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灵气复苏后成为女帝

秦择在房间内刚好沐浴完,听到姬明月的声音有些奇怪的打开了房门。

姬明月一方面觉得难为情一方面又对眼前这个叽叽喳喳的东西恨得咬牙切齿,若是不知道就算了,但是自己知道了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等死,姬明月转念又想,若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无知无觉的死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只能叹了一口气。

【你终于想通了,活着这件事情才是最重要的,更别说如果成为九幽眷属的话你甚至都察觉不到你已经是对方的眷属了,只会成为九幽的狂热信徒。

然后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备注,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终于不是凡人了,现在如果你努努力应该可以从手指上放出来一小簇小火苗,别看它小,但是那可是真凤之火】

面前这扇门慢慢的打开,秦择随手擦着自己的湿头发见到是姬明月眼神还颇为诧异,但是还是侧开了身体放姬明月进去,然后准备关门的时候瞥了貔貅一眼,让貔貅守在门前。

“姬姑娘,这么晚不知是有什么要事?”,也许是刚刚沐浴,又夹杂着一些热气,姬明月觉得这个时候秦择的语气出乎意料的温柔了起来。

抬头看去,只见秦择只披了一件单衣,湿漉漉的头发垂在胸前,滴滴的水汽熏在他的脸庞上,仿佛连眼睛中都带了一些水色,凤眼微微往下望,睫毛扑闪,平日里肃杀的气质都柔和了起来,仿佛是山间吹过的暖风。

姬明月看的一呆,心中一跳,听到秦择的声音之后猛的回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双颊泛红。

听到秦择的话,姬明月慌乱的眨了眨眼睛,平日里从来都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还需要想什么理由来解释吗?

因此这厢姬明月原地呆愣,呆呆的看着鞋上的明珠一时没有出声。

秦择见此,擦完头发之后走到了茶桌的前面,倒了两杯茶之后做了下来,然后朝着姬明月一颔首。

“姬姑娘请坐,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说。”

见秦择态度这么好,姬明月心中打鼓,一种突如其来的罪恶感忽然涌上心头,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姬明月一时还是准备放下自己的矜持。

于是她也缓缓坐在了秦择身边的凳子上。

想了想,姬明月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然后双眼汪汪的看着秦择,准备先试探试探他,

“秦,秦择,如果啊,我是说如果有人想要进你的房间和你睡在同一张床上,你会怎么样?”

“嗯?”,秦择本来柔和的凤眼一下子半眯了起来,周身的气质也变得肃杀,让人望之生畏,躺在里面的清音剑感知到主人的心里波动,整个剑身不停的抖动,而另外一把霜明剑也杀气半露,仿佛迫不及待想要出来饮血。

秦择的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说道,“是有什么人对姬姑娘做了什么吗?”

姬明月不知道为什么绕到了自己的身上呆呆的摇了摇头,秦择见此本来正襟危坐的姿态也放松了起来,靠在椅子上好整以暇。

“我是说,你。”,姬明月重新问了一遍。

秦择不屑的笑了笑,“我?”,

“没有人能强行进我的房间更别说和我睡在一张床,如果有人敢这么做,当然是,杀了他。”

说到最后秦择杀气外露,那几乎凝成实质的杀意让从院子外经过的人都忍不住抖了抖身体。

姬明月本来就不温热的心啪沓一下子就掉在地上碎了。

“打又打不过,难道让我直接跟秦择说:喂,本殿下今天晚上招你侍寝,如果这么说的话,我恐怕不用等到明天早上了,现在就可以给我收尸了。”,姬明月在心中哀叹道。

【你都想不出办法,我一个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备注有什么办法?要不然你试试装柔弱吧,虽然你的演技可以摘取年度黑斯卡桂冠,但是万一秦择就是眼瞎了呢】

姬明月听到这个不靠谱的东西说的话就忍不住掉头就走。

……

“秦哥哥”

骤然听到这个称呼,秦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那一副呆在原地的模样竟然有些可爱,他连忙道,“姬,姬姑,明月,怎么了?”

