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我们两个真厉害

青离城,距离城门口不远处支着一个小小的茶摊。

矮小的中年摊主不时用肩上搭着的汗巾擦拭头上的冷汗,小心翼翼的看向茶摊上唯一的一桌客人,眼神活像是老鼠见了猫,如果不是指着这个茶摊养家糊口,他恐怕早已逃之夭夭了。

陈旧但却收拾得干净整洁的木桌边坐着三位茶客,说是茶客,可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凶神恶煞的气质却让路上的行人在路过这茶摊时都绕着道走。

坐在靠街一侧的精瘦男人随意往嘴里扔了一粒花生米,对三人中服饰最为讲究的紫衣青年道:

“老大,这陈家在青离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我们要是真把陈家小姐怎么样了,陈家要是怪罪下来……”

紫衣青年握着茶盏的手紧了紧,脸上露出阴恻恻的笑容,“听说陈肃那小子对这个妹妹疼宠有加,不知道用她妹妹的这条命作为交换条件,他会不会毫不犹豫的交出他手中的那枚复元丹呢。”

仰头喝下杯中的茶水,紫衣青年一个用力,陶瓷茶盏顿时四分五裂。

“至于陈家,哼,你可别忘了,青离城是跟谁姓的。”

紫衣青年名为赵海,练气后期的武者,不久前在青离城拍卖场与陈家大公子陈肃竞价拍卖一枚稀有的复元丹失败后,便将这陈肃记恨上了。

碍于对方也是练气后期武者,且实力隐隐压自己一头,赵海便想出绑架陈肃的妹妹威胁他交出复元丹的计划。

陈家是盐商,几乎垄断了整个青离城的食盐生意,是城中排得上号的大户人家,而赵家却只有一间普通的米面铺子,两家的财力、家世可谓天差地别。

若只是如此,赵海也没这个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陈家小姐。

赵海的上面还有一个姿色出众的姐姐,侥幸被青离城的城主看中,嫁入城主府做了侧室。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了城主府作为靠山,赵海和他的几个狐朋狗友在这青离城里可谓坏事做尽,当街伤人、强抢民女、打砸店铺……

青离城的百姓对他也是敢怒不敢言,毕竟除去城主府这个倚仗,赵海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练气后期武者。

……

非梧欣喜的看着眼前这古色古香的街道,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非梧身穿一件鹅黄色的短衫,腰间系着一条乳白色细腰带,纤腰盈盈一握,一条同样是鹅黄色的长裤,裤脚如同半开的喇叭花,颇为飘逸灵动。

她的小脸本就甜美可爱,宛如一个精致的瓷娃娃,头上还梳了两个小巧的花苞头,头绳上坠着精巧的银铃,随着她的动作叮当作响,更显俏皮可人。

她身边的凤非池月白长衫随风而舞,长发用一支素净的玉簪束起,剑眉星目,俊逸非凡,宛如初入凡尘的谪仙公子。

路过的男男女女都忍不住朝两人投去艳羡的目光,郎才女貌,真是好一对绝世璧人啊!

非梧时不时在各色小摊前停留,凤非池耐心的跟在她的身后,默默的——当一个时刻准备掏钱的工具人。

外出历练了半年,他也已经有半年没有带着小师妹来青离城逛一逛了。

来青离城的路上,师兄妹二人聊了许多,大多是非梧问,凤非池答。

凤非池可以肯定,小师妹的神智已经与常人无异,甚至比常人更为乖巧伶俐。

唯一让人担忧的是,她已经不记得跟云玄大陆有关的一切,包括父母、宗族。

或许这也是好事,起码她不会因为仇恨而有着过重的心理负担。

非梧的声音唤醒了沉思中的凤非池,他不疾不徐的将钱袋递到小姑娘的手中。

她开心就好,复仇之事就交给他吧。

“老大,你看!”

