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相思风

每天三大碗药几口喝下去,都会苦的我眼泪吧嗒吧嗒直掉,只能再叹天没天理、人没人性、连药也没药性。

又苦苦挨了几天后,那白发老大夫终于点头表示我已经完全康复,不用再怕风、戒口了,全家人都是高兴异常,热烈讨论着晚上应该吃什么好东西,又说起应该什么时候去真武寺还愿。

我穿戴整齐、包裹严实的拉开房门,在阳光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空中带着泥土味道与桃花味儿的气息平息着我激动的身心,踏出房门就意味着我将踏入这个不知名的空间,开始新生活旅途。

望着幽蓝深远的天空,白云随风摆弄姿态,如同后现代大师在沙盘上随意撒沙般。风来云动,风去云停,我张开手臂,想象着自己置身云端,如同鸟儿自由翱翔天际。

太阳西移,起了大风,拉拉身上的披风转身准备回房。暮然看到站立与假山边的风无崖,乌黑的眼睛用探索的目光盯着我,仿佛从来不认识我一样。

我带点不自在的看看他问:“你怎么在这里?”

“就许你在这里不许我在这里啊?你刚才那是在做什么?”

“看天、看地、看白云”总不能和你说我在畅想这种深度的话题吧,随便诌了个由头应付着他。

“你也不喜欢我了吗?也和别人一样怕我了吗?以前你总会拽着我衣服求我带你去玩!貌似我这次来你都没和我说过一句话”失落的情绪明显写在脸上,喃喃的低语。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以前的相思天天缠着他,他倒是见了就跑,现在的我没心思理他,他倒是又失落起来。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小人儿,不忍心伤害他幼小的心灵,我仰起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道:“那以后我还是跟着你玩吧”

听着我的话,看着我真诚的笑脸,再也没了丝毫忧郁,用力点了点头。

“……”风好象又大了,感觉身体打了一个哆嗦,又拢了拢披风不让风吹进领口。

“你冷了……”我点了点头。他饱满的小脸上出现了不满,皱下眉头后解下自己的披风给我披上,然后拉起我的手“回屋吧……刚刚才认识了几个人,别又病了,再把所有人都忘记了”

“呵呵……”能说什么,所有的只是孩子们最纯洁的关心,就当重新再过一次童年生活吧,我低头偷笑。

一大一小的两个影子跟随着我们的走动,在青色的地板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

————————————————我是晚饭分割线————————————————

晚饭的时候父亲出门应酬去了,娘亲吩咐厨房将饭菜留好,就带着一众小人开始用餐。我和风无崖分坐娘亲身边,娘亲一会为我挑鱼刺,一会又为风无崖夹块肉,旁边的红姨看到风无崖和大哥、二哥小声的说着话,想提醒少爷用饭规矩,又觉的贸然提出会驳了主人家的颜面,因此很是纠结的站在那里,娘亲笑着说:“红衣,姐姐派你送无崖来我们府上小住,你就松散一点,让无崖也过过没拘束的日子吧”。

“是,三小姐说的是,少爷小小年纪过的就挺不容易的,奴婢看着也是心疼万分”红衣是大姨娘的陪嫁丫鬟,与娘亲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说话就比别的仆人多了几分自在。

“恩……如此就好,这府上规矩没风府上的大,也不至于教坏了无崖,你就不用总担着心了”

“呵呵……红衣知道,三小姐也是疼少爷”二哥听了红姨的话后,朝风无崖伸了伸舌头,风无崖也是抿嘴低笑了几下。

吃完饭大家全部移到花厅里聊天,娘和红姨、绿姨坐在软踏上聊天,我们四小则坐桌子边玩抓鬼游戏,玩到兴奋处总能听到二哥和风无崖的鬼叫声。

爹爹回来用热毛巾擦了手脸,就走到我们身边一人脑门上敲了一下,说:“老远就听到你们大呼小叫的,成什么体统。”看我们都不听继续抓鬼,才笑着朝红姨、绿衣点点头,又问娘亲明天去庙里还愿的东西都准备齐全没?娘亲回说一切都准备妥当了,爹爹点头说:“我先去书房看会书,晚点再回房,让这群小鬼都早点休息,要不明天该是起不来了”。

回房梳洗后才想起让豆蔻给风无崖把披风送过去,我自己则是躺在床上迷糊着睡了,豆蔻什么时候回来的也没注意。

早晨起来微风拂面、阳光明媚,是个能给人好心情的天气。

仆役们早早的就把东西全部搬到门口停好的三辆马车。

爹抱起我和娘走上第一辆,两个哥哥和风无崖则是上了第二辆马车,豆蔻和红姨、绿姨则是坐第三辆,而哥哥们的小厮则是和赶车的师傅们坐车前面。

车辆起步,行人避开,一路赶往城东的真武寺。路上娘说那是全城香火最旺的寺庙,我病的时候娘就是在那里为我祈福的。

我掀起窗帘,看着外面来往的行人,没有想象中的衣杉褴褛。整洁的街面,热闹的商铺代表着我是真的来到了一个盛世年代。

“思儿……要不要吃糖葫芦,吃的话就让人去给你买”我摇了摇头,那酸酸甜甜的东西已经不是属于我的兴趣范围了。

“呵呵……咱们思儿自从病好了后,还真有点大家闺秀的潜力了。”老爹满脸宽慰的样子。

“是啊……以前可和只小猴子一样,没刻安静的时候!这样也好,过几天就该开始认字了,再静不下心来怕是比别人学的慢上许多,女孩子合该就是这样安安静静的”

“你也别过分难为她,我可是希望我闺女能快快乐乐的长大哦”

“哼……那为什么那么早就给相思订了亲?”我鼓了半天劲后终于问出了这个难题。爹爹和娘亲听后脸色一变,遂又看着我笑道:“不是说你姨娘喜欢你,娘亲也喜欢无崖,才给你们订了亲事吗?再说也是你一岁抓周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抓就是抓着无崖的衣角不放。”

我尴尬的转过头,趴到车窗边看着沿路风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