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回忆着方才的叫喊声,北冥瞮眸色一厉,程、迦、蓝!

她或许也在?

这一刻,情仇带来的暴怒与狂戾在北冥瞮心底彻底迸裂。

他要见程迦蓝,然后要狠狠折断她那根所谓的傲骨,让所有人眼睁睁看着她被自己占、有!

程迦蓝,这一次你逃不掉了!

包房内,被称作黄少的男人正对着女侍从上下其手。

房门大敞,程迦蓝坐在休息厅微愣,前三世的记忆如潮水般袭来,侵蚀着大脑,那道巨响过后,随后身体好似被生生劈开。

再然后,程迦蓝睁眼便出现在这里。

声音余威尚在,震得她右耳剧痛,耳鸣中参杂着强烈的痛感,她已经无法站起。

半晌。

“嘭嘭!”

一阵砸门声入耳,程迦蓝立刻惊觉。

只是如今她右耳失聪,动作速度自然不及以往,门外的人依旧在叫嚣,口中狂喊,显然是磕了药。

休息厅内,能够防身的工具太少,只有一个灭火器。

灭火器不可挤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若是此时手中有刀,她不至于如此被动!

该死!

这要怎么办!

门被打开的瞬间,程迦蓝按下把手,呲得一声,气体飞溅而出,呛人刺鼻。

“咳咳咳!”

“给老子追啊!”

程迦蓝朝着后厨狂奔,她需要刀!不拘着样式,菜刀也可以!

就在这时,拐角处闪出一抹身影,朗拔刚硬,忙着奔跑的程迦蓝并未注意,两人相撞。

身体被重重弹开,男人的胸膛好似铜墙铁壁,冷硬至极。

跌倒的前夕,程迦蓝下意识出手护住腰后,她身后可扶梯,跌下去不死也残了!

不料,面对男人直接揽她入怀。

动作强势粗暴,额头磕在对方下颚处,程迦蓝只觉得味道竟如此熟悉。

“哥们儿,识相点把人交出来,黄少点名要的人你可别作死!”

“咻--”疾风掠过,声音利落。

“砰!”

北冥瞮将程迦蓝扣在臂弯处,手臂粗壮遮挡住程迦蓝的视线。

手中菜刀径直被掷了出去,深嵌进对面的墙壁,见此,张狂的小跟班们尽数闭嘴,难掩惊恐。

就差一寸,那把菜刀便可刺穿他的喉咙!

“别动。”北冥瞮语气寡淡,听不出情绪,闻声,程迦蓝心中一惊,秦泽励,怎么会是他!

“再动,我就剁了你的手。”北冥瞮无视对面的所有人,态度刚戾桀骜,他附在女人左耳耳根轻声开口,放肆地挑起舌尖儿。

动作浪荡至极。

踩着程迦蓝的尊严而过,邪派暴徒的面孔露出,叫人骨寒毛竖。

侧脸隔着空气,只有半个指尖的距离,程迦蓝被他扣在怀中,两人上半身微微贴合。

气氛旖旎暧昧。

男声醇厚如酒,偏生凉薄至极,程迦蓝心尖微寒,只觉得头皮发麻。

她很听话,乖乖窝在北冥瞮怀中,见状,北冥瞮眼底划过满意之色,这才乖。

“兄弟,这人可是黄少钦点的,你......你可别乱来!”

“带路。”北冥瞮轻扯着唇角,眼神却始终不离怀中女人,黝黑的瞳仁泛着莹光,灯光掠过,亮得惊人。

见他如此不识趣儿,众人暴怒,但碍于此人手段残暴,只好暂且作罢。

男人手臂穿过程迦蓝的腿弯,公主抱,引来不少视线。

“不要将脸露出来,挡住。”北冥瞮淡声命令。

闻言,程迦蓝照做,根据记忆,此时的他们并非是雇佣关系,秦泽励的态度她摸不透,不敢贸然动作。

上一世,两人生生分离,纵使程迦蓝有心谋划,可真相依旧离她甚远,最后,还让秦泽励饱受折磨。

这一世,她不会再冒险为之,她更不能再拖秦泽励下水。

做对陌生人,最好。

这段时日,秦泽励正欲追求她,上一世此时她已然心动,但一次争吵情急下她口不择言,两人头一遭有了隔阂。

所以,程迦蓝见秦泽励那副淡薄样子,并不意外。

毕竟,这男人本就是头狼。

“叩叩。”

