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1941年,知了在深深叫的夏天,北平火车站内办公区域,联排公房后巷。

呜……呜……呜……

多余是被一阵呜呜呜有节奏的火车鸣笛声惊醒过来的。

位于火车站内,一栋青砖黛瓦的房屋后巷里,一个小小的,软萌萌的小身影,迷蒙的睁开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

“这是什么地方?”,多余很奇怪,因为眼前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陌生。

回答小家伙的,是又一次火车汽笛鸣笛的声音。

呜……呜……呜……

对眼前茫然无知的小多余,在陌生的环境里,心里下意识的谨慎害怕,想到先前自己的经历,想到那个凶巴巴的所谓外祖父,多余下意识揉着她那被踹痛了的小屁股,察觉到手里空空如也,小家伙当即顿住了。

等等!她的愿力瓶呢?她手里的愿力瓶呢?

随着意识的回笼,随着揉着屁股的小手里,宝贝的愿力瓶不复存在,小余多吓得只差没有嚎嚎大哭,开玩笑,事关她的娘亲,那可是自己救娘亲的唯一宝贝,要是让自己弄丢了,她可不得悔死哭死?

紧张慌乱间,小多余第一时间就是在四下惊慌的找寻,回忆着先前,自己被踹进水池子里头时,手里紧紧握着的愿力瓶。

从头摸到尾,从上找到下,从左寻到右。

这边没有,那边也没有,身上没有,连口袋里也没有。

“哇……多多的小瓶瓶,多多的小瓶瓶……哇,它不见啦……”。

这中气十足的一哭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多余伤心难过的呀,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也随着小瓶瓶的丢失而要死掉了。

一想到自己温柔的娘亲正在受罪,正在等待着自己拿着愿力瓶收集满愿力去搭救,多余就紧张害怕,自责懊悔的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

恓惶中带着无限哀伤的哭声,瞬间飘散了出去,位于青砖黛瓦联排屋子最后的一间屋子里,也就是多余所在位置的前方,屋里一个正在上班黑蓝制服年轻人立刻察觉到了不对。

放下手中的钢笔,青年看着边上的办公桌,“站长,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是不是有小孩在哭?”。

双手交叉抱胸,脸上盖着一张大公报,坐着只支棱着两条后腿的靠背椅,双脚交叉摆放在办公桌上闭目养神,被青年唤站长的中年男人,在听到青年的声音后,连脸上的报纸都没有拿下来,只侧着耳朵马虎的听了片刻,随即不满的嘟囔。

“哎呀,哪里是什么小孩在哭,肯定是猫叫春了这是!小年轻不经事,别吵吵,耽误本站长睡觉。”,嘟囔着,这位仁兄挪了挪屁股,摆好让自己舒坦的原有姿势,再度沉入梦乡。

唯独被训了的青年不满的小小声嘀咕着,“都大夏天的,哪里来的叫春猫?当我小孩呢!”。

嘀咕归嘀咕,身为属下,青年的不满并不敢明面的发泄,只在来自墙后头让他心里嘀咕的哭声再度传来,青年坐不住了,忙就起身。

“不行,肯定是有孩子在哭,站长,我得看看去。”,说着,不等磨洋工的站长回答,青年飞快的从自己的座位上踱步而起,猛的就朝着门外跑。

却不知,青年带起的椅子挪位的声音,滋啦一声,刺激的脸盖报纸的中年男人不耐烦的狠,这位站长嫌弃又恼怒的抓下脸上的大公报,望着青年跑远的背影,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嘴里蓦地讥讽的来了句。

“呵呵,还是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生瓜蛋子,还挺积极的呀,可惜了,劲头没用对道呀!啧啧……这日子,往后且有得瞧,呵!”。

跑出去,一路沿着声音绕过墙壁,来到屋子背小巷子的青年,并不知自己的顶头上司对自己做出的评价。

带着满腔正义的青年快速转过墙角,隔着半人高的矮墙,遥望着屋背后的长长寂静后巷,寻声望去,却始终不见人影,也不见猫,不由得,大夏天的酷热中,青年后辈沁出一层冷汗。

“啊啊啊,呜呜呜……”。

青年头皮炸裂,声音都带着颤抖,却还在故壮胆气,“谁?是谁在那里哭?出,出,出来!”。

天可怜见的,此青年因为长的人高马大,又只顾着上头的视线,一时半会,那里顾得上自己眼前的一米三分地?这家伙也是呆,读书读傻了的那种。

可怜正窝在青年所站墙壁后与后墙夹角嗷嗷哭泣的小多余,哪里知道,自己个哭的好好的,突然会有不速之客出现,还‘来者不善’?

长这么大,娘亲交代过自己不许做的事情辣么多,要小心防备的守则辣么长,第一条就是要躲着陌生人的撒。

刚刚换了个陌生的世界,还狗屁不知,又丢了宝贝小瓶瓶,正满心害怕恓惶的多余,下意识的反应,那是立马迈开小短腿,就朝着声音传来相反的方法夺路狂奔。

紧接着,一脸惊恐的青年就看到,就在自己的下方,半截青砖墙壁后,突然窜出个点点大的小家伙,而且正用躲小鬼子的奔命架势,在夺路苦狂奔。

这一刻,在学校接受正义教育已久的青年二话不说,一个利落潇洒的俯撑,本来是准备自己跳跃过就自己半人高的矮墙去追人来着。

结果倒好,青年高估了自己的运动神经,也低估了矮墙的顽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视角忽然转变,吧唧一声,地面无情的迎接了他的大马趴。

听到身后重物落地的大动静,小多余头都不敢回,更是无视了某青年可怜兮兮的呻吟,还有深情般呼唤她停下的声音。

多余跑啊跑小短腿迈动的飞快,等青年狼狈的爬起身来时,长长的背后幽巷里,哪里还有刚才的小身影?

青年暗骂一声该死,揉着自己摔痛了的胸脯跟摔破冒血的膝盖,只得咬牙起身继续紧追。

如果刚刚自己没有看错的话,那是一个大概四五岁大小的小家伙吧?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家长那般粗心,在火车站呢,居然敢不看好了孩子,还让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乱跑?也不怕人贩子给她顺跑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