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灵气复苏后成为女帝

姬明月虽然说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但是生死危机的时候还是不需要别人教的,这样做也许有些不好,但是一想到成为那个什么的九幽眷属姬明月更是忍不住头皮发麻。

秦择颇有些手足无措,但是面上还是一副镇静的神情,只是耳边稍微带一些红,迟疑了一会将姬明月横抱了起来然后走到林舒的面前,

“林姑娘,请你帮忙看一看姬姑娘的身体如何?”,秦择的表情很严肃,他想到了姬明月在那妖魔旁边那么久,怎么可能一点都无碍。

林舒虽然蒙着面,但是想来心情不是很好,她微微吐了一口气,还是笑着说,“好。”

然后将手搭在了姬明月的脉搏之上。

诊断完之后,林舒眼神一闪,

“姬姑娘的身体没有大碍,只是被一些妖魔之气侵入体内,因此才会不舒服,这里有一瓶丹药,让姬姑娘服下去就无碍了。”

说完,拿出来一瓶药交到姬明月的手上,秦择伸手拿了过去,然后便抱着姬明月坐在了貔貅上面,继续赶路。

【这个人不止具有令人惊叹的气运,还聚拢了一群极具能力的手下,为了你们大周的姬家正统地位,我的建议是就地格杀。

我忘了,你打不过他,那没事了】

姬明月看到眼前的这一段备注有些无语,索性就当作没有看到。

之前别苑里面的人,并没有随着姬明月一起走,因为他们自己知道自己已经变了,也并不想和秦择在一起。

“姬姑娘,将清灵丹服下去,可以压制你体内的妖魔之气。”

姬明月缓缓的睁开眼睛,面色微红的看着面前的秦择,心里想着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以后最好能避开他就避开他。

【有的时候我怀疑你一辈子的运气都用来遇见我了,不然为什么别人要这么的针对你?

这东西对你体内的九幽气一点用处都没有,不止如此能还能刺激它们的扩散】

姬明月忍不住在心里发问,“为什么?”。

【本备注只负责备注,并不兼职情感咨询职业,这件事情应该问一问你自己,照一照镜子,对方也许只是觉得你太美了】

而秦择手中的丹药,姬明月却不想看它一眼,

“自己之前的感觉果然没错,那个什么林舒就是对自己有恶意,哼。”,

姬明月真觉得自己这是无妄之灾,从小到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秦择身边的女人每一个都针对自己,到最后连带着姬明月看秦择也烦了起来。

“不用了,我现在已经恢复了,我们继续赶路吧。”,姬明月这样回答道。

秦择一愣,脸色也冷了下来,确实,从小到大这位姬大小姐永远都这么不可理喻,永远都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两个人相看两厌,索性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继续赶路了。

四周都是沉沉的黑雾,只能看得清楚十米之内的光景,秦择看着面前的这条道路面色凝重,之前来的时候这里还不是这一副样子,于是他从貔貅的身上下来,转身准备喊人跟他一起去前面探一探路,却见姬明月也抱着自己的胳膊从貔貅上下来了。

【九幽之气一旦爆发回天乏术,更别说你现在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虽然我很疑惑天命之子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但是这不重要,跟上他】

柳七下马跪下秦择的面前,“将军,让我带一队人马前去探路吧。”

秦择摇摇头,然后喊道,“樊篱,你带着五个人跟我一起去。”

樊篱的身材比起其他人壮了一圈,他听到秦择的话之后马上下马,然后单膝跪下

“是”

接着点了几个人跟在秦择的后面。

樊篱看着跟在秦择身边的姬明月不解,挠了挠自己的头皮,粗声粗语道,“主人,这位姬姑娘也要跟我们一起去。”

姬明月听到这看不起人的语气皱眉,想要反驳却不知道怎么反驳,只是咬着牙不理会。

【你被看不起了,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被我们遇到,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让我们完美的完成配合,亮瞎对方的眼睛】

秦择瞥了姬明月一眼,抿了抿嘴,

“无事,姬姑娘与我们一起。”

林舒迟疑了一下,走过来担心的看着秦择说道

“你的剑?”

