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

“恩?我干嘛了?就谢我?”楼思韵一脸不解的瞧着伍芯芯觉得她不太正常。

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另外一只手也摸了摸她自己的。

“这也没发烧啊?”伍芯芯一把拍掉了楼思韵的手,觉得她没有药医了,她还是换个话题好了。

“早饭吃什么?”

“鸡蛋没有了,白粥配咸菜!”就这?楼思韵说的早餐让伍芯芯认为她不至于混到如此地步,但是,她的脑子随即一转,鸡蛋没有了这个事情,还是因为她昨天搬来过来,煮面用掉了。她的生活被忽然砸得稀巴烂,那她是不是也把楼思韵原本的生活给搅乱了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还真的不敢想象。

“怎么这么惨?你难道没有钱吃饭了么?”伍芯芯坐在餐桌前等着楼思韵的早餐。

“那倒也不至于,只不过,我这两天有点忙,忘记买了,一会出去买点东西!”楼思韵说着就把锅子放到了桌在上,又递给了伍芯芯碗筷,让她盛粥,她则是去冰箱里面拿咸菜。

“你没工作现在都在做什么?靠什么为生活来源?”伍芯芯觉得楼思韵虽说是懒,但还不至于坐吃山空。

“骗小学生为生!”伍芯芯听完了手里面的碗差点掉桌子上,显然这个答案并不在她的预料之内。

“呵,楼思韵,你可真行,一个法学生,骗小学生的钱,你靠谱不靠谱?”伍芯芯瞪了一眼楼思韵。

“我还是很靠谱的!现在是暑假,那些小学生不愿意写暑假作业什么的,我就代代笔,这不构成诈骗罪,我也是有付出劳动的!再说了,我平日里面都是收钱代他们练号的,升级什么的,也是付出了时间的!

这是双方意思表示真实且一致,自愿达成的无名合同。不过,对方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我的风险更大,我多亏!”

楼思韵把两碟小咸菜放在了桌子上说道。

“啧啧啧,越说你还越了不起,我预感你未来的业务范围可以拓展,承接三年级以下小学生的保镖工作!”伍芯芯这明显的反话并没有换来楼思韵的醒悟,反而助她思路开拓,又为她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方向参考。

“好主意,我收藏了!明天我就找找看!”楼思韵的回答让伍芯芯眼皮子跳了跳,行了,她不跟这楼思韵这货瞎掰了,一点意义都没有。

“你有什么打算?”楼思韵坐了下来,端起了碗,喝了一口白粥问道。

“先休息一周,投投简历,找工作!”伍芯芯觉得她肯定是要找工作的,不过,最近心情沮丧,先调整一礼拜看看。

“找工作的话,你可能还是要搬回城区的,这里面试不方便!”楼思韵这个话倒是提醒了伍芯芯,这里的确是不方便。

“恩,那我顺便也开始找房子好了!”伍芯芯想了想,这顺义的确是太远了,除非她能找到在朝阳区的工作,不然的话,剩下所有的区对她来讲,那上下班的时间基本上就是恨不得来回四个小时起步了,那得多要命。

吃过饭之后,伍芯芯和楼思韵两个人去了周边的早市,买了些新鲜蔬菜鸡蛋和水果。

“你为什么每个都买那么多,你也不怕坏了?”伍芯芯不理解的看着楼思韵,买二斤不过够,非得五斤起步,不得不让她怀疑楼思韵是不是魂穿回东北的冬天,需要屯菜的思维。

“一礼拜出来一次就是极限了,我一个死宅,当然是能不能就不动!”楼思韵不管伍芯芯继续大肆采购。

“快递,快递,外卖,外卖,你不会叫?可以满足你一切日常需要!”伍芯芯白了一眼楼思韵,越来越搞不懂她这个死党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了。

“快递只能买不急用的东西的,急用的还得要屯好,外卖太贵!”楼思韵单单一句外卖太贵,就让伍芯芯瞬间领悟到了,生活不易,她不太知道楼思韵的经济情况,但是看起来似乎并不乐观。不然怎么会搬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住。

“那你房租多少钱?”伍芯芯觉得那么大的房子还有小院子,每个三五千可能下不下来的。

“年租一万二!”

“什么,年租?一万二?”楼思韵的回答让伍芯芯惊掉了下巴,她都不信在北京还能有这个租金。听到这个价格,她真觉得这些年她缴得那些房租要赔死了,早知道她也租这边这么便宜,大不了买个车,开车上下班。

只是伍芯芯也没震惊多久,便和楼思韵两个人拎着各种大包小包的蔬菜鸡蛋和水果回了家。

由于两个人拎得东西太多了,回去就都躺下了。

双双窝在沙发上犯懒。

“中午吃什么?”伍芯芯问了一句,又瞥了一下时间,直接就坐了起来,她以前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快。但是,今天她却忽然发现时间的流淌当真是不由人的。

她不过就是逛了一圈菜市场回来就中午十二点了?

这要是上班呢?她这会肯定是整理完了晨报会议记录,安排好老板的行程,开始核对各种报表了。

果然是上班会更有效率一些,人一旦松懈下来就回不去了。

“喏,刚刚不是买了一张饼,你是不介意,就吃那个,介意的话,你就自己看着做吧!我要去忽悠小学生了!”

楼思韵说完就拿起刚刚买的半张饼,上楼去也,当然她还是留了半张饼给伍芯芯的。

伍芯芯眯着眼的瞧着楼思韵的背影,这是什么宅女?不说把自己的身体往死里毁也差不多了,就不能有个健康的生活态度?

可是,转念一想,她也是没什么资格评价楼思韵的生活态度的,她也没有比那货强多少。

如果没有失业,今天是周五,她十之八九会跟宫思凯那个渣男在约会,基本上就是个过场,吃饭看电影,他送她回家。

原来出轨早有缘由,只是她没发现而已。现在想想也确实,谈恋爱谈得太久了,彼此之间早就没有了当初热恋的你侬我侬。

继续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不破坏那种熟悉的生活习惯,还是因为早晚都要结婚,换人麻烦的想法在作祟,谁也说不清楚。

金牌律师的荆棘花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