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春山

想到那个时候自己的可怜样儿,檀悠悠眼里立时汪了一泡泪水,真是的,社畜已经够苦了,还要这样对待她。

梅姨娘见女儿突然之间流了泪,被唬了一跳:“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檀悠悠撒赖地拉着梅姨娘的袖子擦眼泪:“我就是担心有一天姨娘会不疼我。”

梅姨娘好笑又好气:“你个傻子!我是不会再生孩子的,有你一个足够了。”

后面一句话,梅姨娘的语气很轻,更像是独白。

檀悠悠瞅着梅姨娘秀美的脸庞,问出一个在心头盘桓许久的问题:“姨娘,您这样的样貌心性,为什么会嫁给我爹?”

檀渣爹不是良配,有了周氏这样的贤妻、梅姨娘这样秀美如画的美妾还不够,后面还排着小三小四小五小六。

梅姨娘斜瞅她一眼,淡淡地道:“小孩子管这么多做什么?”

檀悠悠反对:“我不小了,三姐姐也说我十五的人了,再不能和从前那样什么都不管,得顾着家里人。姨娘就是我最亲的人,我当然要管呀!”

“小嘴嘚吧嘚吧挺能说。”梅姨娘转身要走:“给你做的夏衣还差几针,趁着还早我去缝好。”

檀悠悠道:“听说姨娘和我爹是青梅竹马,从前还定过亲的,所以我好奇嘛!”

梅姨娘立时回过头来,皱着眉头抓住她的手:“你听谁说的?”

檀悠悠瞪着小鹿眼,无辜地道:“记不得了,好像是在梦里?”

梅姨娘盯了她片刻,长叹一声,说道:“罢了,你确实不小了,太太已在给你三姐、四姐相看人家,接着就是你。有些话,我得交待你。”

“第一,永远不要当着人提这件事,更别说什么青梅竹马、定过亲。尤其是当着太太和你爹的面,坚决不能提。”

“第二,不要打听不要多问,你只要记得,姨娘不是软柿子,生了你养了你就会护着你。即便你什么都不会,也不会没人管。”

“第三,其他姨娘都有来历靠山,对你爹有好处。他喜欢往上爬,就由着他去,他官做得越大,咱们越享福。就算将来你嫁了人,对方也不能不看你爹的面子,不敢慢待你。”

梅姨娘微笑着,缓缓说道:“作为一个男人,努力上进,聪明能干,勤奋养家,对妻妾儿女还很大方和气,够了!你觉着呢?就算你这样贪玩,他也没骂过你嫌弃过你,对不对?”

檀悠悠没话说,确实是这个道理啊,便宜渣爹除了花心,其他确实不错。

那么,就让她换一个思路,把渣爹视为公司的大老板董事长。

董事长下面肯定得有一票高层、中层,这些高层和中层各有作用,有些人是真能干,有些人则是各路神仙派来的,不能得罪、不能不要。

为了平衡,也为了公司发展,董事长肯定得经常找大家开开会、聊聊天、谈谈心什么的,一来二去就有感情了嘛。

公司是我家,我们都要热爱它!

有家才有我,我们都要热爱它!

“只要姨娘高兴,我当然没意见。爹昨天还悄悄给了我一对金镯子呢。”檀悠悠打开首饰盒子,拿出一对沉甸甸的金镯子,递给梅姨娘看:“爹说给我做嫁妆。”

梅姨娘仔细验过,心安理得:“他给你就收着,只是别往外面显摆。一碗水难得端平,你有了,别人未必有……”

檀悠悠打个呵欠:“我懒得给自己惹麻烦。”

梅姨娘没话说,行吧,自家孩子是个什么德行自己清楚,这孩子最大的优点和缺点都是懒。

梅姨娘离开后,檀悠悠舒适地躺在贵妃榻上,翘着腿看着风景,等柳枝剥枇杷喂进嘴。

枇杷又甜又水,檀悠悠快乐地翻了个身,突然间明白了一个大道理。

“柳枝,我想明白了一个大道理!”檀悠悠舒服地躺在美丽温柔的柳枝软香的腿上,说道:“你想不想知道?”

柳枝肯定捧场:“当然想了!小姐想明白的大道理一定是很大很了不起的道理!是什么呀?”

“我以后再告诉你。”檀悠悠勾着唇笑,见柳枝冲她翻白眼也不气:“我不是诚心逗你,而是现在说给你听,你也不懂。”

她想明白的这个大道理,在此刻的人看来肯定是惊世骇俗,不能容许赞同的。

那就是,既然她不能决定自己将来嫁给谁,也不能保证对方是否会像檀渣爹似的妻妾成群,她就务实地把他当成饭票当成银行当成老板。

大家都是成年人,风浪也见过不少了,就别瞎想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了,照顾好自己就行,开心最重要嘛。

梅姨娘刚才那一番话,大概率就是为了提点她,帮她看清楚现实,别对男人抱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看破红尘、掌握人生秘籍、稳操胜券的檀悠悠愉快地哼起了歌。

柳枝竖着耳朵听,始终没能听明白五小姐到底唱的是些什么词,反正挺奇怪的。

晚饭时,檀悠悠如愿以偿吃到了红烧江团,江团刺少肉鲜美,她吃得摇头摆尾,幸福万分。

梅姨娘瞧着她的样子,不知不觉多添了半碗饭。

“哎哟,咱们五小姐就是胃口好!瞧瞧,吃得多香啊!”随着这娇滴滴、矫揉造作的声音,门前来了个穿浅绿衫子、松花长裙、水蛇腰的妖娆妇人。

正是檀渣爹的第三房小妾钱姨娘。

钱姨娘是檀渣爹的前任上司送的礼物,长得很是妖媚,奈何品行不咋滴,还仗着自己有后台,没少兴风作浪。

她虽比梅姨娘更晚进门,却从前头生了孩子,檀家四小姐、三少爷,都是她生的。

有儿女傍身,靠山还升了官,钱姨娘轻狂得很,总觉着家里除了檀渣爹和周氏,就属她最大了。

是以,梅姨娘这种没有后台、娘家死绝,还没儿子的竟然排在她前头,她是万分不服气,但又惹不起,只好隔三差五过来找找茬,发发酸。

比如今天,她是想让自己生的女儿檀如慧跟去班伯府参加诗会露露脸,奈何出门前檀如慧突然闹了肚子,硬是没去成。

是以,钱姨娘心里憋了一口气,听闻诗会出了事故,迫不及待赶过来探虚实。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