紫衣青年一行人中一直没说过话的壮硕大汉突然两眼放光,朝城门方向努了努肥厚的嘴唇。

赵海听到大汉的提醒,视线扫向城门口那一黄一白两道身影。

对那个男人,他只是匆匆一瞥,紧接着,目光像是磁铁一般,贪婪的黏在那道纤细婀娜的鹅黄色身影之上。

青离城的漂亮姑娘赵海几乎全见过,却没有哪一个像非梧一样,她就像一个误入凡尘的精灵少女,清纯俏皮,一颦一笑都在拨乱着他的心弦。

“真美啊。”

赵海喃喃自语,下一秒,嘴角勾了勾,凑到精瘦男子耳边交代了几句。

“老大你放心,这个我在行。”

精瘦男子嘿嘿笑了几声,站起身朝城门口的两人走去。

“五文钱。”非梧正在一个饰品摊前口沫横飞的跟摊主讲价。

“你这小姑娘,年纪轻轻怎么如此伶牙俐齿,我这香囊用的可是全青离城最名贵的香料,香囊上的绣花也是我高价请城里最好的绣娘绣上去的,原价五十文钱,你这张嘴就是五文钱,莫不是来搅我生意的!”

摊主摆摊数十载,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口就反驳了非梧砍出的价格。

摊主忍不住腹诽,常人讲价大多都是“腰斩”,五十文的价格,砍个二十五文就觉得是捡了大便宜了。

这个小姑娘倒好,上来就是一个五文钱。

五文钱,他才堪堪回本呢,不行!绝对不行!

“老板,你做生意可真不实在,你说这香囊里用的是最名贵的药材,那你倒是说说,用的哪些药材?”

非梧买个东西买出了咄咄逼人的架势。

“这……”

“还有你说这香囊出自全城最好的绣娘之手,我倒想问问,这位绣娘叫什么,有机会我可要登门问问,她是否绣过这样一个兰花香囊。”

“我……”

摊主恼羞成怒,正欲发作,方才那个还气势汹汹的小姑娘却小脸一皱,摆出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

“老板,五文钱,你就把这个香囊卖给我吧,我今天出门急,只带了五文钱,你就当结下这段善缘吧~”

摊主的斥骂硬生生从嗓子眼里咽了回去,对方摆出这样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自己要是对她恶语相向,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若是被别人看了去,难免觉得他的生意难做,以后恐怕就没人敢来自己这里买东西了。

看了一眼这姑娘手中鼓鼓囊囊的钱袋,摊主心中咆哮,什么出门急只带了五文钱!你的钱袋里装的都是石头吗?!

还说什么跟她结下这段善缘,他是来做生意的,可不是来做慈善的,跟顾客结善缘不就是跟自己的生意过不去吗!

还有她身后那位公子,看上去人模人样的,怎么也不大方一点出了这个钱!

见摊主没有接话,非梧乘胜追击,“老板,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说我是五文钱买的,这样下次别人来买,你还是可以五十文卖给他们,多好啊。”

好……好你妹啊!我本来就是卖五十文的!!!

摊主几乎白眼一翻背过气去。

“好不好嘛~”

非梧和凤非池在这个小摊前已经站了很久了,凭借他们二人的吸睛体质,已经有不少人关注到了这个小摊。

“好!好!好!五文钱,你快拿走吧!”不要再来了!后半句摊主没敢说出来,但心里却已经咆哮了好几遍了。

“谢谢老板,老板你真好,明天我还来。”非梧从钱袋中数出五个铜板,拿起自己看中的那个兰花香囊甜甜一笑。

摊主只觉眼前一片晕眩,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小祖宗啊!求别来!

摊主的表情尽数落入非梧的眼中,转身之际,她的嘴角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叫你黑心。

凤非池全程默不作声的站在非梧的身后,他自然也看出这个小摊的定价比起其他摊位要高上不少,却没想到小师妹会用这样的办法教训摊主。

虽然一个五文钱的香囊不会给这位摊主带来什么实质上的损失,但这件事情也足以让他气上一整晚了。

看来,小师妹真跟以前不同了。

师兄,我们两个真厉害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