抬脚踢开房门,包房内瞬间安静,所有人盯着一副来踢馆样子的北冥瞮,神色不善。

“呦,来送人的啊。”那位黄少语气乖张,一看便不是个好惹的主儿。

右脚一勾,噪音被隔绝在门外。

北冥瞮褪下西装罩在程迦蓝头顶,意思明显:不许她暴露。

转身,对上那黄少的眼,北冥瞮给口中香烟上了火,不等对方开口发难,直接将局掀了。

“草!还看?给本少干死他!”

“啪!”玻璃花瓶应声碎裂,花瓶被北冥瞮徒手握碎,碎片溅落满地,男人指尖快速捏住其中一片。

程迦蓝端坐在角落中,颅顶上方铁黑色的西装质感绝佳,丝绒材质很衬她,像是来自异域的女妖精。

姱容修态,风情入骨。

似要迷了所有人的那双眸子,仿佛,她站在那里,众生皆要朝拜在她的圣洁里。

世间独一份儿,无可替代。

“唔......咳!”手臂快速划动,携着疾风,气势惊人。

血,溅在北冥瞮的下颚,分外灼眼,那人捂住脖颈血液不时涌出。

接下来,一个又一个,北冥瞮弹出指尖碎片,射进那黄少的左眼,顺便快步上前生生踩断了他的手腕。

“咔--”关节间的摩擦声刺激着耳膜,血腥味令人作呕。

满地狼藉,酒水混合着血渍空气中泛着腥甜与萎靡的气味,熏得人头昏脑涨。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啪!”浸满酒液的毛巾抽打在对方脸上,留下道道红痕,声音脆响。

烟,已快要燃尽,北冥瞮拨通电话。

“赫尔顿酒吧,有人聚众卖淫嗑药,让署局来吧。”

话落,北冥瞮轻蹙眉头,那位黄少想要去抓程迦蓝的足尖,但动作迟缓,只碰到一片空气。

下一秒,所有人就见北冥瞮硬生生挑断了他的手筋。

左手,加上手臂彻底废掉。

“过来。”北冥瞮语气阴狠到极点,湿纸巾拭过指尖,血渍尽数消失。

眼神狠狠盯着程迦蓝,北冥瞮难掩眸中欲色,每每见她,那种渴望就要破土而出。

程迦蓝,这辈子,你的命和身体只能是我的!

“呼。”缓缓呼出烟圈,两人距离拉近。

程迦蓝的下巴被男人勾起,下一秒,烟头被强行塞进她口中。

滋味难耐,程迦蓝作势就要吐出去,不料,北冥瞮先她一步开口:

“敢吐,下次喂你的就不是烟头了。”

男人的指尖顺着口齿缝隙钻入,轻蹭着烟头,带着极强的暗示性,程迦蓝暗惊。

秦泽励,何时变成这幅模样了?

如此孟浪的动作,程迦蓝从未遇到过,如今会淡定才怪了!

“松、手!”向来冷静的她终于动了怒,声音中难掩羞愤。

“求我。”

惊诧地抬眸,程迦蓝眸中的诧异不加掩饰,她怀疑眼前之人究竟还是不是他。

烟火即将灭掉的瞬间,北冥瞮将它抽出。

随意一丢,落进不远处的酒杯,呲的一声,煋火被灭掉。

将程迦蓝头顶的外套掀起,瞧着那双眼睛,北冥瞮嗤笑,手指情不自禁附了上去,距离程迦蓝的眼梢,几乎没有距离。

上辈子,就是这双眼将他伤得彻底。

好想......挖了它。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