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相思风

“水……”我站在无尽沙漠中,被大漠上骄阳燃烧起的飘渺烟波滚滚的蒸腾着,犹如烈火焚身。嘴里再也没有一丝湿润,我奔跑起来,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找到水源,我想要活……好好的活。

感觉有人在不停的和我说话,我想回应想寻找,但却象死亡光临的那时一样无能为力。

“水……”可能是听到我的呼救声,终于有水顺利润湿了我干涩的嘴唇,滑进喉咙……让我已被烈火烧透的身体得到了救恕。

“思儿……娘的心肝宝贝,快点好起来好吗!”

“娘亲愿意从此吃斋念佛,长跪佛前……”

“老爷啊……呜……,如果我们的思儿醒不过来,我也就不活了!”

“说的什么傻话,思儿也不会想听你这些话的,再说我们还有相知和相忆两个孩子。他们也离不开你的……”男人哽咽的再也说不下去。

是谁在说话?好象妈妈的声音总在我耳边不停的说着话,小时候生病了,妈妈总是在耳边轻声的呢喃,就怕我小小的人儿会感觉孤单,会害怕。想起自己去世的时候母亲的放声大哭、父亲颤抖的背影,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泛滥,泪缓缓落下延缓了我心中难忍的疼痛。妈妈,女儿下辈子还做您的女儿,一个健康阳光的女儿。这辈子您已经为了您病弱的女儿承受了太多。难以忘记母亲温暖的怀抱、父亲宽厚的脊背,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老爷……快来看,思儿哭了,快看啊!”

“思儿……我的思儿,快快醒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直在我耳边停下,一只轻颤的手轻拂我眼角的泪。

我想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人,为什么声音会那么悲伤?努力再努力,微弱的光线透照裁剪出两个模糊的影子。

“你们……别哭……”开口传来的声音,不是我前世婉转温柔的声音,是一个孩童微有嘶哑却稚嫩的声音,我愣住了。

“佛祖保佑,佛祖保佑啊……我儿终于醒了”我隐约看到一个满脸慈爱的女人在双手合十对天膜拜,一个满脸激动的男人对着我笑。想再看多些却是极其困乏,算了睡醒了再安慰他们吧。

一觉醒来想坐起来,却有点力不从心,苦笑下自己这病身子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眼角瞥见一个人以手为枕趴在床边,整齐的浏海挡住了模样,只漏出一个小巧的鼻子。可能是我的移动吵醒了她,她猛然抬起头来看到半躺半坐的我,一下子叫起来

—————————————————清醒线———————————————————

“小姐……您醒了?太好了太好了~豆蔻马上去禀告老爷、夫人”小丫头高高兴兴的跑了出去。

她说她叫豆蔻。

我从没有见过她,为什么她会这么激动?

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内,红木的家具,半悬挂的淡色垂帘,桌上的白瓷花瓶里插满娇艳的桃花儿,整个房间典雅如同梦镜。

好奇的抬手摸摸床边的垂帘,看样子象是丝绸,手感很好。

我曾经那么确定以及肯定我是告别了人世,因为亲眼看着自己的遗体被推入太平间,亲身体会父母揪心的哭声,那唯一可以解释我现在所处的环境就只有是我重新投了胎,那为什么我没有过奈何桥?为什么不是婴儿?

穿越!想了很久后才郁闷的发现我竟然也成了穿越女!

“思儿,你终于醒了……”一声好听的声音叫回了呆楞中的我,我目光慢慢聚焦,看着眼前活生生的人,感受慈祥美夫人温暖的怀抱,听着她低低的啜泣声。

我从惊讶及惶恐中清醒过来,既然穿越了那就代表我又可以活在阳光下,不用再无助而缥缈的漂浮在空气中,我情不自禁的回抱着眼前的人儿,感激的泪水顺流而下,流到嘴里是咸咸的感觉。

也许是这身体刚刚大病过,我无力的依靠着美夫人,在年轻夫妇小心翼翼的关爱目光中,也仔细的打量着他们。

眼前的女人二十七八的样子,弯弯的眉毛、圆圆的眼睛、小巧微翘的鼻子下红色的樱唇,温温柔柔的感觉洋溢在全身,感染着所有人的情绪,哭红的眼睛中漫溢的温情可以让人真真的体会。手扶着我的男人三十岁左右的模样,端正的五官,挺拔的身体,一套半旧的家居服让人倍感亲切。

“思儿,饿了吧?娘这就让人去给你拿吃的。”感觉自己是真的饿了,于是立刻点点头,换来女人灿烂如花的笑容。

“豆蔻你马上去请程大夫过来,和他说思儿醒了。绿衣去给思儿拿备着的清粥”豆蔻就是我醒来时在身边的女孩,绿衣看上去与我现在的母亲年龄相仿,听闻母亲的吩咐后两人立刻应承着转身跑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是我现在父亲母亲,父亲走到我床边,坐到我身边温柔的抱着我轻轻摇晃着。“思儿,只要你好起来,爹娘就真的什么也不求了,这次真是佛祖保佑我儿长命啊。等你身体大好的时候让你娘带你去庙里谢菩萨去,不……咱们全家一起去”我转头昂视这个年轻的男人,俊秀的眉毛,靖靖有神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下那薄薄的嘴唇,方正的下巴上是一看就是几天没有打理的胡子。

“爹?我好象什么有不记的了”

“……”两人都被这句话震的反应不过来。

“我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这是在哪儿。”

“……”大手慌忙的覆上了我的额头。

“老爷,程大夫到了”豆蔻领着一个白胡子老头走了进来。

“程大夫来的正好,快来看看我家相思,她好象不认识任何人,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了!这可如何是好?”父亲母亲同时哀求着老大夫。

“常老爷、常夫人莫急,待老夫先为令爱把下脉”老人先是皱着眉头,思考了很久后,才微笑的看着屋子里紧张的人们,笑着说:“恭喜常老爷、夫人,令爱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只要好生修养一段时日就可痊愈。至于方才先生提到的问题,可能是孩子年纪小,抗上这病后昏迷了几天,因此得了失魂症。不过我观小姐眼神清明,眉目灵活应该是无碍的。待我再开几副药,你们这几日照顾她的时候多和她讲讲话,过几日我再来看看情况”老大夫开完药方后,又嘱咐了几句就告辞离去。

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面前这对年轻夫妇,他们似乎正因为自己女儿竟然得了失魂症而惶恐万分,屋子里一片静寂,被沉默的气氛压抑的难受无比,我终于忍不住小声说出我饿了,年轻女人满脸歉疚的起身端起绿衣送来的清粥,一勺一勺的喂着我。

年轻男人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妻子,又看看刚刚清醒过来的我,深吸一口气后,对所有人说道:“大夫不是也说没事吗?我们也不要吓唬自己了,无论如何,总比没了的好”低沉磁性的声音让众人稍减了几分惶恐。

女人听了男人的话后,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则心生愧疚。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我如果将事情告诉他们,就怕他们不伤心,也会因为愤怒而处死我吧?想着恐怖的画面,我只好决定将这个秘密永远放在自己心底。

对不起!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