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聊斋开局一把黄泉剑

食尸犬群追逐白狐的声音渐渐远去。

树下只剩下一滩滩的腥臭血迹,还有被啃食得狼藉不堪的犬类骨架。

宁成松了一口气,蹲坐在树丫上检视了一下手中的黑色棍棒。

这根棍棒果然像它的说明那样具有“不朽”特性。

尽管经过一场激战,被宁成全力施为,打残了三头巨大的食尸犬。

但棍棒本身不但滴血不沾,而且丝毫没有变形弯曲,也没有开裂,的确是一件十分趁手又不会损坏的好武器。

宁成忽然记起一件事,连忙唤出棍棒的淡灰色半透明属性界面。

属性界面最下方显示出:

【可用魂力:257.3】

这些魂力,是宁成辛辛苦苦收割田里的麦子积攒的。

也就是说,刚刚死去的三头食尸犬,虽然是被宁成打残的,但因为最终咬死和吃掉它们的是别的食尸犬,所以宁成在这一场恶战中并没有收获任何魂力。

“真是亏大了,还得我自己贴补魂力来恢复体力。”宁成喃喃道。

不贴补魂力还真不行,宁成本来身子就孱弱,现在全身的力量都几乎透支了,连爬下树的力气都没有。

在消耗了5点魂力之后,宁成又感受到了那一股熟悉的从棍棒那里传递来的温暖能量。

浑身再一次变得有力和舒泰起来,暖洋洋的就像泡在温泉里。

这种舒适的感觉转瞬即逝,就像男人的那个片刻一样,令人怀念。

宁成轻松地爬下树来,正要回到村庄去,忽听得不远处的麦田里传来几声“呜呜”的呼唤声。

像是有一只小野兽藏在地里。

宁成心中一动,想起刚刚那只原本可以躲得好好的白狐,却无缘无故跳出来引走食尸犬群。

“难道是那只白狐的幼崽?”

宁成走到田边,拨开一片又一片的麦子,果然看见了这只可爱的小家伙。

这是一只后腿受了伤的小白狐,伤势不明,看起来已经无法正常走路。

小白狐的毛松软而光滑,毛色十分纯粹,洁白得就像一团团晒足了阳光的棉花。

“真是一个漂亮的小家伙,看我救你回去吧。”

宁成只看了一眼这个小白狐就有点爱不释手,将它抱到怀中之后更是舍不得放下。

宁成上一辈子虽然生于小康之家,但养宠物的梦想还是由于父母家人的反对而一直没能够实现。

没想到现在就被他遇到了一只这么可爱又漂亮的小白狐,也许这就是缘分?

宁成抱着小白狐一路快跑着回到南坡村,南坡就是宁成和妹妹宁馨生活的这个村庄的名字。

远远地,宁成就看到村口处围着数十个村民。

这些人手里都拿着镰刀或者锄头,吵吵嚷嚷地似乎正要出村。

村民中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正是不久前从麦田里逃回来的那几个农人。

见到宁成抱着一只小白狐跑回来,那几个农人露出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惊讶神色,上前来问道:

“成子,你怎么现在才从地里回来?那些食尸犬呢?你没被它们咬伤吧?”

说话时这几个农人都小心谨慎地和宁成保持着好几米的安全距离。

宁成每往前走几步,他们就略显惊慌地往后退几步。

“各位叔叔伯伯,我没有受伤。方才我爬到了田边的大树上,躲过了那些食尸犬,你们不用为我担心。”

宁成见他们那副小心戒备的样子,不得不为自己解释了一下。

同时在心中暗暗猜测,那些食尸犬也许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古怪之处,惹得村中这些农人这么警惕,看来这个世道并不太平,这里的怪物都不简单。

“你真的没被咬到?”几个农人还是不太放心地问道。

“没有,真的没有。不信你们可以看看,我身上的衣服有没有被咬破的痕迹。”

农人们这才围了过来,将宁成上上下下检查了好几遍,确认没有任何伤口之后,才对他解除了戒备。

至于小白狐,它的腿伤也不是被咬产生的,因此农人们就没有阻止宁成将它带进村中。

随着农人们的离去,宁成终于顺利地回到了村中的小家,那一间四处漏风的小泥房子。

妹妹宁馨正蹲在炉灶边,顶着浓烟往炉灶里添加半干半湿的树叶子,有时被呛得咳嗽一声。

炉灶中的火明明灭灭,不是很稳定,灶台上架着的小锅毫无动静。

宁成见此,连忙将怀里的小白狐放到地上,说了一句:

“放着我来吧,你病还没好,赶紧去休息。”

这个妹妹生得有几分水灵,可惜对于厨房中的事情,并不怎么擅长。

在宁成穿越过来的这三天里面,她也曾经试过几次要自己亲自下厨,每次都是除了弄出滚滚黑烟之外,毫无建树。

鉴于家中的存粮已经不多,锅中煮的又是最后一只老母鸡,需要用作两个人这两天的伙食,宁成可不敢随她去糟蹋了这一小锅鸡粥。

等到宁成将稀糊糊的鸡粥煮好的时候,宁馨已经发现并又惊喜又心疼地为小白狐包扎好了受伤的小腿。

不得不说,宁成这个妹妹包扎伤口的功夫是一流的,也不知道像谁。

看着在院子里蹦蹦跳跳,抱着小白狐喜笑颜开的妹妹,宁成不由得开始思索起这个小家的未来。

这个世界的背景是古代,而且有着天地人三界。

如果仅仅是做一个升斗小民,靠着种田维持生计,恐怕要面对的风险太多,生存不易。

天灾人祸姑且不说。

单是像今天所遇到的这种食尸犬一样的怪物,随便来它几十只,恐怕就能将整个村庄的所有农人都一锅端,通通化作它们的口粮。

这一次幸好来的食尸犬不多,而且有几只被自己打伤,被它们的同伙吃掉,其余的又被白狐引走。

但下次估计就没这么好运了。

所以默默种田这条路绝对是死路一条,只能想别的办法才能更好地生存。

那只引走食尸犬的白狐,给了宁成一点启发。

在这个复杂而危险的世界里,只有适者才能生存。

宁成决定趁着村中的农人大部分都已外出追捕食尸犬的好机会,和妹妹连夜携粮逃跑,另觅生路。

就算加入道门做个道士,也比做个不知什么时候会横死的小佃农要好一万倍。

人在聊斋开局一把黄泉剑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