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我是专业的

秦问拿着钥匙回到三号楼,此时刘宇已经不在楼下种花了,不知去了哪里。

秦问凑近了花圃,仔细的欣赏,他的灵感有所触动,那花似乎带着一些阴冷的气息,花瓣如同烟花般绽开,花蕊却纠缠在一起,黑白两色,远看仿佛一只暗淡的瞳孔。花柄有着仿佛骨节的凸起,还长着如发丝般细密的黑色绒毛,赫然就跟雪柔花的嫩芽十分相似!

“这刘宇,果然有问题。”

秦问可不相信有这种巧合,对方种的花竟然和系统给的雪柔花几乎一样,只能说明对方有所隐瞒,需要自己去发现。

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路边的灯都亮了起来,秦问不再耽搁,上到了13楼。福源公寓虽然有着不好的传闻,但毕竟以前的名声很响,环境自然也是一等一的,楼道内的光线很充足,地板也干净,只是很安静,仿佛整层楼只住了刘宇一人。

“有东西!竟然真的有东西!”

秦问才刚刚走到1307,明明距离1303还有很远的距离,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仿佛置身铁棺,透不过气。

秦问咽了口唾沫,将染血的围裙系紧了一些,手上还拿了包已经撕开的食盐,随时准备撒出去,桃木剑的剑柄也被他露在包外方便抓取。

“早知道叫山新来了...哪有这么多事情。”

秦问无比后悔,但也来不及了,这个时间恐怕山新已经要休息了,他不是独自生活,家人肯定不会放任其深夜出门。

秦问慢慢踱步,足足花了五分钟才站到1304的门前,此时那阴冷的感觉更加清晰,而且能听到刘宇似乎在房间里敲打什么东西,仿佛钉木板一样的锤击声不绝于耳。

“好像没有危险...”

秦问感觉隔壁的阴冷也许并不是什么有意识的鬼灵,而是跟楼下的花很相似,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有什么波动。

“他是在家种了多少啊....”

秦问松了口气,开门进屋,还不忘将手上拆开的盐整包洒在了门口,据说可以辟邪。

“很好,就在这里等着吧,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

秦问找了间和1303紧挨的卧室,贴着墙坐了下来,还不忘将手机里蒋文铭和山新以及报警电话设置成了一键呼叫,真要是遇到了什么,就算远水难救近火,至少还能帮忙收个尸。

秦问将桃木剑和盐放在手边,背靠墙壁,开始静静的听着隔壁的一举一动,但是却除了那敲打声之外什么都没有。

“咚,咚,咚...”

对方仿佛一台机器,不知疲劳,竟然一口气敲了两个小时,也不知在做什么。

秦问的精神一直紧绷,如今坐在房间里,温度适宜,隔壁的敲打声有规律的响着,他逐渐放松了下来,竟一不小心睡着了。

梦里,他来到了一个房间,那里很昏暗,狭窄,让人窒息,仿佛一个地下室。

秦问躺在房间中心的一个铁桌上,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好像一具腐烂中的尸体,就那么躺着。

不知过了多久,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一个黑影走进来,秦问感觉到了一股无比亲切的感觉,仿佛那黑影是自己最亲密最信任的人。

“我很爱你啊,但你不在乎,我很痛苦啊,但你看不出。”

那黑影喃喃自语,那语气所包含的感情很复杂,三言两语难以说尽。

“所以你要变成花啊,花很美,我爱花,花很香,填满鼻腔,花很乖,花不会说话。”

黑影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手里拿起了旁边的骨锯。

秦问看不见,也喊不出,他只能感觉到,钻心的疼痛自手腕传来,自己却仿佛一个断线的木偶,任人宰割。

锯骨声停下,黑影手中拿着什么,举到了秦问的面前。

“看啊,花开了,多美啊。”

那是一只女人的断手,很纤细,但断口处却没有血液滴出,而是逐渐的蠕动着,开始抽芽,绽放,开出一朵又一朵的血肉花,与刘宇种的那些一般无二,只是并不翠蓝,而是狰狞,血红。

“啊!”

下一秒,秦问猛地惊醒,一屁股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一身的冷汗。他本能的抬起右臂查看,在看到五姑娘还安全的连在手腕上时,发自内心的松了口气。

“做噩梦了?可是好真实...”

