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我是专业的

“你是这里的保安,你应该知道曾经的案件吧!”

秦问神情严肃,仿佛真的带上了执法的威严,语气不容置疑!

“我..我是新来的,但是我听说过,你们不是已经调查过刘先生了么,说他是无辜的。”

小保安被秦问的气场镇住了,愈发相信秦问的身份,但那染血围裙实在太抢眼,他总是忍不住瞄几眼。

“哼,别看了,这是伪装,所谓的便衣并不是指穿着平常的衣服,而是指融入人群。”

秦问看出了对方的疑惑,为了更加坐实自己的身份,他开始圆谎。

“这件围裙乍一看很抢眼,但反过来一想,谁会想到我是便衣执法呢?只会觉得我是个神经病,即使觉得危险,也不会往执法那方面想,往往能打个出其不意!”

小保安见秦问说的头头是道,好像有点那个密之道理,乍一听不太对,但仔细一想好像没毛病,心中已经彻底的相信了秦问的话。

“哼,这叫逆向思维,学着点吧。”

秦问见小保安的眼神不再怀疑,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把你知道的关于刘宇的信息全部告诉我,我对当年的案件仍抱有疑问,若是你的信息能协助破案,记你一等功!”

小保安一听能协助破案,立马上头了,无比的殷勤,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我刚刚在这里工作了不到三个月,但是刘先生的事情也听了不少,还有当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都市传说。”

小保安神神叨叨的,表情严肃。

“其实之前人们也传过,说整个案件都可能是刘先生自导自演的,因为隐藏的好警方没查出来。”

“但是啊,时间久了,这里的住户都看出刘先生不是那样的人,他不仅友善,时常帮助街坊邻居,还很痴情。”

“一开始积极配合你们调查,之后你们束手无策已经准备放弃了他还是到处寻找,据说贴了上万张寻人启事,更是每天都在小区里种一种花,据说是他爱人最喜欢的。”

小保安叹了口气,有些同情的看向了不远处种花的男人。

“哦对了,苏雪柔还有个妹妹,好像叫什么苏雪晴,长得和她姐姐很像,人也不错,之前经常带着东西来看望刘先生,有时还会分一些给别人,但当时我还没在这里工作。”

小保安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补充了起来。

“但那都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之后的事情警官你应该也听说过,小区闹鬼了,年轻人都跑了,还在这里的不是没几年可活的老人,就是实在搬不起家的。但刘先生却一直不走,他觉得那女鬼就是他爱人,别人都不敢再种东西了,他反而变本加厉的种,希望他爱人能回家看看。”

小保安说到这里,深深的叹了口气,表示没见过如此爱到痴狂的男人。

“嗯...传说那女鬼会砸碎盆栽,是在找自己的尸骸,警方没有检查过吗?”

秦问仔细的思索了起来,越想越觉得刘宇这个人好像有问题。

“啊?您不是应该比我清楚吗?”

小保安狐疑的看了秦问一眼,秦问立马反应过来说错话了,但他一点都不慌,反而很轻松,顺着说了下去。

“我才刚刚接手这个案子,之前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所以才来问你。”

“这样啊...”

小保安信以为真,没想太多。

“之前有人来查过的,但是刘先生极力反对,发了很大的火,我听说有个警员不小心砸碎了一盆花,刘先生气的直接就扑上去和他们打起来了,最后还是他爱人的妹妹尽力调和事情才过去,既然都过去了,那肯定是什么都没查出来吧。”

“嗯...”

秦问点了点头,在脑海里整理了一下所有的信息,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胸有成竹,但其实脑海里完全是一团乱麻,他真的不是当侦探的料。

“很好,多谢你的配合,哦对了,你叫什么?如果你提供的信息有帮助,我会让同事给你锦旗和奖金的。”

秦问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不想了,回头一脸赞赏的握住了小保安的手,仿佛一个实体考察的老干部。

“我叫蒋文铭,能帮到您我就满足了,奖金锦旗什么的大可不必!”

小保安笑的很憨厚,他的确只是出于好心。

“好样的树新风同志!那就不给了!”

秦问一听这话笑的更开心了,本来他还想若是真破案了,有奖金分给对方,这下好了全是自己的了!

“啊?”

