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四合院养崽崽

秦淮茹可没忘今天是为了教育棒梗的,可不是跟贾张氏吵架的。

她没再管贾张氏,朝着棒梗道:“棒梗,我再问你一句,许大茂家的鸡是不是你偷的?”

棒梗刚才也被吓到了,听到秦淮茹问他有些不情愿的回答道:“那鸡不是我偷的,是我在前院捡的,不抓它就跑了。”

秦淮茹被气乐了,这孩子和她奶一样,简直就是不要面皮了。

“捡的?你再给我去院子里捡个看看?你现在连撒谎都不打草稿是吧?”

棒梗低着头不说话,他心里不服气的很,他和他俩妹妹快半个月没见荤腥了,偷个鸡怎么了?

值得他妈这么大惊小怪么?反正他偷鸡时又没人看见,不吃白不吃。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疑惑,他妈是怎么知道他偷了许大茂家的鸡的,他有些怀疑是傻柱向他妈告状的,想到这他心里给傻柱又狠狠记了一笔。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三个孩子低着头,贾张氏也是阴着个脸不发一言。

“认不认错?”秦淮茹盯着棒梗道。

棒梗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嘿,秦淮茹可不惯着棒梗这臭毛病,起身就把棒梗拽到了一边,拿起旁边早就准备好的藤条狠狠打在棒梗的屁股上,啪,啪,啪。

秦淮茹一边打着还一边问道:“认不认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错了?”

棒梗还没反应过来呢,一瞬间就感觉屁股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痛,他不由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没错,……我就是没错……”棒梗一边哭着,一边还很硬气的叫喊道。

“你…………”

秦淮茹被他气坏了,下了狠手,一边啪啪的打着一边说道:“我让你没错,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偷东西,我让你撒谎。”

“啪,啪,啪,啪。”

棒梗撕心裂肺的哭着,他从小就没被这样打过,他现在是又疼又委屈。

旁边的小当,槐花也被吓哭了,槐花立马上前抱住秦淮茹的腿哭着说道:“妈,我们错了,别打哥哥了。”

小当也哭花了脸,一边护着棒梗的屁股,一边向秦淮茹求情道:“妈,别打哥了,不是哥的错,是我馋了,我哥为了我才去偷的。”

贾张氏本来在一边冷眼看着,打算过一会再把棒梗护下来,可看到秦淮茹真下死手了可就坐不住了,立马上前护住棒梗。

“秦淮如,孩子这么小,你怎么能真下死手呢?”

秦淮如懒得对她言语,也是打累了,便放开了棒梗坐到了一边对小当,槐花道:“你们俩过来,小当你知不知道自己错了?”

“妈我错了,我不应该和哥一起去偷鸡。”

“妈,我也错了,可是烧鸡实在是太香了。”槐花挂着泪痕,像是在回忆着烧鸡的香味。

秦淮茹把花槐抱到腿上,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道:“别人家的东西再好吃也不能去偷,你要是馋了就告诉妈,妈给你做。”

转头秦淮如把目光看向还在抽泣的棒梗,说道:“棒梗,现在还认不认错?”

“干什么秦淮茹?还要打孩子?棒梗知道自己错了。”

秦淮茹没有管旁边的贾张氏,就是一直盯着还在抹眼泪的棒梗,不听到棒梗亲自认错,少不得还得打他一顿。

“妈,我,我知道错了。”棒梗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不情愿的说道。

“你们三个跟我一起,去给许大茂去认错去,偷了人家的鸡还得赔给人家。”

秦淮茹听到棒梗认错,便打算先放过他一马,毕竟以后日子还长,要是以后还这么不着调的话,少不了还得收拾他。

贾张氏听到要去给许大茂赔鸡立马坐不住了,这得赔给许大茂多少钱?菜市场买一只鸡最少得两块钱,这倒没什么,关键是现在有钱也买不到。

这个年代什么东西都缺,虽然物价不贵,可是买什么东西都要票。鸡鸭鹅鱼倒是不用票,但是这东西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卖的,只有每年的大节日的时候供应一次,平常想买那可不容易。

“淮茹,要不这事就算了吧,不说出去也没人知道,要是去给许大茂赔鸡,还不知道他要多少钱呢?他这个人无礼都要搅三分,要是知道鸡是棒梗偷的,那不得讹我们。”

贾张氏为了增加说服力继续说道:“你看咱家本来就不容易,这都快断顿了,要是赔给许大茂钱,咱家下半个月吃啥啊?”

秦淮茹记得原著里棒梗一家知道是他偷了鸡以后也是没声张,生生让傻柱背了一口大黑锅,关键是傻柱也没落什么好,就换来了秦淮茹的一声谢谢。你说傻柱贱不?看的让人生气。

她现在可不想再欠傻柱人情,秦淮茹一边拿钱一边对贾张氏说道:“二大爷为了许大茂家丢鸡这事,都要开全院大会了,现在不去,难道等到大会上再去?不怕丢人?”

贾张氏心存侥幸道:“这大院里的人也不知道许大茂家的鸡是棒梗偷的啊。”

“我是怎么知道的?这大院里人来人往怎么会没人看见,只要把人聚起来仔细查问,这事迟早能查清楚,遮掩不了。”

秦淮茹数了数手里的钱,二十三块五毛,这就是她记忆里的全部的存款了,不算多,不过也不算少了。贾张氏手里肯定也有存钱,而且应该不少,不过她没有探究的意思,这些就够了。

秦淮茹领着棒梗兄妹三个来到后院,贾张氏也在后边跟着。

秦淮茹敲开门,许大茂从门后出来了,他看着秦淮茹一家都过来了,有点好奇地问道:“呦,秦姐你们这是?”

秦淮茹示意棒梗他们三个,“还不给你们大茂叔道歉?”

“大茂叔,我们错了!”

许大茂一头雾水,“怎么着了这是?”

“大茂叔,你家的鸡是我们偷的,你家的鸡可真香啊。”槐花好像不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

“好啊,秦淮茹,槐花说的是不是真的?不是你为了傻柱,故意让孩子来背黑锅的吧?那鸡不是傻柱偷的?”许大茂一脸怀疑。

“许大茂,怎么说话呢?我这领孩子来给你赔不是的,关傻柱什么事?”

重回四合院养崽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