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上美强惨那些年

“人类的修行方式和精怪的不一样,你的问题我得带你去问问国师。”

司枕这几日给黑蛟把脉,他的经脉倒是足够坚韧,平日里肯定也有在勤劳修行,但他体内储存的灵气却完全担不起他这一千多年的修行。

黑蛟亦步亦趋地跟在司枕后面。

这些天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这一番误打误撞之下,究竟遇到了什么人物。

“长公主殿下。”

路过的宫人停下来恭敬地跪下行礼。

司枕勾了勾手指,一股柔和的风将人托了起来。

这是司枕第一次带黑蛟出殿门,路过的宫人们都好奇地打量着跟在长公主身后的那个俊美少年。

察觉到陌生人的视线,黑蛟常年以来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

若他现在是本体的话,估计他又将自己盘了起来。

司枕回头看他,“你有在听吗?”

他往前跨了几步,几乎要贴上司枕,他虽然修行了一千多年,但在寿命漫长的妖兽中不过是幼崽而已。

黑蛟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殿下,我害怕……”

“害怕?”

司枕垂眸瞅了瞅自家捡的小蛟龙。

她思忖片刻,这么胆小可不行,她还指望着以后把他养得骠肥体壮的好让她骑出去威风呢。

她一甩袖子,揽过自家小蛟龙的肩膀,把人带近一点,“怕什么,你现在背后的靠山是我,谁敢欺负你那就是打我的脸,他们不敢。”

黑蛟悄悄拉紧了司枕的衣袖,直把她华贵的衣袍攥得皱皱巴巴的。

司枕瞧他那紧张样,没再说他什么。

毕竟要是换作是她,再没有人教授的情况下,别说挨到千年化形,就算是百年都够呛,恐怕没多久就被食物链上的天敌给解决掉了。

他警惕紧张一些总是没错的。

她揽着人,另一只手要摸他的角包就得微微侧身。

少年在她侧身时,嗅到了浅淡的花香。

花香微薄,甚至透着些许的苦涩,但一点也不令人反感,只觉得好闻。

额角一痛。

黑蛟痛呼出声。

他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向司枕,漂亮的眼尾染上点红色,“疼……”

司枕摁角包的手指僵住,她前两天碰他的时候,他还没喊疼呢。

天地良心,她可不是故意惹哭他的。

跟在二人身后的宫人偷偷摸摸看了那个新收的小精怪好几眼。

那眼尾泛红撒娇的样子,谁顶得住啊。

难怪那些世家子们都喜欢买些会化形的精怪回府,虽说他们干的那档子事忒见不得人了些,不过这样的相貌下,那些放浪的世家子们能控制住自己才怪了。

不过,殿下这收的灵宠是个黑蛟啊……

黑蛟……灾祸的象征,这要是让陛下知道的,恐怕会遭到反对。

宫人瞥了眼因为黑蛟撒娇有些不知所措的殿下,不过咱们殿下想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的。

司枕没想到她那一摁会直接让黑蛟痛哭,她默默收回手指,装作不在意地说:“古籍记载蛟龙化形之时就当有角,你现在角包开始痛了,估计是角要长出来了。”

黑蛟打量着司枕的表情,想了一会儿,侧过头用脸蹭了蹭司枕搭在他肩上的手,“殿下,你生气了吗?”

“……”也是没想到当初那个用竖瞳瞪着她的黑蛇,居然脾气这么软,看来把他变成凶神恶煞坐骑的道路任重而道远,“没有……”

黑蛟应了一声,“那就好。”

他轻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角包,想起那日在京城长街上那些富家子弟的话。

他对司枕说道:“当初化形的时候灵气不够用了,所以我才放弃了龙角,等角长出来之后不会留下疤痕的,也不会流脓。”

司枕笑了笑,“我知道。”

也是,殿下是这人界王朝的长公主,师承国师,是修行的奇才。

这些最基础的知识,殿下肯定是知道的。

黑蛟安下心来,牵着司枕的衣袖往国师的住处走去。

司枕拉着人走到一处偏远的院子,她用力拍了拍门环,“国师,开门。”

一干人在门外等了半晌也没人过来开门。

宫人踮脚瞅了瞅,“殿下您又惹国师不快了?”

司枕仔细回忆了一番后摇头,“没有啊。”

“算了,”司枕撩开裙摆,“翻进去吧。”

黑蛟有些茫然,“翻?”

他们不是可以使用法术吗?

宫人微笑着解释,公主认定了这条黑蛟做灵宠的话,那他们自然也不能得罪,“早些年陛下和殿下起了争执,在国师的住处打了起来,毁掉了一半的建筑,自那以后国师便下了禁制,不允许在这里使用法术。”

司枕松开黑蛟,身手利索地翻过了这道矮墙。

她站在院内,冲外面喊:“快翻进来,小蛟龙。”

常年跟随司枕的都已经习惯了,开始纷纷各显神通爬过国师院子的那道矮墙。

黑蛟也跟着翻上墙头。

司枕一袭长裙,乌发松挽,正站在院内微笑着瞧着他。

她双手张开,“快下来。”

黑蛟原本打算随意跳下去,但看见她冲自己张开了手,脚下便使了点力气,撞了她满怀。

司枕对又带坏一个好孩子感到高兴,国师以为不开门,再下个禁制就能把人拒之门外,可哪知道她居然一点儿仪态都没有,带着人直接翻墙。

司枕对黑蛟的修行很上心。

蛟龙少见,黑蛟更少见,她的灵宠可不能比别人的弱。

“国师!”

李怀老早就听见了敲门声,他故意置之不理,等了一会儿后,果不其然,那丫头直接带人翻墙进来了。

她收了个黑蛟的事,早就传出来了。

他并不看好拿黑蛟当灵宠。

自古以来认定黑蛟会带来灾祸的传闻不仅仅是传闻,那都是有历史证明的。

可他也知道司枕的性子,跟她对着干反而会激发她的胜负欲。

李怀越过司枕,目光落在她身旁站着的那个少年身上。

人形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黑发黑瞳,龙角似乎还没长出来。

他看见黑蛟拉着司枕衣袖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同时,黑蛟也察觉到了这位殿下的师傅,王朝的国师对他的不喜。

招惹上美强惨那些年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