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在京城风生水起

这番话,让皇上与皇后的眼神皆是一变。

宋思凝却是轻笑一声,不慌不忙的转身直视萧木霖,一字一顿,铿锵有力道,

“七皇子说臣女谎话连篇,那么试问,从始至终臣女究竟骗了七皇子什么?七皇子可否真的是从臣女的嘴里听到的?”

“你!”萧木霖凤眸微睁,从前的记忆,忽然在这一刻尽数席上脑海。

宋思凝说的似乎是没错的。

他从未真的亲耳听到宋思凝的谎言,一切关于她的事都是从思韵口中得知,他自然全身心信任,不过宋思韵心地最是善良,又怎可能会冤枉宋思凝这般无理取闹,惯用肮脏技巧之人。

想到这里,萧木霖的眼神也不由再次变得坚定,他刚要说话,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忽然呼吸急促,毫无预兆的摔倒在地!

“皇上!”皇后率先反应过来,双手一伸就想拉住皇上,但是皇上一个大男子的体重,又岂是女子能够拉得住的。

皇后被牵连着倒在地上,萧木霖懵了片刻,宋思韵捏了捏他的指尖,萧木霖瞬间反应过来。

他大步向前将倒在地上的皇上扶上龙椅,凤眸盛满着急,对着底下的大臣嘶吼出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叫太医啊!”

众多大臣迅速反应过来,不过这并不是他们的职责,只有站在一边的宫女与太监连连对视一眼,急忙迈出了朝堂。

皇上急促的呼吸着,脸上赫然青紫一片,因为喘不上气而痛苦的发出悲鸣声,让朝堂之上的大臣不由心肝微颤。

若是皇上出了事,只怕这偌大的江山必定是保不住了!

“今日我父皇若是有事,我必定要让你血债血偿!”萧木霖捏紧拳头,赤红的凤眸布满杀意。

宋思凝却是不慌不忙淡然的走到了皇上身边,就在伸出手之际,一双柔弱无骨的手抓住了她。

宋思凝抬眸定睛,只见宋思韵泫然若泣的盯着她,眼底满是控诉之意。

“姐姐,你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原因将皇上气倒?你这是将我们整个宋家都陷于不利之地啊!”

宋思韵的控诉让众多大臣纷纷附和,对宋思凝的怨念此时已然达到顶点,愿毒的议论声钻入宋思凝耳海,让她不由冷笑。

“宋思韵,我看你不是脑子不好用,你简直就是有病。”

这番话一出,不仅是宋思韵就连,本来还满眼杀意的萧木霖也不由得愣怔片刻。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宋思韵迅速反应过来,委屈的泪水顷刻间便垂落在地。

“我不仅要说你,我还想现在就将你扯出朝堂,狠狠的打一顿!你可知道你刚才这番话不仅是在定我的罪,更是让整个宋家都会蒙上祸害皇上的恶毒言论!

你以为你说这番话就能让我去死,然后成全你与萧木霖,但是你可否有想过,到时候全天下的百姓都会认为是宋家之女害了皇上,你以为你能逃得过去?

但凡你能用对付萧木霖的那些心思,用在平日的学习与琴棋书画之上,都不至于会如此蠢笨!”

愤怒的低吼声,让原本还译满恶毒之语的朝堂煞时间静止。

宋思韵没想到在这时宋思凝居然还能将局势反转,她想要辩驳些什么,但是宋思凝所言之理,却让她无法说出一句反驳之言。

宋思凝靠近宋思韵,忆满冷意的眼神,让宋思韵身子不由一抖,只觉眼前的人,并非是一个软弱的女子,而是一条一席之间就能将人缠绕而死的蛇!

她有些慌张的垂下眸子,心里却在疯狂地叫嚣着怨恨之意。

宋思凝可不在意宋思韵的小算盘,只是压低了声音,附身在宋思韵耳边,道,“你若是聪明点,就应当知道,在这朝堂之上,你我都是宋家之女,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别想着独自苟且。”

宋思韵紧咬唇瓣,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甚至无法理解从前那个软软弱弱,蠢笨无比的宋思凝,今日怎么会变得如此睿智?!

解决完了宋思韵,宋思凝这才回眸面对萧木霖,声音清冷,眼神坚定道,“七皇子,我知道皇上这是什么症状,让我试一试吧。”

“不可!”萧木霖还未说话,下面的大臣便一个一个站出来反对。

“今日皇上病倒,就是这女子害的,若是让她来诊治皇上,只怕她不是要救皇上,而是要毒害皇上啊!”

“万万不可啊!早前臣等早已听说这宋家嫡女恶毒无比,若是让这宋家嫡女来医治皇上,只怕皇上还未得到医治,便已经被这恶毒之女给害死了!”

皇上倒下,又只有萧木霖一人站在朝堂之上,所有人的主心骨自然就是萧木霖,皇后已然慌乱无神,在一边流着泪水不停喊着皇上,但皇上的呼吸终究是微弱了下去。

不顾在场大臣的恶毒言语,宋思凝走到皇上身边蹲下身子,淡然的视线直视萧木霖,没有一丝闪躲之意。

“七皇子,我知道你对我有颇多成见,但是我不会用整个宋家来开玩笑,你看清楚,如今皇上的脸色已然憋得青紫,只怕撑不到,他一过来皇上就会直接殒命,这是整个江山的悲哀,而并非我宋家的灾祸。”

宋思凝的话一出,原本还溢满恶毒之语的朝堂顷刻间安静下来。

萧木霖咬紧牙根,垂头看向已然出气多进气少的皇上,自然明白宋思凝的话所言有理。

他咬紧牙根,锐利的视线,紧紧地锁在宋思凝身上,道,“你最好祈祷,今日我父皇真的能够平安无事,否则就算是将你宋家诸灭九族,都无法脱罪!”

宋思凝说没有说话。

一边的宋思韵却是有些沉不住气。

她拉紧萧木霖的袖子,只觉得宋思凝今日格外不同,让她觉得无比害怕。

有什么东西似乎在朝着不一样的轨迹发展。

“七皇子,姐姐只是一介女流,怎可能治得了……”

她刚要开口诋毁宋思凝,却见萧木霖摇了摇头,“我们别无选择,父皇根本撑不到太医过来。”

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宋思韵脸色泛白,垂下恶毒的眸子。

退婚后,我在京城风生水起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