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之法海佛缘

“娘的,大意了!”

当那股彻骨的寒意从手臂蔓延到全身的时候,一贯以“文明”自居的裴文德也忍不住爆了句“古代版”的粗口。

裴文德做梦也没想到,这只该死的伥鬼居然能用这种方式“冷冻”自己。

身体差一点的普通人被当头泼一盆冷水,都会感冒好几天。

更不用说像自己现在这样,直接被阴气侵入血液、导致体温急速下降的突变。

嘭!

感觉自己牙齿根都在冒寒气的裴文德强忍着寒意,再次一记头槌狠狠的撞向了伥鬼,意图让对方松开咬住自己的牙口。

“恶鬼!松口!”

一记又一记的头槌接连不断的砸着伥鬼的面门,却始终没办法让对方松口。

反观裴文德自己,却因那逐渐深入骨髓的阴气而失去气力,头槌的力度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小。

不过片刻的功夫,裴文德就再也没办法继续擒拿伥鬼,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从自己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好在伥鬼也不是毫无损伤,强行用自身阴气浇灭热血的做法,同样让它受到了阳气的反噬。

毕竟在通常情况下,伥鬼只负责欺骗或者擒住行人,真正有资格享用心口热血的是它幕后的那位邪祟。

“后生,看来咱们俩胜负已分了。”

在确定裴文德失去抵抗能力之后,伥鬼终于松开了自己的牙口,那张青灰色的鬼脸上随即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只是它显然也不怎么好受,裴文德的血气之盛远远超出了它的想象。

如果再继续要下去的话,伥鬼不确定到时候死的到底是裴文德还是自己。

所以,尽管还不确定裴文德是否真的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伥鬼也不得不松嘴放开了他。

“……”

没有正面回应伥鬼,就算情况到了万分危急的地步,裴文德也始终没有放弃继续自救的打算,脑子仍然在飞速的运转着。

【早知道就算是老和尚不愿意,也得死皮赖脸召他学点降魔手段了!】

不说裴文德此刻心中的懊恼与不甘,眼看对方陷入如此绝境、却始终没有露出丝毫胆怯的意味,伥鬼不由得暗自咒骂了一声。

【这家伙不傻呀?怎么偏偏胆子就这么大呢?】

作为助纣为孽的伥鬼,它幕后的那位邪祟需要的是“血食”,可它需要的却只有人心的恐惧。

尽管与正儿八经的“血食”相比,人类死前的恐惧甚至连食物的残渣都算不上,但伥鬼知道那是自己唯一能够获得的“食物”。

所以,这也是伥鬼费尽心机想要吓唬那些被自己欺骗的行人的原因。

奈何,它这次碰上了裴文德这个异类。

除了最初的惊慌之外,伥鬼根本就没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多少恐惧的情绪。

“傻大胆,希望等你见到‘它’之后还能有现在的胆色。”

连一声“后生”都不想再叫了,伥鬼环顾了一圈四周,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条偏僻小路上发生的事情后,伸手就打算直接拖走裴文德。

然而就在伥鬼伸手抓向裴文德胸口的衣领时,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汹!

一道耀眼的金光毫无预兆的从裴文德的心口射出,然后笔直的照在了猝不及防的伥鬼身上。

“啊!!!”

被这道突如其来的金光一照,伥鬼顿时发出了比之前还要惨烈百倍的哀嚎声,就仿佛被泼了一身硫酸一样。

身体的阴气被迅速驱散,身体表面开始浮现出一道道狰狞而恐怖的伤口……

须臾之间,原本狰狞、阴森的伥鬼就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尸块,而它的脑袋更是直接从脖子上掉到了地上。

如此短暂而恐怖的一幕,一下子把裴文德也给吓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裴文德的确没有真的失去反抗能力,刚刚的“虚弱”也只是装给伥鬼看的。

但他敢对天发誓,自己只是想着找个机会偷袭伥鬼而已,还没有付出任何的实际行动。

刚刚那道“射杀”伥鬼的金光,绝对不是自己干的。

毕竟如果自己有这本事的话,哪还用得着这么辛苦的和伥鬼缠斗,还差点把自己的命都给搭上去了。

最关键的是,在自己的心口冒出那的金光后,裴文德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体正在迅速恢复。

嗵!嗵!嗵!

被阴气侵蚀的心脉重新跳动,骤降的体温也上升到了正常的温度……

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裴文德就完全恢复到了被阴气侵蚀之前的状态。

除了手臂上那清晰可见的咬痕之外,单从裴文德现在的脸色来看,根本就看不出他刚刚差点被“冻死”的痕迹。

“难道是老和尚出手了?”

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只见裴文德一边捂着自己的心口发愣,一边不由自主的瞥向了变成尸块的伥鬼。

鬼使神差的,裴文德走向了那堆血肉模糊的尸块。

紧接着,裴文德只感觉自己眼前一花,一个稍显乡土的小村子就赫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是什么地方?”

这个小村子并不算大,大概也就不到十户人家。

一看就属于那种穷乡僻壤的小村庄,每年的收成都不一定能够满足自身的消耗。

一旦出现什么天灾人祸,像这样的小村子往往连一丁点抗风险能力都没有,会直接消失在这片神州大地之上。

“幻觉吗?”

微微皱了下眉头,裴文德颇为疑惑的看着这个小村子,有些不太清楚这个小村子和伥鬼到底有什么联系。

“这是伥鬼的记忆?”

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见多识广的裴文德很快就分辨出这里和现实的区别。

首先,裴文德只是这段记忆的旁观者。

除了调整视角之外,他根本没办法做出任何能够影响到这段记忆的行为。

就好比一段早就做好了预设好的游戏CG,玩家只有“观看”的权限,充其量再加上一点沉浸式的临场感。

其次,这段记忆并不是一段完整的故事,而是类似于人死前的走马灯一样,会快速的闪过自己生前某些印象深刻的记忆片段。

只不过裴文德现在看到的并不是自己人生的走马灯,而是伥鬼生前的走马灯。

裴文德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看到一只鬼怪的走马灯,他严重怀疑这和自己心口冒出的那道金光有关。

或者更确切点说,这似乎与裴文德那种特殊的感知能力有关。

—推荐票—/—月票—

青蛇之法海佛缘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