小蒋还没反应过来呢,秦问紧接着又开始寻求帮助,他打算在刘宇的身边观察。

“对了,刘宇住在哪栋楼几层?你带我去见房东,我有事要问。”

“好!跟我来吧。”

小蒋没有嫌麻烦,热情的带着假执法秦问往小区的娱乐室走去,路上还不忘给秦问介绍各种设施。

秦问对蒋文铭的印象不错,对方很热情,即使穿着宽松的制服也能看出肌肉的轮廓,身体素质绝对的强悍,而且年轻阳气重!若是有可能,秦问是很想把对方招到事务所给他当保镖的。

“哎...算了,自己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找保镖这种事情急不来。”

秦问叹了口气,两人很快来到了小区的娱乐室,里面很吵闹,全是大爷大妈们的吆喝声,以及从不间断的搓麻将声。

“赵伯,有人要见您!”

小蒋很懂事,知道便衣执法需要隐秘性,因此没有说明是什么人要见,而是直接去把对方请出来了。

这赵伯有点驼背,整个人看上去很低矮,皮肤斑白,头发没几根,但目光却很深邃,整个人气质平和,一看就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嘶....一看就是人精啊,我那佩奇警徽估计唬不住了。”

秦问心里紧张,但脸上却是一直挂着笑容,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乱。

“小蒋,你先去工作吧,我跟赵伯聊点事情。”

秦问给蒋文铭使了个眼色,对方很懂事的离开,还不忘留了联系方式。

“怎么了小伙子?有什么事儿吗?后面还有一堆美女们等我搓麻将呢,咱们有事儿快说吧。”

赵伯声音很稳,不像个老头子,更像是个老当益壮的中年人,秦问看了眼娱乐室内正从麻将桌看过来的三位大妈,不由得赞叹老爷子身体真硬朗。

“啊,是这样的老伯,我呢,是一个有名的驱魔师。”

秦问不再自称便衣执法,而是直接拿出了自己事务所的名片,递给了赵伯。

“我早就听闻过这里的传说,也的确感受到了邪恶的气息。”

秦问义正言辞,再配合上他的名片以及染血围裙,的确挺像那么一回事,驱魔师是没跑了,但“有名”两字有待商榷。

“我相信您也很困扰吧,手中的房子卖不出去也租不出去,我可以为您尝试驱魔,不过需要您提供刘宇先生隔壁的房间,不需要很久,至多两晚。”

秦问语气诚恳,眼神真挚。

“我相信这对您来说不算什么,只是将无人居住的房间借出去两晚,而我会尽力帮您驱魔,若是成功,我相信您房子的风评会逐渐回升,也能卖个好价钱。”

秦问说的有理有据,赵伯也的确开始思考这件事情。

“嗯...你说的有道理,但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你直接说要租不就好了,我不可能不租给你的。”

赵伯笑了笑,这直接就把秦问给怼的哑口无言,他总不能说因为自己没钱所以想白嫖吧,那样自己“有名驱魔师”的身份岂不是不攻自破。

“哈哈哈哈,年轻人,我知道你的意思。”

赵伯看出了秦问的窘态,大笑了起来,但没有嘲弄的意思,而是直接把钥匙扔给了他。

“去吧,三号楼13楼1304,那个刘宇在1303,不收你钱。”

赵伯笑脸盈盈的看着他。

“这房子本来是要给我孩子结婚用的,结果出了那些事情,别说结婚了,低价也没人买,小伙子,你要是解决了,别说这次租房我不收钱,我还会另外支付驱魔的费用。”

“但是....要是让我发现你没做什么,只是单纯的骗住,那老头子可不饶你哦。”

赵伯狡诈一笑,将秦问的名片塞到了口袋里。

“好家伙,这是下了军令状啊....”

秦问顿时感觉压力山大,但脸上还是自信满满。

“您老放心吧!若是不成功,我就一辈子撞鬼!”

秦问信誓旦旦,赵伯也点了点头,这誓够毒的,足以证明决心了。

“好!有气势!老头子等你消息。”

赵伯满意的离开,继续和大妈们你侬我侬的打麻将去了。

但他不知道,秦问这誓就跟那屁没什么区别,一辈子撞鬼?这早就命中注定了。

猎魔我是专业的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