇到的人、事件肯定有差异,这就是平行世界的特性。

但也绝对有一部分宿主遭遇到的人和事件非常相似!包括突发事件!

集中死亡的这批宿主,就很可能遭遇到现在王洛闻的遭遇!

流民迁徙的路线上骤然出现骑兵,往往是血腥屠戮的开端!要么是流民暴起抢掠物资、分食战马,要么是兵丁掳掠杀戮精壮人口、奸污妇女!

王洛闻慌了,怎么办?堤坝太高,她是爬不上去的!

女童紧挨王洛闻,也手脚并用的往堤坝上爬,但她人小力气弱,蹬上一步就又出溜下来。“啊...”小孩子急的咧嘴大哭。

骑兵队伍在王洛闻视线中放大、清晰!

河道内外全是卑微的讨饶和哭喊声!

来不及了!

王洛闻抱住女童躺倒,紧贴堤坝装死!

只期盼这群兵马赶紧过去,自己能幸运的撑过这一关。

“女郎?女郎?”那男童的族人都跑了,男童四顾茫然,终于看见面熟的王洛闻,着急往她这里跑。

铁蹄之速不减!眼见就要撞上男童!

“停下!”王洛闻这声尖叫嘹亮,能穿刺周围人耳膜!

带队的小将斛律侯勒停战马!

嗖!

一只长矛从王洛闻身后堤坝投射,径直从斛律侯喉结前擦过!

如果斛律侯没有因为那句突如其来的“停下”勒停战马,铁定会被此矛扎穿脖颈!

“杀!”斛律侯怒吼,当先跃起、借马背一踏扑上堤坝!

他率领的二十余兵丁各个有好功夫,下马杀向堤坝后方。

堤坝后埋伏的盗匪数十!

邺城大乱,这条河道几乎每天都有汇集邺城的小支兵队路过,盗匪专门在此潜伏抢劫。

盗匪们虽多出这些兵丁一倍,但除了盗首武艺高强,其余都是些流民莽汉,很快被这群兵丁追逐杀光!这其中当然也有枉死的逃难百姓。

盗首疯癫大笑:“杀吧杀吧!十八年后...”

哧!

斛律侯大刀一挥,盗首的头被砍飞!

饥疫连年的年代,流民盗匪常被士族门阀称为“恶鬼”。

恶,饿也!饿至极点,人人愁怨,必滋恶鬼!

斛律侯一众人返回马背,这小将兜鍪之下的眼神犀利如鹰目,他一眼就盯住王洛闻。

踏!踏!

他提马靠近,低沉之音说道:“某叫斛律侯!”

王洛闻可不会傻乎乎的直视对方,在这个人吃人的动荡年代,她不能让任何人感觉到她的特殊、感觉出她有违这个时代!

王洛闻右手揽过男童,左手紧揽女童,垂首塌肩不语,上半身一直颤粟,仿佛惊吓不已。

原来就是个普通农妇!白瞎一把好嗓子!

斛律侯一抖缰绳,战马瞬间奔走!

“呜呼!”

他身后的亲兵叫着,也纷纷提马跟上!

有匹马一边跑一边屙了坨粑粑,它后头的马踩上、甩蹄!

啪!

热乎乎的马粪瞬间糊到王洛闻脸上!满脸就眼珠子是干净的!

“哈哈!”

“这小娘子!”

前方的斛律侯更是笑的肆意嚣张:“多谢小娘子救某之恩!”

“叮咚!惊喜指数加1、加1、加1...恭喜宿主,经验值达到28,还差72经验值,宿主就可以晋升二级贫民了!另外,宿主的竞争者只剩九百六十人了!胜利曙光永远照耀宿主!加油哦!”

惊喜指数?!

惊喜你妈个...王洛闻腹中脏话连篇,一边擦掉满脸马粪,一边将“斛律猴儿”上至祖宗、下至儿孙、广至他带的这些兵、狭至“斛律猴儿”的菊花都诅咒了个遍!

我在逃荒路上当地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