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结同心

刘梅宝这句话说出来,宋三娘子面上呈现我听错了吧的神情。

看来刘梅宝以前绝对没说过这话,也没做过这等事。

“只是有劳舅母多嘱咐我两句…”刘梅宝料想如此忙又说道。

宋三娘子再定定看了她一时,便将手里的布匹一递。

“宝泉坊路老四货栈..”她声音木木的说道,另一手将篮子放下,“得钱十文,去关夫子街市廖家米面铺买两升面。”

刘梅宝忙点头细细记住。

“你背了柴,一同送到路老四的货栈。”宋三娘子看着站在一旁呆呆的青丫又说道。

家里劳力缺,以前小姐什么都不干什么也不会干,可以当闲人,但她可不行,周良玉外出帮闲,宋三娘子织布,其他的洗刷捡柴洒扫烧火做饭等等杂货都是青丫的事。

没想到小姐主动要去送布,让小姐一个人进城她是绝对不愿意的,但想宋三娘子肯定不愿意让这点小事占两个人的劳力。

正发愁,没想到宋三娘子主动说了,青丫顿时高兴的跳起来,忙应了声是,就去整理堆在墙角的柴,为了表示自己决不是浪费劳力,足足背了快半人高的柴才作罢。

“拿好钱,丢了回来仔细你们的皮!”宋三娘子沉声喊道,看着抱着的背着的满满的两个瘦小身影摇摇晃晃的走远了,其中一个似乎知道自己站在门口看,还回过头摆摆手。

宋三娘子忽然觉得鼻头有些发酸。

“瞎了眼的贼老天…”她低下头骂了句,转身进去了。

这是刘梅宝来到古代第一次出门,虽然心理年龄已经不小了,但还是难掩兴奋,一路上都是好奇的看来看去。

“累了吧,让我背会儿..”看着身旁明显气喘吁吁的青丫,刘梅宝忙说道。

“不用,不用,小姐哪里背的动。”青丫笑这拒绝了,但同意了刘梅宝歇息一刻的要求。

两人就这样走走停停,刘梅宝不断问着各种不懂的事,青丫耐心的一一解释。

“你瞧,这些…”

走到一处明显人工修整过得田地时,青丫停下脚,伸手指了指,低声说道,“这些原本都是舅夫人家的地呢…..”

刘梅宝虽然不是农家出身,但因为中药学要涉及中药种植,对土地倒也不陌生,一眼看出这些都是上好的良田,但正是作物茂生的时候,里面空了一半多,余下的作物也都稀稀疏疏。

“那怎么不种?种地总比织布日子能好过多吧。”她不由问道,织布换钱,再拿钱去换粮食,中间这一转手,就多出了钱。

“小姐,舅老爷也获罪了…”青丫有些想笑,但这事真心的让人笑不出来。

刘梅宝哦了声,反应过来,获罪了,家产自然充公了。

这话题让气氛有些沉闷,二人说话也少了,习惯了现代代步工具,刘梅宝还是头一次走这么远的路,又要一手抱着沉甸甸的布,又要一手帮青丫扶着柴,就是要说话也没力气了。

路上行人不多,偶尔走过,都是些面目粗糙衣衫破旧,与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古代电视剧完全不同。

日头正中时,终于看到青丫口中的解县县城的城门。

小小的城池带着明显刚刚修葺的痕迹,刘梅宝见到了真正的护城河,吊桥,河里还有水,这话引得青丫一阵笑,笑话,没水还叫什么护城河。

城门站着三四个士兵,穿着简单的灰扑扑的铠甲,拿着并不鲜艳的长矛,又引得刘梅宝瞪眼看了一时,她这等肆无忌惮的注视立刻引来兵士们的注意。

“哪里人,做什么的?”就有两个走过来,打量着问道。

“永安村的..”青丫微微低头,声音很小。

“大点声..”兵卫皱眉喝道。

“永安村的,我们姓刘..”青丫稍微提高一点声音道。

两个兵卫的脸色顿时一变。

“什么?”他们对视一眼,立刻站开几步,再没肆意打量二人,摆摆手,“进去吧。”

青丫不再说话,拉了拉刘梅宝快步进城。

刘梅宝忍不住好奇的回头看了眼,见那几个兵士正聚在一起说话,还向自己这边指指点点,见她看过来,都纷纷转开头。

“几位差哥说什么呢?”