姬明月在旁边听到这话好奇的转过头,就见秦择只是眨了眨眼睛,一道青玉色的剑不知从哪里飞了出来,然后停在了秦择的身边。

秦择伸手一挥,清音剑便瞬间分成了十八把剑悬在空中。

然后他伸出手喊道,“霜明”,声音有些冷冽,姬明月便见到一把冰雪之剑出现在秦择的手上,那森森的寒气令人望而生畏。

【一把神剑一把魔剑,也许这位天命之子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如果以后你想坑害别人可以撺掇别人偷魔剑,只听到“咚”的一声,一下子化为冰凌四分五裂了】

于是姬明月盯着霜明剑看了几眼,却觉得头昏脑胀,连忙移开目光不敢再瞧。

“走吧”

姬明月听到秦择这么对自己说。

他们一行人走进了黑雾之内。

其中尤其是姬明月倍感不适,好像有什么恶心的东西在旁边窥视着自己一样,她四下看了其他人一眼,却发现他们都面色平静,只能强忍住自己的不适。

耳边偶尔传来阵阵的乌鸦叫声,在这空旷复杂的地域显的格外的恐怖起来,哪怕胆子大的如同樊篱都心里打鼓,好在看了周边环绕着的清音剑,这才勉强有一点安全感,刚刚进来的时候还有一点点的声音,但是越往里走便越是寂静。

这种寂静仿佛能够吞噬人一样,大家的心里都惶恐不安了起来,要不是主心骨在这里,怕是早有人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

再走了一会,樊篱忍不住开口道,

“主人,我们已经走了八百米了,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要不然我们换一条路走吧。”,别看樊篱看起来是一个大老粗的样子,实际上论心细还没有几个人比得过他的。

姬明月诧异的瞥了樊篱一眼,开口说道,

“我们走不了了”

早在踏进黑雾的时候,眼前的那个东西就提醒自己了

【本来这黑雾就是一只小蜃妖刚刚进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魔气扩散而开的东西罢了,唬人倒是真的能唬人,但是实际上的杀伤力等于无,只是当你旁边的那个男人进来之后,一只大妖魔闻风而来,让本带备注看看是什么?】

姬明月见此面色奇异的看了秦择一眼,暗道自己果然没记错,从小到大这个人身上就有着无数的麻烦事,本来依照自己的身份是没有任何人敢对自己动手,可是偏偏只要在秦择的旁边,自己不是被暗杀就是被下毒,甚至还有被推下水差点淹死。

结果事情完之后,所有的过错全在自己的身上,秦择反倒成了受害人,想到这里姬明月的眼里闪过凶光,三年不见没想到这人还是灾星体质。

【我也要纠正一点,准确的来说明明是你的命格太弱,命里三灾五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么弱还能活这么大顺利的见到我,你的家世功不可没】

姬明月身穿着一身红色的罗裙,双颊被红衣一映,更增娇艳,任是谁看了都觉得这是一位美貌少女。

齐武虽觉得这位姬姑娘貌美,但是却瞧不起她,毕竟这乱世之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能力,相对比姬姑娘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还是林舒大夫这样的姑娘更加适合将军。

樊篱见齐武脸色不对,又深知对方看不惯像姬明月这样的人,于是抢在齐武之前问道,

“姬姑娘为什么这么说?”

姬明月还没有开口,但是秦择却点了点头。

秦择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姬明月知道,但是还是开口道,

“姬姑娘说的没错,有一样东西,从我们一踏进黑雾就一直跟在我们的身边寻找时机下手,只是它实在找不到机会就只能祸乱我们的心神了。”

说完,秦择就想让姬明月放开自己的手,只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想让一步,最后秦择无奈的半抱起姬明月,然后道

“摆阵”

六个人连带着十八把清音剑摆出一道阵法,阵法发出莹莹的光芒,在这黑雾之中犹如明灯一般。

樊篱担心的看着秦择,对他怀中的女子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妖魔在坎下”,听到这道声音,秦择不假思索的对坎下斩了上去。

只听到一声刺耳的叫声,妖魔被斩中了,滴落了点点的鲜绿色的血。

“我为什么会想,想吃了这个妖魔”

【因为九幽的食物本就是妖魔,然而你现在还是人类,所以才会产生既想要吞噬妖魔,又想要斩杀妖魔的矛盾】

姬明月只是匆匆的看了几眼便按照备注之前说的让秦择将这头触虫妖魔灭掉,她一面看到那个妖魔的模样想要呕吐,一面又食欲大增,再这么下去,怕是要控制不住自己。

也是在秦择的怀中看着秦择斩杀妖魔,姬明月这才察觉到了面前这人几年不见越发的厉害了起来,而自己竟然还在原地踏步,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她及笄的时候爹娘曾经请了高僧帮她赐福,但是好像一点用都没有。

秦择在和触虫妖魔战斗的时候还有心情看了怀中的姬明月一眼,他目光一闪,刚刚清音剑预警正出在姬明月的身上。

在灵气复苏后成为女帝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