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我们两个真厉害

转身走了没几步,非梧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倒不是她不小心,她已经不经意间躲了那人好几次了,对方却每次都要故意拦在她的身前,分明就是冲着她来的。

既然他费尽心思要撞自己一把,那她干脆就遂了他的意。

不仅如此,她还故作娇弱的踉跄两步,以一种微妙的角度避开了身后的凤非池伸出来准备扶住她的手,扑通一声扑倒在地。

张三此时也不好受,这个姑娘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怎么撞起来像一堵墙一样,他急退了两步才堪堪稳住身体。

顾不得面上无光,张三脸上露出淫邪的狞笑,“哟,小姑娘,走路怎么不看路啊,撞坏了小爷你赔得起吗?”

路过的百姓闻到好戏的味道,瞬间就将几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

“这不是老是跟在赵海身边的张三嘛。”

“可不是嘛,造孽哦,又出来祸害小姑娘了。”

“这回可说不准了,你没看到那姑娘身边的白衣公子吗,肯定不会放着这姑娘不管的。”

“那公子看上去就是个文弱书生,能是张三的对手吗,这张三可是一个练气前期的武者,听说这个级别的武者一拳就可以砸断手臂粗的树干呢。”

……

围观群众三两成群议论纷纷。

非梧慢悠悠的撑着身子坐起来,看在围观群众的眼里就是这姑娘被撞得都快爬不起来了。

“我有好好看路,你呢?”非梧眼底一片森寒。

四周隐约传来了抽气声,好一个不卑不亢却又愚蠢至极的姑娘啊。

她知道她面对的是谁吗,张三!那可是城主的小舅子赵海手底下的人啊!

赵海、张三、李四,这三个人在青离城可谓是臭名昭著,所有的姑娘家,包括容貌不尽如人意的姑娘,见到他们都巴不得绕着走,谁敢主动去招惹啊。

这姑娘和他身后那位公子都是生面孔,看来不是青离城本地人,也难怪不怵张三。

听了她的话,张三非但不生气,脸上的笑意反而更甚。

这小娘皮倒是烈性子,他喜欢,老大肯定也喜欢。

就是不知道到了办正事的时候,她还能不能摆出这样一副高傲的样子。

“问你呢,你看路了吗!”非梧看穿他眼中的猥琐,厉声问道。

周围的人很多,却一个个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连非梧身后,准备看这丫头又要闹出什么花样的凤非池,都被她陡然爆发出的气势镇住了。

张三缩了缩脖子,旋即脸色一沉,“你刚才撞了我,我现在感觉胸口闷得难受,肯定是被你撞坏了,你得陪着我去看看大夫,要是撞出毛病来了,你要全权负责。”

无耻啊!人家姑娘被他撞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了,他居然敢恬着脸说自己的胸口闷。

然而事实是,张三此时的胸口确实闷闷的。

就在两人撞上来的瞬间,非梧对自己的身体施加了一个硬化术,相撞的那一刹那,她就像一块坚硬的石头,她又刻意加了速度,任谁被这么撞一下都不会好受。

可事情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连凤非池都没察觉出她身体上的变化,更别说在场的普通人了。

尽管大家都知道张三是在故意找借口,为的就是将这个姑娘带走,百姓们却都默不作声,没有谁会在此时不明智的强出头。

不远处,刚才非梧买过香囊的小摊上,摊主得意的哼笑着,丝毫没有对非梧的境遇产生同情,而是幸灾乐祸的吐出一句,“啐,活该!”

非梧双眼微眯,冷笑了一声。

由着师兄的搀扶,非梧从地上站起来,正好一脚踩在不慎掉落在地上的香囊上。

她低头认真的拍打着手心的灰尘,像是不经意的说着,“没想到你看上去挺结实,其实也就是草包一个。”

“你说什么!”张三怒目圆睁。

非梧将双手交叠在胸前,并不重复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反正看对方这个反应,他肯定是听清了的。

“既然你说你受了伤,那么好,我这里有一种疗伤宝药,你要不要?”

她淡漠的语气让张三更是火大,但是看她和她身后那个小白脸的装束不凡,极有可能是哪家的富家公子小姐,有一些价值不菲的宝药也不是没有可能。

本来他这次来拦路只是为了将这个姑娘骗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既然她自己承认身上有宝药,他完全可以用要验证宝药的药效为由将她带走。

张三暗喜,真是一个蠢女人,不懂得财不外露的道理也就罢了,还主动给自己创造了一个绝好的带走她的机会。

张三脱口问道:“什么宝药?”

“脸,你要脸不要?”非梧的面色依旧淡然,语气却充满了戏谑。

“小贱蹄子,你敢耍我!”

听出她在拐着弯骂自己,张三怒极,当即一拳朝非梧的面门砸来。

人群中胆子稍小的纷纷捂住了眼睛,这姑娘这辈子算是完了,被张三的一拳砸到脸上,不得落个毁容的下场。

等了几秒,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响起,只是这个声音……好像是张三的。

气势汹汹而来的张三被人死死钳住手腕,他的拳头距离非梧的脸还有半尺远,却已再难寸进。

张三只觉右手手腕处传来钻心的疼痛,不等他采取什么补救措施,一声“咔”的轻响,右手手掌软软的垂下,显然已经脱臼了。

这还不算完,他正想破口大骂,那个白衣公子却云淡风轻的举着他的手腕往远处一送,他的身体像一个破布口袋一般被甩了出去,右手手肘因此而诡异的粗壮了一圈,以手肘为结点的两节手骨竟是生生错了位。

张三白眼一翻,活活痛得昏死过去。

在场之人无不脊背发寒,白衣公子一副书生模样,没想到实力竟会如此强悍,一个练气前期的武者就这么任其蹂躏,毫无还手之力。

再看非梧,哪还有刚才那副高傲轻慢的模样,像是大变活人一般,一脸崇拜谄媚,满眼放光的看着凤非池,“师兄真是太厉害了!”

众人一阵无语,姑娘,你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吧,刚才你骂张三不要脸时的魄力去哪儿了!

对自己吹捧师兄的行为,非梧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既然身边有这么个威武霸气的守护神,她总得让他发挥一下作用不是。

她有师兄她骄傲,谁想对付她,先过了师兄这一关。

直到这时,非梧这才像是感觉到脚下有什么东西硌得慌,挪开脚一看,原本色彩鲜亮的香囊已经沾满了灰尘,她顿时皱起了小脸,大声说道:“哎呀,香囊脏了,可是我好喜欢这个香囊,又便宜又好看。师兄,我想再买一个。”

谪仙般的男子都忍不住扶了扶额,他自然也听到了那位摊主的风凉话,这个丫头,还真是有仇必报啊。

饰品摊的摊主见到凤非池出手的场景,心中后怕不已,暗自庆幸刚才自己并没有对那个小姑奶奶无礼。

可是下一秒,他瞬间汗毛倒竖,只见那一男一女两大祖宗又掉头朝他的摊位折返回来。

“老板~”少女的语气婉转,音量却是不小,足以让刚才看热闹的人们都听得到。

摊主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姑……姑娘要点什么?”

“老板,我想再买一个刚才那种五文钱一个的香囊!”

什么?香囊只要五文钱?

围住饰品摊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比方才看热闹的还要多,都来看看非梧说的这种“五文钱一个的香囊”。

看来,今夜的青离城注定要多一个不眠之人。

师兄,我们两个真厉害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