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几个兵卫的说话。

“大爷们说什么碍你什么鸟事…”被打断说话,而且还是这等说辞,兵卫顿时拉下脸哼声说道,一抬眼,见面前站着个身形瘦削的年轻男子,那带着火气的话余音就瞬时变了调。

“是卢二爷啊,”他们脸上带着笑,纷纷答道,“没什么没什么,您今日进城送货啊。”

这年轻男子不过十八九岁,穿着跟一般的村民无疑,面容也淳朴憨厚,只一双眼比旁人要精神些,闻言一笑,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在他身后还跟着七八个明显庄户人装扮的男人,或大或小,或推着独轮车,或担着担子,上面都是鼓涨涨的麻袋,瞪着眼看着这几个兵卫。

这些人所有的形容都表示是再普通不过的庄户人,但却让手拿长矛身披铠甲的兵卫打个寒战。

快走吧…兵卫们心里同时念叨着。

“方才刘家的人进城了…”一个兵卫忽的说道,“咱们弟兄们正在说这个…”

这是想起这位年轻人一开始的问话了,实指望答了让他们快走。

“哦?”年轻人有些好奇,“是刘知县家的?”

刘知县获罪,哪里还称的上知县,兵卫们都讪讪笑起来,要是换做别的人说这个,他们早就拉下脸一顿喝骂,但眼前这个人却不是他们敢骂的,只胡乱点头应声是。

好在年轻人没有再问什么,冲他们拱拱手迈步而行,伴着他的走动,那七八个男子也都跟着走了,一众略有些扎眼的人很快就消失在城门,兵卫们这才齐齐松了口气。

“听说了没,女盐池那边的盐丁一夜之间少了十七八人,连尸首都没找到…..”有个兵卫忽的压低声音说道。

“嘘!”其余人立刻抬手制止他,面皆带惊恐之色,“好好守咱们的城门,别多管闲事,你不想活了!”

立刻无人再言语,沉默中几人想到方才那过去的一行人,虽然皆是布衣草鞋,但那鼓囊囊的麻袋下不经意间露出刀把并没有逃过这些兵卫的眼,甚至似乎还看到那刀上还有未擦拭去的血迹……..兵卫们齐齐打个寒战。

刘梅宝第一次看见古代的城镇,好奇之后很是失望,城镇完全没有电视上演的那样光鲜,城中的房屋很多是破败的,来往的行人的衣着也多是简陋的,往城中走,便也能见到个别看上去富贵的人,不过衣着并不是那么光鲜,刘梅宝联想到这里遭过鞑子侵犯,生产力自然受了影响,民众的生活便要差很多。

跟着青丫走大街穿小街之后,在一处有些陈旧的店铺门前站住了。

刘梅宝抬眼打量,见着店铺是三间的瓦房,四扇木门敞开,两边挂着桃符,上写着寓意好运发财的对联,字迹虽然有些褪色,但是很苍劲有力,大门正上方挂着牌匾,上书“瑞祥”二字。

门里摆着一圈柜台,站着二三个人,正午时分,里外光线对比强烈,看不清具体摆设都是什么。

“小姐..”青丫已经举步迈过门槛,回头看刘梅宝不动,开口唤道,忽的又想起什么折了回来,伸手接刘梅宝手里的布,“小姐,我拿进去好了,你在这里等着。”

“不用,不用。”刘梅宝回过神忙抬脚跟过来。

“没事,小姐,让我去吧。”青丫却坚持。

二人这在门口一耽搁,就引来内里人的注意。

“做什么?”有人问道。

刘梅宝抬眼看去,见走出一个身形干瘦的老者,穿着一件不太合身的宽大灰袍子,须发灰白,一面走一面有些奇怪的抖动着身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