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药香

求推荐..求收藏....新书需要包养

-------------------------------------------------------

建康是他们的老家,一大半的亲戚都在那里,两个孩子都知道。

听母亲这样说,顾海没什么意见,他知道母亲一个人撑起这个家太累了,回到族亲里,有那么多亲戚照顾,母亲也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好啊,我可以见到二叔公了,还有桦清哥哥…”他欢呼雀跃,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那些亲人。

其实那些亲人他记事起也就见过两三次,只怕连他们的样子都记不清了。

孩子的心思,曹氏自然明白,欣慰孩子如此懂事,愧疚家世败落不得不让孩子们去寄人篱下。

“你桦清哥哥已经中了秀才了,到时跟他一起读书必能大有进益,十八娘..”曹氏抚着儿子的头一下,转脸看向女儿,“十八娘也能跟那里的姐姐妹妹们做伴,你说好不好?”

“不好。”顾十八娘摇了摇头。

这孩子经常说的话是好,不好这个词还真是头一次从她嘴里说出来,曹氏和顾海有些意外。

“为什么?”顾海立刻问道,一面忙想说服她,“妹妹,建康可好玩了,还有…还有好多好吃的….你忘了爹爹说过的辣鸭头…..”

顾十八娘摇了摇头,手抓着曹氏的衣角,“我不,我要留在这里,这里有爹的味道。”

从出生到现在,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三个人都忍不住环视院子,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刻上生活的痕迹。

“..爹喜欢在这里教我读书…”顾十八娘指着院子里的石榴树,“..爹喜欢在那里练字….”

说着话她抱住了曹氏的胳膊,“娘,我不要离开这里,不要把爹一个人留在这里。”

看着女儿眼里浓浓的不舍,曹氏忍不住鼻头发酸,她伸手抱住女儿,“好,咱们不走。”

顾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觉得妹妹这样有些不懂事了,他得找个机会好好给妹妹讲讲。

他没有久等很快就有了机会,第二天曹氏去托人卖自己做的针线,顾海抓起一个饼子准备上学去,临到门口又迟疑了一下,转身拿起门后的砍柴刀。

“哥哥。”顾十八娘从屋子里走出来。

顾海忙将砍柴刀掩在身后,咧嘴笑道:“十八娘起来了?快去吃饭,我去学堂了。”

说着话就忙要走,被顾十八娘紧跑几步抓住了。

“十八娘,你小心点..”顾海吓了一跳,忙扶助她。

在他印象里,妹妹是个灯草做的人儿,风一吹就能倒,这些日子母亲日夜操劳,白日都是妹妹一个人在家,自己一时冲动想要给她解闷,才带着她去打柴,没想到好好的走路也能摔下去,不用母亲责备他,他自己也恨死了自己。

“哥哥,我知道家里日子艰难,不如这样吧。”顾十八娘想了想说道,“你且去安心读书,等下了课,我和你一起打柴,这样也不会耽误你读书,打的柴也不会少…”

她的话没说完,顾海就把手摇出一阵风。

“打死也不敢带你上山了..好妹妹,你在家歇息,养的身子壮壮的,比什么都好…”他摆着手说道。

“哥哥。”顾十八娘沉声打断他的话,“难道只因为我走路跌过一脚,就从此不再走路?如是这样,这天下的蹒跚幼儿岂不是都无法学会走路?”

顾海一楞,他还是头一次见妹妹这样的神色郑重。

“如此,哥哥如是被先生斥责,就再也不读书不成?”顾十八娘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她跨上前一步。

前世里,顾海冲动而又敏感,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嘲讽,被先生责罚,才破罐子破摔放弃了学业,也放弃了自己的人生。

她的哥哥,其实是个资质很好的人,顾十八娘眼圈有些发红,只不过他年纪太少被突来的生活艰难打乱了方寸,这一次,她要尽自己所能的为他分担。

顾海看她说的这样郑重,忍不住笑了,忙摆着手道:“妹妹,这是什么道理!”说着他微微的抬了抬下颌,“子曰知耻近乎勇,先生斥我不足,我才能自省自勉,奋发图强,哪里能羞而不读书?”

“好,哥哥你记着,日后但凡有人嘲笑你,你且不可自暴自弃才是。”顾十八娘说出这句话,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那是自然。”顾海说道,神情有些诧异,不明白妹妹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他们方才说的不是上山打柴的事么?

既然话题跑远了,他也想起一件事。

“妹妹,听哥哥的话,咱们回建康去吧。”他整容说道,一面又有些担心,怕自己说话重了,妹妹不高兴,小心的查看顾十八娘的脸色。

小脸尖尖,杏眼亮亮,神色淡然,眉宇间没有往日那种因家事巨变而惶惶之色。

妹妹..果真跟以前不一样了,前一段是吓坏了吧,许是不能接受最疼她的爹爹病势的缘故吧,现在,终于好了吧。

顾海心里就长长的松了口气,将心思说了出来,“……这样母亲也不用这样辛苦,亲戚们会照顾咱们…..”

“哥哥。”一直安静听着的顾十八娘突然开口打断他,认真的看向他,“你说,亲戚们真的能照顾咱们?”

顾海面色微微僵了僵,有些磕巴的说道:“当..当然..咱们是族亲…..”

事实上,他隐隐约约觉得前景未必有他料想的这样好,但是,不管怎么样,也总要好过他们现在孤身在外吧?

“…小时侯爹爹和娘过年带咱们回去,你觉得咱们那些亲戚可是可亲?…..”

“是谁说咱们衣衫破旧如乞儿用泥巴石块丢弃你我?…”

“每一次回去,娘为什么总是躲在屋子里偷偷的哭?…”

“.是谁打破了祭祀的盘子却诬赖你身上,任凭娘下跪哀求也无济于事当众责打与你?…..”

“是谁扔下一块干粮叫你当马给他骑?是谁把我们呼来喝去待之如奴仆…..”

顾十八娘喃喃说道,她似乎是自言自语,伴着一句一句的话说出,眼泪也慢慢的流下来。

那些前世经历的屈辱,那眼睁睁看着亲人逝去的惊恐无助,那任人摆布孤苦无依的孤寂,深深的刻在她心底,不能忘也不能再去碰。

顾海的神情慢慢的肃正起来,他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那些小时侯的事,虽然已经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淡,但那样的欺辱早已在小孩子的心理刻上深深的烙印,随时都能跳出来刺激他的神经。

“以前爹还在,还有功名在身,咱们吃穿自主,他们尚且如此看待我们,如今…..”顾十八娘深吸了几口气,压制住心内汹涌的情绪,紧紧拉住顾海的胳膊,“哥哥,你说我们回去日子真的会比现在好过吗?”

“不会!”顾海双眼为红,攥紧了拳头,毫不犹豫的喊出着两个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