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她神了

不得了啊,不得了啊,老祖宗她醒了。

听说了吗?老祖宗她醒了。

快快快,看我给你转的微博,老祖宗她成功被唤醒了。

老祖宗居然真的能醒了,咱们种花国科学家也太厉害了吧?今年的诺贝尔奖肯定有种花国一份!

……

云芜是被一堆人叽叽喳喳的声音给吵醒的,踏马的,有没有点公德心?

我有起床气的,造不造?!!

云芜在家很受父母宠爱,哪怕是唯二两个孩子的弟弟也是不如她半分的。

于是,云芜是有点小性子的。

这不,被吵醒了,云芜气坏了,她摸了摸头枕着的东西,啊勒,怎么形状有点怪怪的?

是我昨晚流口水把枕头给弄湿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云芜把摸到的枕头用力一甩,气哼哼的吼:“云帆你混蛋,敢吵你姐姐睡觉,活腻了是吧?”

被砸的人,嘶了一声,然后被旁边的人又用力拍了一下头:“跟你说了,不要那么大声,把老祖宗给惹生气了吧?”

云芜好看的眉头皱了皱,不对啊,这声音也不是我家那个只会玩王者啥也不会的废物点心云帆啊。

等等,老妈怎么让人随便进了我的房间?还不止一个?

天哪,难道26岁没结婚已经让老妈到了忍无可忍,在我还在睡觉的时候都安排了相亲的地步?

云芜猛的一睁眼,被眼前乌泱泱的一群人吓破了胆。

啊——

一阵尖锐的女声响彻云霄,惊飞了好几只机器鸟。

来相亲的人怎么个个都穿了白大褂,天哪,我居然是在医院?

难不成我得了什么大病?

云芜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羞红了脸的年轻男子正要想给自己检查。

想也不想,云芜推开男子,惊讶于那男子身后还站了不少穿了白大褂的男男女女。

而自己也不是在家里的闺房。

云芜瞄了瞄周边,这,踏马的是不是在医院啊?

欲哭无泪,云芜一下子就哭了,我年纪轻轻,男朋友都没一个,怎么好好的就得了这么大的病?

都需要几十个医生一起看诊了?!!

被推开的男子正被他的长官,教授好一阵批评,中心思想就是他把老祖宗给吓到了。

听到云芜的这一阵尖叫,科学家们好一阵沉默,老祖宗她……

难不成还是个女高音?

若之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是科学院里面最年轻的研究生,她教授示意她上前安慰安慰受惊的老祖宗。

若之敢怒不敢言,明明看起来是老祖宗把大家给吓到了,为什么我还得去安慰老祖宗?

“老祖宗,您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若之吐槽归吐槽,对于科学院研究了几百年才成功唤醒的老祖宗还是很尊敬的,语气略带了点小女生特有的温柔。

老祖宗?!!

祖宗?!!

祖?!!

什么玩意?

云芜今年年芳26,在种花国是个挺尴尬的年龄,说年轻吧,身边的小姐妹们生娃的生娃,嫁人的嫁人;说年纪大吧,偏偏又还没30。

整天被催婚的云芜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天哪,没有男朋友滋润的我都老的要被叫祖宗了吗?

认真的吗?

呜呜呜……

云家老祖宗们,云芜给你们丢脸了。

云芜身边的人都知道云芜就是个神经质加人来疯,偏偏又喜欢胡思乱想。

有段时间还发神经的跟自己闺蜜贾安安说要去写小说,以自己出色的想象力,一定可以大红大紫的。

个鬼。

贾安安吃土支持了自家小闺蜜三个月,发现她,踏马的连签约都签不了,白费了三个月的伙食费。

自此,贾安安和云芜绝交了整整一天。

若之见云芜好像已经神游天际了,忍不住又重复了几声:“老祖宗?老祖宗?您怎么了?”

云芜一个激灵,啊,这,老祖宗真是喊我吗?

可是虽然我辈分大,一向都是被叫姐姐,姑姑,小姨的,可是从来没有人叫我老祖宗啊?

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

还有,我这是在哪里?

我是被拐卖了吗?

你们,难不成,啊,不是吧,不是吧。

难道是人口贩子?

贾安安没在现场,所以所有人都get不到云芜的神经质。

见云芜已经快要哭了,周围的人慌的不行,怎么的,好端端的,老祖宗咋还哭了呢?

若之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自己以十八岁优异成绩成功留校成为优秀的研究生,一直深得教授们的信赖。

本以为安慰好祖宗是件简单事,不曾想竟把老祖宗直接惹哭了,啊,我的学期末考评。

若之再优秀也是个小姑娘,眼见老祖宗眼泪都快掉了,若之哇一声直接就哭出来了。

早知道就不跟师兄师姐们争取唤醒老祖宗这个项目了,本以为是个可以千古流芳的好工作,谁知道马上就要背上千古骂名了。

那可是人类的老祖宗啊!

越想若之就越害怕,不得了,不得了,咱们家不会被抄家灭族吧?

小姑娘吓得哭的一抽一抽的,直接把云芜的眼泪都给逼回去了。

啊勒,什么情况?

该哭的不是我才对吗?

这时一个头发发白的老爷爷亲自上前,拉起哭得不能自拔的若之,恭敬道:“老祖宗初初苏醒,是我等怠慢了,若之年纪还小,望老祖宗恕罪啊。”

何老是若之的直属教授导师,心里也敬畏老祖宗也忍不住替有才的关门弟子解释解释,还硬生生拽了短文绉绉的古语言,心里懊恼极了。

要不是若之实在是何老的心头肉,他也不敢去触老祖宗的霉头。

被一个年迈的老爷爷称老祖宗,云芜嘴角抽了抽,“话说,你们到底为什么叫我老祖宗啊?又什么叫我恕罪?我为什么在这里?你们能不能好好给我解释解释。”

就算云芜再神经质也察觉到不对了,周围的环境看起来像医院,但是云芜细心观察发现这一点都不可能是医院。

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高科技大片的拍摄现场,无论是床上,桌子上,地板上,自己身上都摆满了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机器。

眼前的人,姑且说是人吧,长得也不是自己印象中人类的样子。

总有一些不太像人的地方。

这不会是个妖怪窝吧?

老祖宗她神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