秦问有些后怕,那花是在太诡异,竟然梦里都能见到。

“嗯?敲打声停了。”

秦问冷静下来,这才发现隔壁的敲打声此时已经消失,变得十分寂静,就连脚步声都没有。

“十点多了,也许睡下了。”

秦问内心挣扎了一会,最终下定决心,想要翻窗进入对方的家一探究竟,这可能是唯一探明真相的方法了。

秦问走到窗户边,看了眼外面的情况,这里是十三楼,摔下去就可以直接进火葬场了,但好在落脚点不少,最近的两扇窗户只隔了三四米,其中有两台空调机箱可以当做落脚点,只要小心一些,问题不大。

秦问扒着窗口,刚准备一脚踩出去,结果走廊里就传出了脚步声,一路走到了1303,还敲响了刘宇的门,吓得秦问赶紧缩了回去,要是好不容易翻过去,结果跟人家来了个大眼瞪小眼,那就尴尬了。

“姐夫....你好点了吗?我给你带了点补品。”

走廊里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声音,很清脆,但心情似乎很忧愁,有些低落。

“姐夫?苏雪晴?”

秦问赶紧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偷看,但这个角度看不到脸,只能隐约看到对方提着的大塑料袋,里面全是补品。

这时秦问的隔壁响起了脚步声,刘宇打开了门,但却什么都没说。

“姐夫,你真的应该走出来了,不要被过去束缚住自己。”

苏雪晴的语气很婉转,也带着一丝憔悴。

“姐姐她...她也不会想看到你这幅样子的,你是我唯一的家人了,振作起来吧,求你了。”

说完这句话,走廊里陷入了寂静,谁都没说话,秦问甚至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

刘宇一阵沉默,但秦问隐约感觉到,刘宇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拒绝沟通,好像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没人会理解,因此干脆懒得多说。

最终,他们两人僵持了能有一分多钟,刘宇面无表情接过了苏雪晴送来的补品,点头谢过,然后关上了门,将苏雪晴一个人关在了门外。

秦问目睹了这一切,苏雪晴在门口站了一会,秦问能听到抽泣的声音,随后她就走了。秦问透过猫眼看到了对方的侧脸,真的很美,气质也很温柔,很像她的姐姐,只是像的有点太过了,不能说相似,完全就是同一张脸。

“嗯?”

苏雪晴仿佛感受到了目光一样,路过1304的门时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猫眼。

她逐渐向前,右眼凑上了猫眼仔细查看,秦问不敢移动,若是他现在躲开,对方就能发现猫眼内的光线变化,虽然自己住在这里并不是不能让人知道,但这么多房间他只住这里,让当事人知道了多少会打草惊蛇。

苏雪晴的眼睛很美,但由于刚刚哭完,此时布满了血丝,她没看多久就离开了,只剩下秦问开始细品已知的信息。

“任务名称叫雪柔花,刘宇种的花也和系统给我的很像,刚刚的梦也很奇怪,手臂断口长出的花也是雪柔花,难道是苏雪柔在托梦?”

秦问仔细的回想着一切,突然间,他想起了噩梦任务给出的提示!

【爱情,是世界上最残忍的魔鬼】

“这句话意有所指啊....难道是提示?”

秦问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除此之外,雪柔花的物品介绍里也有类似的信息,像是一首歌谣。只是那所谓的【鬼信】究竟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秦问绞尽脑汁的想把所有信息都串联起来,但由于智商不够越想越糊涂。就在这时,隔壁突然传来了一声手机铃声,似乎是刘宇来短信了。紧接着就是一阵整理的声音,脚步很快很杂乱。

“怎么回事?半夜要出门?”

秦问暂时将其他事抛到了脑后,仔细的听起了隔壁的动静。

刘宇快速的整理了一下,然后匆忙的出门了,不知干什么去,秦问透过猫眼看到了一瞬间刘宇的表情,激动?迫不及待?

秦问记得很多人都说刘宇自苏雪柔失踪后就变得少言寡语,可此时为何会漏出这种愉悦的表情?而且还是后半夜。

“好机会啊...”

先不管别的,秦问只知道一件事情,刘宇的家中,现在没人了,此时不小偷小摸更待何时?天赐良机!

猎魔我是专业的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