姬明月眨了眨眼睛,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秦哥哥,我,我一个人在房间有些害怕。”

秦择怔了一下,然后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差点将桌子上的茶杯拂到地上去,

“那我,我在你的房间守着你?”,秦择吞吞吐吐道,说完就想收回自己的话,也不知道为何,一面对姬明月自己就大失分寸。

【针对的本次表演,本备注第一次被尴尬到了,对面是怎么忍受你这么如此出戏漏洞百出的演技的。

因为遭受你此次的演技暴击,我现在正在疗伤,勿扰】

听到秦择这话,姬明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闭着眼睛满脸通红道,

“我,我一闭上眼睛就感觉有妖魔追杀自己,所以这几个时辰一直很虚弱,但是,秦哥哥你大约你是修炼之人,所以我在你那个就好一点,所以,所以能不能,我能不能……”

说到后面姬明月真想直接放弃,但是还是强撑着把话说完了,然后就闭着眼睛等秦择把自己轰出去。

只是等了许久,依旧不见任何动静,姬明月眉头一皱,一路上压着的脾气一下子上来了,刷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本殿下说了,今晚你来抱着我睡,有什么问题吗?”

姬明月瞪大杏眼,直直的看着秦择,言语中终于带了秦择熟悉的高高在上的语气。

见秦择只是眼神幽深的看着自己,姬明月忍不住继续开口说的时候,秦择一下子将姬明月横抱起来,然后抱着姬明月走进内室,躺在床上。

他把姬明月搂在怀中,然后将被子拉上,

“就这样吗?”

姬明月被这一连串的动作惊讶到了,只是呆呆的点头。

秦择见此挥了一道剑气,将房内的灯全都熄灭了。

于是姬明月就这样躺在秦择的怀中,体内久久不能平息的妖魔之气一下子平静下来了。

【有的时候,我不知道,到底是我瞎了,还是老天瞎了,本备注属实没有想到,你这么笨拙离谱的演技谎言竟然能骗得到人,我是不是应该给你颁发一个小骗子奖项?

啊,原来被骗的人是我们的目标对象啊,那没事了,晚安,明天,更大的挑战在向你招手】

貔貅在门前打了一个盹,打了两个盹,打了三个盹,等等,等打到第四个盹的时候,他终于察觉到是哪里不对劲了。

两只硕大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四只爪子支撑着他的身体站了起来,然后转过身子看向秦择的房间,

“不会吧,我冰清玉洁的主人从今天开始就不干净了吗?”

貔貅的心里满是震撼的心情,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没错,我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肯定是刚刚我打盹的时候那个女人从我身边过去了我没有察觉到,没错,睡吧睡吧,明天一切都好了”。

就在自己安慰自己的声音中,貔貅渐渐的睡了过去。

有貔貅守在门前,一些原本准备找秦择的人都不敢妄动,只能等到第二天早上秦择出来再说。

姬明月原本在一个陌生的怀抱里面很不适应,尤其是这充满了男性气息的怀抱,温热的身体从身后传来,时间仿佛一瞬间停止了,一分一秒都过得很迟缓。

在这寂静的夜里,两个人的心跳声就格外的重了起来,尤其是姬明月现在刚好耳朵压在秦择的胸膛之上,只感觉一声又一声剧烈的心跳声传到自己的耳朵中,连带着自己心跳也越发的剧烈了起来。

一直一个姿势,姬明月睡不着,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难受了这才轻轻的动了动身体,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些。

慢慢的,随着夜越来越深,姬明月渐渐睡去。

察觉到姬明月睡着的一刻,秦择的双眼突然睁开,他的耳朵红了一片,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黑暗中看去,秦择的眼睛中仿佛有流光闪动,就犹如夏日夜空中的星月一样,熠熠生辉。

他努力放松自己的呼吸,看着怀中这个娇小的女人,眼里闪过一丝困惑,就这样看了她的额头许久,姬明月一个翻身,反抱起了秦择,如玉一般的小脸对着秦择。

秦择一开始以为她醒了,连忙闭上眼睛,察觉到她的呼吸还是很平稳的时候又睁开了眼睛,他的武功本就在之前的凡俗世界中登峰造极,更别说遇到了种种的奇遇加上这个世界的大变,因此夜中视物如同白昼一般。

姬明月身上穿着的还是那一身红裙,随着她的动作,如白藕一样的手臂露了出来,大腿搭在秦择的腰间,呼出的热气惹得秦择喉咙痒痒的。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之后,秦择闭上了眼睛,默念清心决平息体内的那一股燥热,姬明月只是困于体内的那一股妖魔之气罢了,希望回到皇都之后能找到大师解决姬明月体内的这些问题。

【一个属于夜晚的播报,有东西在接近你们。

哦,你睡了,我忘了,那我也睡吧。

至于明天究竟是什么样,再说】

在灵气复苏后成为女帝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