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聊斋开局一把黄泉剑

从青云道观到青云县城有一条官道,交通便利。

这宝贵的一天休假,宁成选择了陪妹妹逛一逛这繁华热闹的青云县城。

和山野的景象大有不同,这里处处都是古代风格的砖瓦或木头建筑。

在诸多建筑之中,商铺的比例很不少。

几乎每隔数十步就能看到一块制作精美的牌匾或者迎风招展的旗帜,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酒”、“茶”之类的字眼。

街道上人来人往,宁成也放开了对妹妹宁馨的限制,让她可以随意闲逛,见识见识这一片平日难得一见的太平景象。

宁馨生平第一次跟着哥哥来到县城。

虽然经济拮据,买不起这里的东西,只能“穷逛”,但也兴奋异常,两眼放光,怎么也看不足,看不够。

两人正闲逛间,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喧闹之声,中间夹杂着喝骂。

宁成本不是好事之人,不过正好无事,看前面人群逐渐围拢,看热闹的人多,顺便也带妹妹过去瞧瞧。

小白狐则紧紧跟在宁成脚边,一双小眼睛当中流露出八卦味十足的神色。

宁成小武经大成,力气比普通人要大数倍,兼且身子骨原本就瘦削,故而很容易就带着妹妹挤到人群前面,看到了喧闹的来由。

原来在人群围成的圈子当中,是几个袒胸赤膊、容貌猥琐的市井无赖,正在围殴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

那书生已经被揍得面青脸肿,手里却还死死拽住一个十分精致的锦绣荷包不肯放开,口中气愤地大骂:

“泼皮,无赖!天光白日抢东西打人,你们这些没王法的!”

那几个市井无赖原本只是见财起意,听这书生口音不似本地人,手里又有一个装满银子的锦绣荷包,就想着抢一笔外快来喝酒赌钱。

不料这书生十分顽固,死死拽住装银子的荷包不愿放手。

这就演变成了眼前这一幕景象。

看到围观的人越聚越多,几个无赖脸面上有些过不去,就开始反诬书生一把,一边拳脚相加,一边喝骂道:

“你个小白脸皮!不知从哪里偷来这样一个香喷喷、沉甸甸的贴身体己荷包,偷偷摸摸闪闪缩缩地在这里销赃,被我众人一把拿住,还想狡辩!”

“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打!今儿个倒要看看是他的骨头硬,还是咱们哥几个的拳头硬!”

这一幕实在太过分,宁成才看了几眼就觉得看不过去。

在这县城里,宁成是生人一个,周围并没有认得他的人,故而只是吩咐妹妹抱起小白狐躲到人群外面。

宁成自己则迅速走进人群围成的圈子中心,一声不吭地开始动手。

几个市井无赖原本就要得手,不料横生变故。

一个穿着破烂布衣的十六岁模样,高高瘦瘦的少年忽然闯进来。

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诡秘拳法,将他们一拳一个,全都打趴在地,脸朝地摔了个狗啃屎姿势。

几个无赖趴在地上惊骇莫名。

这种诡秘的拳法他们粗略认得,但不敢当众说出来。

互相使了个眼色,都明白今天碰到了不该碰的人,于是连忙假装昏迷,再也不敢抬头看那身穿破烂布衣的少年。

宁成原本只使出了不到一成的力道,是想震慑一下这帮匪徒般的市井无赖。

料定这些人势必不肯善罢甘休,少不了还要再补一顿老拳制服他们。

没想到这帮孙子只挨打了一次,就干脆万分地趴在地上假装昏迷,不肯起来。

宁成觉得再欺负他们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将鼻青脸肿、嘴里咳血的书生扶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还能走得动路吗?”宁成随口一问。

“我,我姓封,名云亭。感谢少侠大恩!我还能走路,不敢劳少侠费心。”这书生一边嘴里咳血,一边试着迈了几步,如实回答道。

那锦绣荷包早就被他收进了怀中,可见对他来说十分宝贝。

“封云亭?!”宁成起初不觉得有什么,随手仗义救一个落难书生而已。

但一听到这个颇为熟悉的名字,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又问:

“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梅氏的女子?”

“啊?我的内人就是梅氏之女,刚才这几个无赖所抢荷包,是我内人亲手所绣,故而不舍。少侠莫非认识梅家之人?那倒是幸会了。”书生点头回答道。

宁城一听这话,在摇头否认与梅家认识之时,心中也瞬间涌起了狂澜。

封云亭,在《聊斋志异》中有着记载,本是太行人,其妻梅女,前世为冤死之鬼,后因缘际会遇到封云亭,沉冤昭雪,转世后嫁为其妇,夫妻恩爱,只可惜其岳家不喜欢封云亭,故而两人远走他乡,最终封云亭高中举人,封官荫子。

如今宁成遇见了已经娶了梅氏女的封云亭,说明眼前这个世界,正是以聊斋为背景的一个平行世界,这一点得到了证实。

虽然也有可能是巧合,但这件事只要宁成有心,想查证也不是太难。

现在问题是,封云亭尚在落魄江湖,携梅氏女流落他乡之际,宁成明知道他将来前途无量,此时该不该与他攀个交情呢?

说不定此人在这个世界当中,封官的地点就是在青云县?如果是这样,倒还真的很值得在他落魄时结交一下。

宁成心中有百般想法,还未来得及做决定,那书生封云亭就邀请道:

“少侠如果不嫌弃的话,还请随我到我夫妇二人落脚的客栈一聚,让我好生招待一番,否则难以表达心中对少侠的谢意,还请千万别推辞。”

封云亭的邀请,盛意拳拳,真心实意。

宁成也就半推半就,喊上妹妹宁馨一起,随着封云亭来到一家十分普通的行脚客栈。

客栈的位置处在县城边上,地方不怎么阔落,只是客栈主人还算比较讲究卫生,桌椅房间等都收拾得十分干净。

那正在客栈中等待封云亭购物归来的梅氏女,看年龄不过是十八九岁,娉娉婷婷,体态端庄,其身姿引人遐想,可惜有一片纱巾遮着面容,看不真切。

见到嘴角尚残留着丝丝血迹的封云亭,那梅氏女神色紧张地扶了他进房去敷药,向跟随而来的宁成道了一声抱歉,请他在外面稍等。

等待倒是小事,真正让宁成在意的,却是这梅氏女,果然和前世《聊斋志异》的电视剧中女主角长得有九分相似。

人在聊斋开局一把黄泉剑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