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她神了

云芜就是感觉到震惊他妈给震惊开门,震惊到家了。

不是吧,不是吧,这么扯?

怎么全世界就我一个人没兽化?

何老他们也不知道啊,这不是还没研究吗?

华清研究院为了唤醒当年因为重伤昏迷的植物人老祖宗整整奋斗了近千年,好不容易才完成主题,唤醒了老祖宗,还没来得及研究老祖宗为什么没兽化呢。

当年老祖宗身受重伤,全国乃至全球动用所有手段才堪堪救回老祖宗的性命。

老祖宗活着,人类才有希望。

但是灾后的物质条件太差了,医疗手段也没办法做到无菌手术。

何老摸了摸鼻子,有点心虚,其实按照21世纪的科技水平,老祖宗其实是可以救回且毫发不伤的,可那不是,已经没那个条件了嘛。

千年来,人类命运共同体积极发现科技,经济就是为了创造更多的条件唤醒老祖宗。

华清研究院团队做到了,这将会是载入史册的大事。

淡定如何老也不由很激动。

只要老祖宗醒了,研究深入,那么解决兽化总会有办法的。

就算不能解决兽化,那么老祖宗的苏醒就已经能够让全球振奋了啊。

这是何等的大事啊?

云芜也不知道信不信,她所有的关注点都在脑海了不停的播报,我的天哪,我的天哪。

我踏马竟然不止26岁,我竟然1026岁了,天哪,我这下子是真的嫁不出去了。

云芜晕倒了,若之何老还有其他科研人员吓坏了,可别再昏迷,看不容易才苏醒的。

何老抖着手认真检查了一下,确认老祖宗只是情绪激动导致的晕倒,并非昏迷,众人才松了口气。

有人劝何老和其他教授先去休息一下,等老祖宗醒了再来探望也不迟。

众学生也纷纷点头,何老最终点头同意,年纪大了确实有点吃不消了。

又点名若之亲自照顾,这才带着众人离开。

被点名的若之:我怎么这么倒霉,呜呜呜。

老祖宗虽然值得尊敬,可是我有点害怕啊。

时间过去两个小时,左右,期间若之是坐立不安,非常害怕老祖宗醒来后会发生的各种问题。

此时,云芜悠悠转醒。

妈耶,做了个好可怕的梦,梦到我居然一千多岁了。

等等,云芜哭丧着脸看着盯着自己的若之,心里一万匹马正在奔腾而过。

原来不是梦啊。

看到云芜醒了,若之小心翼翼的问:“您还好吗?需要不需要吃点东西?您都……一千多年没吃过东西了,饿坏了吧?”

不说还好,一说肚子就在唱空城计了。

若之不知道按了哪里,很快就有机器人推着一个送餐桌上来了。

若之让机器人下去,自己亲自打开桌子上摆放整齐的饭菜。

嗯,姑且称之为饭菜吧。

云芜像被谁捏住了喉咙,语言不清楚的惊恐道:“这是啥?黑暗料理吗?”

眼前出现的不是云芜熟悉的几菜一汤白米饭,而是,五颜六色各种形状的长条状的果冻?

而且这样果冻还有些能看的出原材料,比如云芜不吃的包菜,切成了细细碎碎的样子,混合着不知名的果冻状的液体里面,用透明的容器承载着。

再比如一些应该是肉类的,云芜仔细一看,妈耶,里面还看的出是鸡肉,或者猪肉,或者是牛肉的肉碎。

若之还很兴奋的说:“老祖宗,这是著名的黑天鹅酒家的餐点,据历史书记载,老祖宗您是广府人,应该很符合你的口味才是,我们可是用战斗机亲自接送的餐点,保证新鲜。”

若之还想说,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五星级黑天鹅酒家的出品呢,不知道是不是比我楼下便利店好吃多少倍。

那便利店的营养液口味真难吃,蔬菜和肉类居然是不分开的,混合在一起,味道简直……

呕……

有点上头。

若之有次起晚了,上课快迟到,赶不及去华清食堂打包就去了楼下的便利店,想着怎么都比食堂要美味的,谁知道……

若之想起那个味道,突然就有点反胃了。

见若之突然面露难色,云芜想,还好,总算不是个变态。

你们怎么能给我吃这种东西呢?

若之缓过来后就是看到老祖宗这副控诉的样子,小心脏不由的一缩,怎,怎么了?

您不是应该很喜欢广府酒家的味道才是?

云芜尽量挤出了一丝和蔼可亲的笑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这是什么?”

若之摸着小心心解释道:“营养液啊,出自广府酒家呢,五星级呢,看起来就是和食堂的不一样,食堂的营养液一点都不好喝,我都喝腻了……”

云芜惊恐道:“什么营养液,我不能吃饭菜的吗?是我不配吗?我已经病入膏肓到需要吃流食了吗?不对啊,就算不能吃也应该是打点滴注入营养液才是,为什么叫我喝?”

“可是,我们一直都是喝营养液的啊,一天三餐,一顿不喝饿得慌,老祖宗,广府酒家您不喜欢,我让教授他们叫外卖,您看看您是不是喜欢辛辣口味的?广府人好像也有吃辣的?历史书果然不能信,忒骗人了。”若之气愤的说。

云芜:我确实不吃辣,可是我不吃什么营养液的啊!!!

云芜带着商量的口吻道:“我能不能,就是能不能吃饭菜?比如红烧肉?比如可乐鸡翅,好吧,可能有点过分了,那我吃个泡面总行了吧?总之我不想吃营养液。”

若之眨巴眨巴眼睛,葡萄般大的眼睛里带着一些不解,仿佛没听懂自家老祖宗在说些什么。

红烧肉?

可乐鸡翅?

泡面???

若之突然举着自己的手腕,上面挂着一个类似手表的东西,冲着那个东西吼:“教授,你们快进来,我听不懂老祖宗说什么,我怀疑我自己上了个假大学,我居然连解读老祖宗的话都解读不了了,亏我还被称为天才研究生,选择了唤醒老祖宗专业,是我错了……”

若之哭唧唧的还在申诉,门外就又乌泱泱的进来一大群人。

何老翻了白眼看着自己的爱徒,怀疑她确实是有点什么大病,哭什么?

老祖宗她神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