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侧过身体,程迦蓝正欲入睡,不料,某个男人还特么不干了。

“哒-”

将水杯放在桌上,北冥瞮直接握住女人脚踝,细若无骨,好似一阵风掠过便可折断。

大力拖着,程迦蓝被忽然惊醒。

随后便察觉到身体正在被拖走,灰白色床单留下道道痕迹,看上去略微凌乱。

发丝被托到上方,有几缕更是调皮地跳到程迦蓝鼻尖上。

微微痒,叫她忍不住蹙眉。

“去洗澡。”北冥瞮淡声开口,语气寡淡。

闻言,程迦蓝忽然扬起一记媚笑,美得颠倒众生,烛光映在她的侧脸,形成一片光晕,北冥瞮微微失神。

回神之际,北冥瞮就见女人朝着他轻勾手指。

好似个专吸人精气的妖女,见他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程迦蓝笑容却更加灿烂。

双方对垒,端看谁更沉得住气。

两分钟后,北冥瞮顶着一张淡薄面孔缓缓凑前,在仅有一拳距离顿住,四目交汇,似有火花溅出。

紧锁住女人那双媚眼,北冥瞮笑得凉薄。

“不如,我找人让秦先生尝尝鲜?保证是干净货。”

话,极为放浪,可那声音却如同林籁泉韵。

与平素里程迦蓝那副冰清玉洁的形象全然不符。

清冷与妖媚无缝切换,极大反差,撩得人心痒难耐。

人前,摇曳多姿,人后,魅得像是个吸食阳气的女鬼。

尾音将将落下,程迦蓝脚踝猝然一痛,男人力道之大似是要将她的关节捏碎。

强忍着刺痛,程迦蓝神色未变,朝着北冥瞮挑眉。

意思明显:不考虑一下?

“论滋味,也就只有你能勉强入口,不要试图激怒我,明白么?”北冥瞮气息始终未变,侧脸轻蹭着女人颈间,语调平缓。

大掌扣住程迦蓝腰两侧,关节凸起,可见他用了多大力气。

话落,北冥瞮抓住程迦蓝衣襟,他很会用巧劲儿,没有叫程迦蓝不适,尽管动作看起来那般粗暴。

“只给你十分钟,否则,我不介意亲自给你洗。”

“砰!”

屈起手肘,程迦蓝猛击在北冥瞮胸口,动作带着股狠劲儿。

砰的一声,闷响连连,但北冥瞮只是不痛不痒地轻扯着唇角。

两人上半身严丝合缝,北冥瞮手臂从后方绕过来到前方,抓住程迦蓝的脖颈,随即手臂向上轻抬。

被迫仰头,程迦蓝听着耳侧男人的喘息,眼神望着前方。

下一秒,身上衣物直接被解开,程迦蓝瞪直美目,咬紧牙关心中暗骂,这个疯子!

上一世的他哪里是个疯批?怎么今生画风突变了?

还是说,他变异了?

北冥瞮:“......”

随后,程迦蓝被一股大力猛地推开,浴室门被关紧,门被从外面锁死,也就是说程迦蓝被变相控制了。

然而,最糟心的还在后面。

时间过半,程迦蓝正享受着温水带来的松懈感,但很快,四周白色遮挡物缓缓上升。

直到,玻璃墙壁露出。

好家伙,全透明状态还哪里有隐私?

见状,程迦蓝气笑,前几世的她也没见如此弱智,怎得这一世撞见秦泽励就分分钟降智?

可恶!

玻璃墙壁做过特殊处理,程迦蓝无法探视到外界情况,但北冥瞮,却能够一览无余。

典型的,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看着浴室内窈窕生姿的女人,北冥瞮强行遏制住心底的躁动。

重生前,他是这个女人的裙下臣,重生后,依旧对她欲罢不能。

当真是没出息!

猛然甩动着发丝,北冥瞮抛开多余想法。

十分钟已到,程迦蓝终是选择暂时服软,没想过这男人如此孟浪,性情大变,与前几世的他根本搭不上边,一时间倒是失算了。

“过来。”

对面,北冥瞮大刀阔斧地坐在沙发上,双腿岔开,坐姿张狂乖戾。

“有话直说,我没兴趣陪你玩禁忌游戏。”程迦蓝说道。

她坐在梳妆台前,擦拭着发丝。

“不想程家小姐与陌生男人开房的消息满天飞,就乖乖照做。”北冥瞮淡定地接过话。

自顾自地躺在床上,看着程迦蓝,说得温吞。

嗤笑一声,程迦蓝简直没了脾气。

这年头在床上维持着纯洁男女关系的人,可谓掰着手指头都能够数过来。

出奇的,程迦蓝就是不想乖乖就范。

恶趣味地弄出一条分界线,小学生行为,简直幼稚得一批。

谁见过在床上划三八线的人?

“啪!”

枪银色打火机应声开启,橙红色的火光在昏暗的套房内并不灼眼,反而多出些暧昧黏腻的气息。

“呼。”缓缓吐出烟雾,男人的侧脸依旧刚毅,棱角分明。

程迦蓝定睛看了许久,见他不动作,心中放下疑虑。

“再看,我不介意直接办了你。”

闻声,程迦蓝抽搐着唇角,真成!

“秦先生,咱别又当又立行么?”程迦蓝嗤笑,将她拐到这里,现在又威胁她?

生产队的驴都不敢如此张狂!

从未涉及过网络用语世界的北冥瞮,顿时无言,常年出任务处境危险,哪里有时间娱乐?

不明白又当又立是何含义,但根据程迦蓝的态度,也不难猜出,这可不是好话。

就这么喜欢点炮?

胆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出彩。

直接将烟火掐断,呼出云雾,北冥瞮侧头看向程迦蓝,宛若鹰隼的眸子压迫感极强。

“不想让我搞你,就老实些。”北冥瞮淡淡别过眼神,轻声开口。

深吸一口气,程迦蓝觉得自己简直是找气受。

性情大变,这明显就是看她百般不顺眼啊!那她还说什么?老实睡觉吧!

彻夜未眠,北冥瞮看着熟睡的程迦蓝,眼神复杂,她,没有任何变化,同上一世那般,浑身皆是厉刺,刺得他生疼。

这一夜,程迦蓝睡得还算是香甜。

睡梦中,她梦到自己被一股大力控制住,窒息,沉闷包裹住她,叫她根本无法逃离。

日光照进,男人孔武有力的身躯正悬在女人上方。

看着程迦蓝的侧脸,北冥瞮视线缓缓下移,瞧着那被他滋润过的红唇,眼风深沉。

眸中强烈的占有欲顿时喷薄而出,呼吸急促,眼角的赤红极为骇人。

目光直白地掠过身下胴体,北冥瞮抽身离开。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